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纵使情深依旧,却恐流年已走(第七章)

浣纱:

真的好久不见!不知道自己写的东西哪天会不会突然不在了,但是那些爱他们的日子是真实存在过的!
最近工作的事情太多,感谢你们一直喜欢着叶子的文,等着我更新!


这篇算是送给中意的生日贺文,祝中意生日快乐!总是因为科宁而遇见许多美好的人!成都青岛,希望下一次再见!@我中意嘅人 
愿花开的那天我们都在!
纵使流年已走,愿他们愿我们对他们都情深依旧!





姚胖到达别墅的时候DN已经哭得睡着了,凌乱的长发混着眼泪黏在脸上,红肿的双眼还挂着溢出的眼泪,整个脸上都弥漫着恐惧与不安。姚胖顺着沙发坐下来,拍了一张DN狼狈不堪的照片发送给ZJK,“这样的她就是你希望看到的?让她也遭受一遍你曾经的那些绝望和痛苦,你很痛快?”
仔仔细细的盯着惜惜的ZJK被电话的提示音拉回思绪,在看到那张悲痛万分的脸的时候紧紧的握着拳头,他蹭的一下跳下床,外套都来不及拿就冲了出去,满世界的黑暗顿时波涛汹涌的袭来!他整个人被淹没在无尽的恐慌中就如那些日子回过头空荡荡的身后!ZJK慌乱的步伐渐渐慢了下来,给博儿打了电话让他去家里照顾惜惜。他自己开着车去了她离开后就不曾回去过的别墅下。
他坐在车里淹没在黑暗里,指尖的烟火闪烁着,入口满是苦涩,整个别墅区就那一盏孤独的烛火,清冷又似乎温暖!ZJK摩挲着手机上的照片,冰凉的唇吻上女孩眼角那刺目的眼泪!
这一次我不再纵容你也不能放纵我!
楼里楼外一宿难眠,烛火摇曳,心难琢磨。

晨光微露DN一下子从沙发上惊坐起来,飞舞的尘埃在阳光下浮动,呛得她眼泪横流。
被吵醒的姚胖拾起DN脚下滑落的毯子,一杯温水递给她!DN握着水杯,掌心微烫,大概因为屋里开了暖气的原因,她的小脸微红。周围热气袭来,姚胖有些微愣,不经意的瞄向窗外只来得及抓住一闪而过的车影。
“彦彦,你看什么”DN顺着她的目光伸长了脖子,空荡荡的院子只剩飞鸟掠过!
“没这么,我看看今天的天气怎样”
姚公主掩饰着自己的失神。
“外面应该很冷吧,天气预报说这两天要下雪了,不知道继科儿有没有给惜惜带厚厚的羽绒服,还有围巾手套,惜惜随我特别怕冷的”DN失神的望着院子里的枯枝喃喃自语。
“你瞎操心什么,zjk那个女儿奴不会让惜惜受委屈的,来把这个水果粥喝了”姚胖端起桌子上热气腾腾的盒子塞进DN手里。
丁宁握着勺子的手微微有些失神,她盯着姚胖说
“你什么时候煮的水果粥?”
姚公主有些微囧的呻怪到,“我让昕哥随便买点吃的过来,他大概觉得塑料盒打包不健康买了饭盒吧,快点吃啦,昨天晚上就没吃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和zjk呆久的人都洁癖得不行”
DN失神的用勺子搅拌着粥,回忆又触不及防的喷涌而出。
技改的那段时间偶尔会输一些莫名其妙的比赛,每次她都忍着眼泪笑着说下次加油,但是其实她很想大哭一场,为自己的那些努力为那些委屈。那一天3:4输了半决赛以后她笑着和教练队友说再见!所有的笑容在转身后凝结,而那一回眸便撞进了门口那个少年情深似水的眼波里。
他们并肩走着,路过甜品店她扬着头说“我想吃杨枝甘露了”
那个少年宠溺的揉了揉她的短发说“乖,你这几天不能吃凉的”
一抹红晕悄悄袭上脸颊,她有些委屈嘟囔着“心里苦的时候需要甜品疗伤啊”
旁边的人似乎没有多大反应,她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跑开了,接近酒店的时候她刻意放慢了脚步,站在路口伸着脖子望向身后的车水马龙,人潮涌动却始终没有他的身影。
小腹处隐隐传来痛意,连一向听话的胃也有了造反的趋势,她捂着肚子上了楼,眼泪哗哗的就掉了下来,比平时比赛训练中所有的难过都要来得委屈。
迷迷糊糊中有什么温热的物体贴向她的小腹,那熨烫的温度让眼泪唰的喷涌而出,她明明是小太阳的,却只有在他面前可以像个被宠溺的孩子一样哭。
“以后你心里苦的时候,我就给你煮水果粥,甜甜糯糯的还很暖胃,你呀,总是管不住自己乱吃东西,胃开始抗议了吧”ZJK一只大手帮她揉着小腹舒缓疼痛,一手端着水果粥递到她眼前。
“喝吧,我可是遵照宝贝儿你的要求,守着锅顺时针一圈一圈搅动了一个小时的”
他认真的样子让DN噗呲一下就笑了出来,
“你傻啊,还真相信我胡诌出来的熬粥的理论啊”
“专属于DN的幸福牌水果粥不行啊”灯光下他窘迫的微红的侧脸傲娇的扬着。
DN捧着粥一勺一勺的吃进嘴里却都甜进了心口。

