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中西方學術研究 02

ikki:



05 雙子座是一個該慫的時候會慫的星座

丁寧的性格確實有兩面,一面是無所畏懼,另一面是縮頭烏龜。

面對乒乓球,她能胸前掛一個勇字去挑戰極限,她嚴以律己以寬待人,她會迷茫但未曾退縮過。

但在感情上,她往往用一種退一步便海闊天空的意識去對待身邊任何一個人。

特別對張繼科,她只能用一個慫字來形容自己。


張繼科有一雙好看的眼睛,眼若流星,彷彿可以從他的眼睛裡看到一個世界。

但其實她有些怕張繼科的眼睛,簡單直接來說,她對他沒轍,只要張繼科盯著他的時候,她便想把世界都捧到他面前作奉獻。

剛交往的日子裡她便意識到張繼科的眼睛會把她盯得心慌意亂。

「你⋯你別用這個眼神盯著我。」她會結巴,她會用手擋著他的眼睛,而長長的睫毛掃在她手心上,會燙得她縮手,臉蛋也像燙過似的,從耳朵紅到臉頰紅到脖子。

「我不看你看誰啊?」他很理所當然地說,就像對她說一個讓人深信不疑無法反駁的事實,所以丁寧每次都被問得啞口無言,每次也是默默偏過頭說:「反正不要看我了。」

張繼科扶正丁寧腦袋,強迫她轉頭直視自己,「那你看我吧。」

「⋯⋯我做錯什麼你要這樣懲罰我?」耿直得令張繼科想把她臉蛋的肉捏下來。

「我需要在網上發一個請求帖,『因為長得好看我女朋友不敢直視我該怎麼辦?』」

丁寧裝作不舒服要吐的樣子,「繼科兒,這話在我面前說可以,在別人面前是要被打的。」

「我覺得我還行。」

「⋯⋯男朋友太自戀令我無所適從。」

「丁寧,你愛我的內在還是外在?」

被問得不耐煩的丁寧說:「你這問題問得咋像女的,當然是你的外在啊!」

下一秒丁寧便被張繼科扳倒了。



張繼科對這個慫貨確實又愛又恨。

他追求丁寧的時候她便裝傻裝得極致,他差點信了丁寧是真傻,差一點就學球迷那樣給丁寧做一個大紅色的橫幅,上面清晰明確地寫著『我要追你了』釘在她房間的天花板上,一個醒來第一眼能夠看到的位置,每天第一件事便是喚醒她的三分鐘記憶。

