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中西方學術研究 01

ikki:


01. 聽說水瓶雙子很配

張繼科是水瓶座。

丁寧是雙子座。

聽說水瓶雙子的合拍程度都在85%以上,當事人沒有感覺,但當事人的親朋好友表示十分同意。

據姚姓好友透露,有次他們喝多之後,腦電波彷彿接通了一樣,情緒高漲地用一個晚上探討了「卧槽」一詞的用法。

姚姓好友說:他們聊了一晚上卧槽,用卧槽貫穿了整場對話,並且每提一次卧槽都要笑倒在沙發上,我長這麼大沒見過這樣的人,我很害怕,還是兩個,我那晚做惡夢了。

她說得飽含感情,通過文字也能想像她當時的恐慌,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可是丁寧抱持反對意見,她和張繼科並沒有像她所說那般智障。

但她承認和張繼科之間有很多密語,只有兩人才懂,所以他們能無視其他人營造自己的空間。

雖然他們嗜好不盡相同,他喜歡運動,喜歡車,她喜歡追星,喜歡吃。還有歌單,一個全是她出生前的懷舊金曲,一個是現代流行歌曲。明明是走不到在一起的人,卻在聊天的時候每每產生出世界另一個我的錯覺。

他是個不走尋常路的少年,心臟大得令人敬佩,莫斯科經歷之後,她對張繼科又多了一份崇拜。

如果在古代,她可能就扯著張繼科要和他做結拜兄弟了。

可惜不是。



這個年紀的小女生對星座總有著不切實際的關注,譬如姚彥,她剛談戀愛的時候就常常看她和許昕的星座合拍程度,然後只挑好的信,不好的便要說一句,「這個不準。」

丁寧拿著姚彥給她的星座運程書,一邊吃飯一邊看書,一看就是要消化不良,張繼科一手搶過她的書,不管丁寧不滿地叫喊,把書放到自己身後。

「看什麼看,吃飯。」

「我有在吃啊!」

「正經吃飯!」

丁寧才吃了幾口飯,心思又跑到其他方面,「哎、科子,你星座是什麼?」

張繼科撇了她一眼,「你知道了要做啥?」

「只是好奇。」她說得很真誠,張繼科差點就信了,但他是熟悉丁寧套路的張繼科,才不會輕易上當,他們的對話又拐回來,「你把這些吃完書才能還你。」

「小氣!」

「幼稚!」





書是拿回來了,但她忘了追問張繼科的星座。

「我還不能自己查嗎?」

2月16⋯⋯

2月16⋯⋯

1月20日至2月18日——水瓶座,風象星座⋯⋯最欣賞的星座:雙子座
100%合拍的星座:雙子座

丁寧一陣大笑,第二日她找到了張繼科,一隻手搭在他肩膀上,顯得特別親切。

「科子,你欣賞我嗎?」

張繼科用了一種看傻子的眼神看她。

「搭檔,你覺得我們合拍嗎?」

「你指混雙?」

丁寧思考了一下子,他們的成績實在有點尷尬,「也不全是。」

「⋯⋯去吃飯吧。」

「哦。」


丁寧拿著她的餐盤坐下時,「你每次用飯來釣我?我為什麼每次都上釣?」

「因為你好騙。」

「這不對,科子你這樣不像水瓶啊,水瓶最欣賞的星座是雙子,我就是典型的雙子座。」

張繼科總算明白為什麼許昕最近特別煩躁了,女人的星座腦確實可怕。

「我求你把你的星座運程書扔了吧,再這樣神神叨叨下去我要帶你去拜拜了。」

實際,張繼科傾向於東方迷信。


02 中西方學術交流大會

丁寧的理智終於奪回大權,她不再沉迷星座當一個媒婆,這是張繼科喜聞樂見的事。

今天他去飯堂的時候碰到不懷好意地笑著的丁寧等著他,「龍龍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突然聽見這個久違的稱呼,而且是從丁寧口中聽見的,張繼科覺得尷尬又害羞,站在她面前不知該繼續往前走,還是轉身就跑。

