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情于微处——系列

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3】张继科的文身

丁宁第一次看到张继科的文身时,呲牙咧嘴地轻轻摸着,说不出一句话。半晌才吐出三个字,“很疼吧”。不是疑问,是肯定。张继科笑的憨憨,扭过身抓住她的手指,凉凉的,赶紧合在掌心间捂暖。

还行,疼在身上,心里就不憋屈了。

丁宁苦着脸,看着他,眼里有光影破碎。她转了几步到他面前,慢慢蹲下,把下巴架到了他腿上。眸子上抬,就这样直直望进他眼里。

有人说文身会上瘾,丁宁也不知道,是这样的原因抑或是他心里的郁结太多。她只是在他每次新纹后,默默地用指尖勾勒摹形。

她说,以前觉得文身的都是坏人,可现在,这个让她心疼的坏人她倒是希望能被他欺负一辈子。


【4】丁宁的脚踝

丁宁刚二十出头的时候崴过一次脚,但不算严重。张继科的印象里就是她蹦跶了几天就没啥事儿了。那时她还不是他女朋友,他心里也不甚在意。

可第二次崴脚就崴得有些轰轰烈烈,在抢夺奥运门票的世乒赛,在决赛的决胜局,在决胜局先丢两球。张继科清楚的记得,当时正在准备双打的他,瞥了眼墙上的电视直播,差点摔拍子。他恨不得飞过去。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她赢了,也“收获”了漫天的流言蜚语。张继科再次张开大臂无畏护妻,亲妈粉又气死了一拨。你说他楞,还不如说他爱的深切。

张继科儿,你真傻。

丁宁喝着酸奶啧了一句,靠在沙发背上,把腿架在他腿上享受着大满贯的五星按摩服务。

嘿妞儿,美吧你就,找着我。



【5】张继科的腰

张继科腰伤最严重的时候,基本上都起不来床,常常望着窗外,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丁宁每天趁着训练空隙总跑来治疗室看他,每次看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有什么表情。

当,你别总来回跑,我这儿好也好不了,坏也坏不到哪儿去。

说的容易,我要是放得下心,鬼才来看你。

趴在治疗床上的张继科面目狰狞地扭了个头,看着训练完跑来脸红扑扑的丁宁,呵呵地笑成个核桃。

还笑,笑笑笑,不疼了你。

疼啊,可看见你,我就开心的不得了。

丁宁呲了他一句肉麻,就从旁边扯了把椅子,坐下给他喂她中午削好的水果。

不要,我要吃木瓜。

还挑上了,张继科儿,你这盒通通都要给我吃光,我可削了一中午。

唉,家有悍妻……

张图图,你以为你躺着我就心软了吗?!


【6】丁宁的肩

哪怕曾经是梦魇的削球已经被基本攻克,丁宁还是和它有着命定孽债。每一次打完削球,丁宁的肩都会有剧烈的反应,一度肿到无法抬起。

里约半决赛,丁宁对阵朝鲜削球手金宋依,打完之后连签名的力气都没有,胳膊根本无法抬起。作为时刻关注老婆动态的头号迷弟,张继科很快就从各种媒体得知了情况,赶紧下了几层楼,转几间房,迫不及待地敲响了门。

开门的丁宁看见张继科就暗叫一声不好,急匆匆地要阖门,却被他灵活地闪了进来。

张继科儿,我求求你,我真没事儿,你赶紧回去好好歇着您那腰成吗?!

丁宁我cao?你肩上吊着那么大一冰袋你他么告我你没事儿。

小事儿小事儿……每次都这样。哎呦,大哥您赶紧回去躺着好不好,你后面还有比赛呢……

你这肩今天肿的厉害吗?我看看

两个人各说各的,互不相让,最后丁宁看他长时间站着已经开始撑腰,鼻子一酸嘴一瘪就要哭出来。可把张继科吓坏了,赶紧哄着顺着。

我走我走,我回屋躺着,哎呀我cao你别哭啊……

抽噎两声,丁宁破涕为笑,带着浓浓鼻音,

你说的,不准耍赖皮。@

评论

热度(144)

  1. 亡命徒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