想起那個假裝不開竅的丁寧能把他硬生生氣醒。

但是慫慫的她又足夠可愛。

默默在背後支持他,看到說他不好的新聞會氣炸、會為他抱不平,小心翼翼地關心他,還有把她逼到絕境的時候會結巴地說出真心話。

可是她從來不提她自己。



06 顏控的雙子座遇到真愛

他還真信了丁寧愛的是他的外在。

他要變得更有男人味,以一個可以保護丁寧的姿態站在她身邊,首先他要改變的是像小白臉的膚色,然後髮型,又買了夢裡的那部車。

他向丁寧顯擺他的車時,丁寧表現得很驚訝,那一瞬間他覺得自己膨脹了。

「你誰?」丁寧憋著笑意,他忘了現在已經入夜,而他站著的地方光線又不光猛,在她眼中她只見到張繼科融入了黑夜當中,剩下一套衣服在半空中飄。

張繼科覺得丁寧每次都超出他的預想。

丁寧也覺得張繼科每天都要給她一些驚喜。


剪了頭髮的張繼科變得更為成熟和硬朗,現在的他更像一個男人,丁寧坐在副駕駛座側頭看他時,也忍不住吐露了自己真實的心聲。

「我覺得我以前像和小屁孩兒談戀愛⋯⋯」



07 相對內容更注重形式的水瓶和雙子1

雙子對節日不太感冒,而且馬上就是他的生日,情人節便好像變得不太重要。但第一年的情人節,丁寧覺得就這樣過去了,不管張繼科介意不介意,她也是沒盡到女朋友的職責。

女朋友的職責是她現編的,她只是給自己一個借口,給張繼科送巧克力宣示主權。

那天早上她特意早起,她知道他一般什麼時候起床,她把包裝得漂亮的袋子掛在門把上等他出門時拿走,而她則待在遠處轉角位處偷看,以防有什麼意外被人拿走。

啪嗒一聲,袋子順著門把手掉到地上,她看見張繼科彎腰拿起看,然後收進袋裡,她就知道成功了,背過身掩著嘴巴笑得興奮。

她還在拐角位平息自己的心跳,然後悄悄探頭觀望外面的環境,張繼科已經下樓吃早餐,她也趕緊下樓,坐上了去訓練館的大巴。


她完成訓練的時候訓練館只剩下她和教練了,最近他們一直是最後離開。

她坐在地上休息,臉上的汗用毛巾擦走,她還閑著的一隻手拿起手機查看。

她驚訝張繼科一整天沒和她聯絡。

「不會不知道是我送的吧。」她用毛巾掩著嘴巴小聲嘀咕。

一個影子慢慢向她接近並將她籠罩,她看見自己四周黑了一片,以為教練要催促她離開,所以在教練說話之前她先發聲說馬上好,然後匆匆忙忙將東西都收進包裡。

她撐著地下轉身要站起來時才注意到身後那個人蹲在她後方,她嚇了一跳,下盤不穩便跌坐在地上。

張繼科要扶她的手臂被她狠狠拍了一下,留下一個拍掌印,「我以為是教練。」

「教練呢?」

「我讓他不用等你。」

張繼科扶起丁寧,他問:「巧克力你送的吧。」

雖然訓練館除了他們就沒有人,但未免也太大聲了,丁寧左顧右盼的,拉近距離並小聲回答,「還有人要送你巧克力?」

「我知道是你送但別人不知道。」

「⋯⋯」

張繼科的態度確實沒有毛病,他拼命想高調,都把領導提醒過他們的話拋諸腦後。

想起他最近又反反覆覆地發燒,抬手扶著他額頭問他有沒有燒起來,他卻低下頭湊近她,不過她反應快,第一時間向後仰拉開了距離,問:「要幹嘛?」

我⋯⋯她在心裡把自己罵了,她剛以為張繼科要嚇她才躲的,意識到張繼科其實想親她她馬上就後悔自己為什麼要躲。

這時張繼科卻用手壓著她後頸,她只能順著張繼科的動作。

她睜大眼睛看著張繼科垂下的睫毛,雖然只是單純的嘴唇和嘴唇的碰觸,但她垂著的兩臂慢慢握緊成拳頭,整個人僵直地站著。

張繼科睜開眼睛看她,她便像幹壞事被抓到一樣突然變得尷尬,視線不知道該往哪兒放而向四處飄。

他輕輕掰開她的拳頭,教她將手放到他腰間後,他也把手放到她後腰上拉近距離。

「不躲了吧?」

丁寧盯著他嘴唇,低音糖衣炮彈好像從他嘴巴裡發射,連珠撞進她耳膜裡。

「⋯⋯不躲了。」

她才明白到了某個時刻,一個平平無奇的人會變成一個專門勾引自己的荷爾蒙炸彈,想躲還躲不過。


08 對雙子座來說,過去的事就真的過去了



還有一件她預想不到的事情,丁寧當初和他過情人節的時候並沒有想過他會給她情人節回禮。

雖然丁寧忘了,但他們確實在國外過了白色情人節。就在回程的時候,他們在候機室,丁寧正用著張繼科的後備電話看海綿寶寶,張繼科突然把禮物遞給她,「咋了?」

張繼科婉轉地表達白色情人節,「3月14了吧。」

「3月14什麼日子?」

「上個月什麼日子?」

「你怎麼反問我了?我生日在六月。」

「⋯⋯誰問你生日了。」張繼科這次相信丁寧是真蠢,「反正你拿著。」

直到回國,丁寧才想起白色情人節,她的首飾盒亦從此多了一套飾品。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评论

热度(85)

  1. 亡命徒双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