「你從哪裡聽來的⋯⋯」

「阿姨告訴我的。」

「你什麼時候跟我媽關係那麼好,我怎麼不知道?」

「朋友嘛,你不也跟我爸挺熟的,是吧龍龍?」

「你閉嘴吧。」

「我才知道你屬龍,龍氣好,難怪你那麼厲害。」

張繼科欲言又止,「這地方不止我一個屬龍。」大孩子鬧情緒了,眼神都不給丁寧一個,自己埋頭吃飯。

「這不一樣,你是我偶像!」雖然氣氛略尷尬,可是她沒說謊,只是她以前沒讓張繼科知道。

一根筷子從張繼科手指間滑走掉到桌子上他仍然毫無反應,錯愕地盯著丁寧。

「什麼意思,有這麼害怕嗎?」

「不,我⋯只是有點吃驚。」

「你不該高興多了一個小粉絲嗎?」

「你?小?」

丁寧一下子炸了,「我還小,我剛過18歲。」

「你從三年前穿越過來的吧?」

「⋯⋯龍龍你變了,你不是我喜歡的龍龍了。」丁寧委屈巴巴地夾著一塊肉喂進嘴裡,「龍龍從來不欺負我,你不是龍龍,你是誰?」

「張繼科。」張繼科說這句話的時候全身散發著無奈。

「天啊,你是張繼科,那我的龍龍呢?」

「因為你不吃飯,所以你的龍龍跑了。」

21歲的丁寧,吃飯需要23歲的偶像張繼科哄。


張繼科以為龍龍可以告一段落了,畢竟二十幾歲還要被稱作龍龍,感覺非常難以言喻。

直到丁寧發來一張他兒時的照片。

——我媽給你的?

——(偷笑)

——不要太迷戀我

——我要吐了,不要太自戀,我愛的是龍龍

——有分別嗎?

——哈哈

張繼科不懂丁寧,有時候敏銳得可怕,有時遲鈍得令人無語。



03 水瓶座喜歡一個人會對那個人特別好或特別壞

有天他們一班人在外面吃完晚飯後決定要去附近商場吃冰淇淋,年輕人總有種莫名的興趣,譬如大冬天下穿著羽絨服去吃冰淇淋的嗜好。

丁寧是最為興奮的其中之一,她有她的喜好,拿著菜單不需太多時間考慮便叫了一個不存在在菜單上的隱藏菜單,完了還給其他人提主意,就像冰淇淋達人一樣。

她吃到屬於她的一杯冰淇淋,那一小口的冰淇淋含進嘴裡之後,冰涼感從腦袋蔓延到腹部,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

爽!

所有人扔掉了裝雪糕的紙杯之後,一行人不願意到室外受寒風吹殘,不需討論便決定在商場溜噠溜噠,打算到差不多的時間才起程回公寓。

張繼科發現丁寧一個人落在後頭,習慣似的在手指上呵氣,嘗試搓暖一雙手。

「冷?」

「吃了冰淇淋之後手冷冰冰。」

張繼科伸出手,丁寧也毫不猶豫把手放在他手心上,她感歎一下男人血氣方剛連手都比別人溫暖,她的手像冰塊一樣練球前還需要暖寶寶把手烘暖找回手感。




「你的手很暖和。」

就像人會沉醉在暖寶寶,張繼科的手也是讓人沾上了就不願意放開,丁寧十分霸道地貪戀著他的體溫,在沒有問張繼科的意見的情況下她甚至把手指塞進他的衣袖裡取暖。

「你很會啊。」張繼科稍稍嫌棄了她的舉動。

「就暖一下。」丁寧很快就抽出手了,她覺得走路很不方便,還不如自己把手縮進手袖裡。

「你可以牽我的手⋯⋯」

「不用了,不用了。」丁寧說了兩遍強調自己的意願,該做的不能做的,她心裡清楚。

「我手很乾淨。」

「但我介意。」她加快腳步,將自己埋進了大部隊中。



04 水瓶男覺得喝多了的雙子女很好玩

春節期間國家隊包了一個地方一起過年。

丁寧喝到見底的玻璃杯不知被誰人又添了一些,一杯接著一杯,雖然她不至於啤酒一杯就倒,但今晚好幾杯酒精濃度更高的紅酒下肚,終究身體有點撐不住。

並非醉得不醒人事,酒意上腦,但意識很清醒,她清楚記得自己雖然很累,想倒頭睡覺,可是這場飯也接近尾聲,她覺得自己意志力好像能行,便決定去洗手間洗把臉,讓自己清醒一些能夠撐到回家睡覺。


