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情于微处——系列

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os:假期偷懒专用✨我要继续在小言里遨游


【1】张继科的耳朵

丁宁喜欢玩张继科的耳朵,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曾经还有人叫他张图图,就是因为这一双招风耳。张继科的耳朵软软的,和这个骨子硬的男人有着强烈的反差,每次丁宁玩他耳朵的时候,就会觉得这个少语稳重的老男人一下子也变得萌萌哒起来。

又是一天清晨,刚刚睁眼的丁宁迷迷糊糊地看了表,嗯,才六点。腰上的大手沉的不行,热乎乎地贴在腰侧,像个暖宝。丁宁笑着掰了掰,没掰动,顺着他放在被外的结实大臂摸了上去,准确定位了他的耳朵。柔荑一顿揉搓,张继科嗯哼一声,含住了丁宁的耳廓。丁宁嘤咛着加力轻扭了一下他的耳朵,张继科才松了口,缓缓吐了几个字。

早,宝贝儿。

早,张图图先生。





【2】丁宁的头发


从小刺宁到宁姐,大概丁宁变化最大的除了技术,就是头型。从根根直立的炸毛,到乖乖服帖的顺毛,张继科表示这是自己的功劳。想想当初刚交往的时候,还总有人把他俩当兄弟,张继科摇摇头,觉得肤浅——这小妮子内心的柔软,你们这些蠢货怎么看得见?

随着年龄增长,原来爱耍酷的中性风也走向了温婉的少女风,丁宁一提起当初便只剩羞赧的笑。

这天两人又在翻从前的相册,看着丁小宁的发型变动史,俩人有说不完的话。张继科抬起右手,习惯性地把丁宁拢顺的头发揉乱,被圈在臂弯里的丁宁只能用眼神和语言强烈抗议。
翻到了一张04年时的私照,有着明显的年代风格,张继科露出了核桃笑,看着照片说:

小兄弟你好。

兄弟你个头,张图图!

小兄弟你看见后面那个小白脸了吗,那是你老公。



评论

热度(156)

  1. 亡命徒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