“哎,我说你发什么呆,叫了半天没反应,快点吃啊”姚胖看着呆楞的DN心里满满的难受。
DN舀了一口喂进嘴里,激动得放下粥拉着姚公主问“彦彦,继科儿是不是来过”
“他要真会过来,还会让你一个人哭着去满世界找他,别瞎想”
“他真的没有来过吗?这粥......”
DN带着希望看着姚公主。
“你不死心是吧,那,这是昕哥买粥的发票,自己看,天下的粥都那样,谁熬得还能不一样”
姚公主拿过身后袋子里的小票塞进DN怀里。
DN苦涩一笑,看着姚公主说,“好像真的是店里买的,煮粥的师父都忘了放糖了,一点都不甜”
姚公主转过身不忍看她,低声的问道“你要住在这里吗?”
DN望了望四周自嘲的笑了“彦彦,你说我凭什么住在这里?像一个可耻的入侵者占领着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好啦,这破地方,我们不稀罕住,回家了”
姚公主拉着DN往外走,
“等等,我把垃圾收拾一下,太乱了他会不喜欢,你去把暖气关掉”
DN一边整理着桌上的狼藉一边对姚公主说。
“我找不到暖气在哪关啊”姚公主四处看了一圈皱眉道。
“那你昨晚上怎么打开的”DN怀疑的看着她。
“黑灯瞎话的乱碰呗,弄坏啥了他ZJK还敢让我陪啊”
DN没在说话跟着姚公主出了门。
“彦彦,你先回去吧,我去队里了”
“你这样还去训练?真当自己18岁啊”
DN挣脱开姚胖的手平静的说“我找不到他只能去原地等啊”
姚公主叹了口气,开车把DN送去了训练场。
DN一下车就步伐慌乱的去了男队。正在集合的男队所有人都望着她。
“宁姐这是过来找科哥练混双的吗?看来我和小猪不能整天都去吃宵夜了啊”
“你们长身体应该多吃点,你科哥呢”
DN也不顾其他人的调侃有些焦急的开口。
“jk请了一个礼拜的假,你不知道吗”小刘指导疑惑的看着DN。
“哦,对,那个我忘了”DN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训练馆。


ZJK看着在床上各种撒娇卖萌不起床的小家伙满眼的宠溺“小家伙,你这招跟谁学的,不许赖皮,起床吃水果粥了,爸爸熬的”
惜惜双手吊在ZJK的脖子上像个小袋鼠。
“水果粥甜嘛?惜惜喜欢甜甜的”ZJK感觉自己这一搂就真的把幸福抱了个满怀。
“甜,惜惜喜欢,爸爸都做给你吃”
“爸爸,给妈妈,大宝贝儿喜欢吃”
惜惜小嘴鼓鼓的嘟囔着。
“妈妈不听话,我们要罚她”
“不要,妈妈听话”
“她一点都不听话”
zjk耐心的给惜惜喂了水果粥,拿着手机看着视频学着给惜惜绑头发。
好在有些经验的他也不致于手忙脚乱。
抱着惜惜准备出门的zjk收到了姚公主的短信
“zjk你说眼明心瞎的人再也没有看见阳光的美好,那你又知不知道不再发热的太阳心里会是怎样的凄冷,下雪的天她一直在你可能出现的每一个地方找你,如若她心底的最后一点光熄灭了,你知道会怎样”
ZJK收起手机,搂着惜惜温柔的问道“惜惜,爸爸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惜惜雀跃的搂着jk手舞足蹈。
北京的天空下了很大的雪,zjk给把惜惜裹得严严实实的。
寒冷的雪天游乐场有些冷清,zjk带着惜惜看了各种表演,路过旋转木马的时候,zjk远远的就看见了那个穿着训练服的女孩子坐在旋木上,耳边是王菲空灵的嗓音“拥有华丽的外表和绚烂的灯光,我是匹旋转木马,身在这天堂只为了满足孩子的梦想爬到我背上就带你去翱翔,我忘了只能原地奔跑的那忧伤,我也忘了自己是永远被锁上,不管我能够陪你有多长至少能让你幻想与我飞翔.....”
DN张开着双臂,拥抱着漫天的雪花,曾经她一点也不喜欢旋转木马,因为总是一前一后的追逐却永远追不上!就像她和他看似很近,却似乎总是有一前一后的距离,让他们最后隔了千山万水各安天涯。
所以她每次追不上他的时候就去游乐场坐旋转木马,然后他会来牵着她回家。

zjk满脸的怒意,她每次都是这样,用伤害她自己来逼他妥协离开,现在又要伤害自己来惩罚他的避而不见。不管他下了多大的决心却永远做不到看着她伤害自己。所以最后妥协的永远只能是他而已。
DN走下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被滔天的怒意包围着,可是她却真心的笑了。
“DN,你是不是永远有办法把我逼到绝境”ZJK脱下羽绒服粗鲁的裹在DN身上。握着她冰凉的手握到自己的心口。
“DN,我他妈的再放任你折磨我,我就不叫zjk”
DN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死死的抱住他。
“继科儿”她满是委屈的叫着他。
“所以,DN,这辈子你只能好好的呆在我身边”zjk紧紧的回抱着她,眼眶红得厉害。
站在雪地里的惜惜捂着眼睛偷偷的从指缝间看着,咯咯的笑了
“爸爸妈妈你们好羞羞”





应该还有一章就完结了,所以大家喜欢吗?以后写文不知道能不能打tang,怕号被冻结。

很久没和大家碎碎念,很久没和大家说晚安!
所以好梦哦!




评论

热度(133)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