張繼科在去洗手間的路上碰到丁寧,她頭抵著牆一動不動彷彿是在面壁沉思。

「丁寧,你在這傻站著幹嘛?」

「醉了?」張繼科輕輕推她,丁寧突然驚醒,把下一秒就要流出來的口水吸回去,她看著眼前的壁紙愣了一下才回頭看張繼科。

「哇,龍龍你長這麼大了。」

「⋯⋯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沒醉,我就是⋯⋯想睡覺!」

「你知道我是誰嗎?」

「⋯⋯龍龍。」

「你醉了。」

「我知道你是繼科兒,開玩笑還不行嗎?龍龍。」丁寧用手拍拍自己的臉蛋,雖然好像變得更紅了,但張繼科能看出她的眼睛不像之前那樣迷離。

張繼科雙手環抱於胸前,側身靠在牆上,「你真喜歡龍龍。」明明她口中的『龍龍』和他是同一個人,但是當她談起『龍龍』他只覺得很無奈,好像『龍龍』和『張繼科』並不是同一個人,『龍龍』可以被丁寧放到嘴邊談喜歡,但對『張繼科』的感情,丁寧總是避而不談。

他以為丁寧仍是只會用哈哈糊弄過去,然而今晚丁寧喝多了行為有些偏差,她聽出了張繼科話裡的意思但這次沒有選擇逃避,而是直面面對張繼科。她十分豪爽地拍著他肩膀,「妒忌了?」她順勢把手踏在上面,另一隻手則越過他身側撐在牆壁上,「可是龍龍就是你啊。」




她醒了。

酒精真的有助睡眠,她睡了整整十個小時沒醒過來。

手機上顯示現在是下午兩點,兩個小時前張繼科給她發了一條訊息。

——醒了?

她直接回撥過去,發出來的聲音卻是撕啞得像七十歲老頭子那樣。

「⋯⋯你等會兒我喝口水。」

「你要不要宿醉的藥?」

「不要,我睡一會兒就好了。」她其實不肯定頭疼是否能睡一會兒就好了,不過她更不喜歡吃藥,「有事找我?」

「你還記得你昨天幹嘛?」

「⋯⋯我昨天幹嘛了,我昨天回去就睡了。」而且穿著衣服睡覺的。

「你不會說忘了昨晚佔我便宜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嘶⋯!」她想都不想便笑出聲了, 她以為張繼科又開她玩笑,那笑聲一直到拉扯到神經線才停止,然而伴隨著頭痛突然有些影像閃過。

「卧槽?」

「⋯⋯」

「卧槽,我想起來了。我昨晚是不是、親你了?」




丁寧將自己洗乾淨換了一套乾淨衣服去找張繼科,並把自己房間僅有的兩排巧克力送給他當作賠禮。

現在她在他房間待著,坐姿端正得不能再端正。

「我以前酒品挺好的,喝多了就是睡覺。」她解釋,「我確定我昨晚沒斷片,但我記不清我親你的時候我有沒有意識。」

「你在為不想負責任的自己開脫嗎?」

丁寧立刻挺直腰桿,十分認真地道:「對不起,不管我有沒有意識我還是要道歉,賠禮我只有巧克力,下次我請客。」

「⋯⋯」

「我喝了一點點酒就把自己的初吻丟了,果然酒精累事。」

「昨天是你的初吻?」

「應該是吧,不包括我爸我媽。」她想起昨晚,於是補充一句,「我有記憶的話。」

「⋯⋯」張繼科很無語,他原來打算用這件事挑逗她一下,但劇情發展完全不按他預測走,不過他意識到一件事,「我好像才是佔便宜的那個人。」他無辜地用手指指著自己。

丁寧亦醒覺她才是傷得最重的那人,她失去的是初吻,張繼科被佔便宜但沒有任何意義的失去,「對啊!」丁寧激動地站起來差點帶倒了椅子,「還我巧克力!」

張繼科震驚了,他低估了丁寧的腦回路,但他作為同樣腦回路驚人的男人,他很快便作出了反應,「我覺得我們一起吧,你完全沒有損失。」

丁寧也被張繼科的厚顏無恥驚呆了,顧不上控制臉上表情,她的大腦首先操控她的雙手拍掌作出贊美,「⋯⋯這個技術含量超標了。」





*小姐姐可以徒手接著小哥哥的直球的原因是,小哥哥追她的時候約定奧運之前不談感情




改變一下風格
我意識到以前的坑不能強求🤦🏻‍♀️
所以我決定坑了吧

评论

热度(96)

  1. 亡命徒双木 转载了此文字
  2. 亡命徒双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