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科以远方来叮咛
之温存

os: 少女 is back✨✨✨


二月

过了一个分隔两地的年,再相遇的时候便只能做些什么来释放下入骨的相思。

丁宁带了些衣服回北京的公寓,一推门,张大爷正大咧咧地瘫在沙发上看手机。电视开着,可能是节目结束,正滋啦啦地响着购物广告的宣传语,茶几上的茶海上洒了些水,一个半满的紫砂茶碗正徐徐逸着白气。

丁宁手抵着门,脚下一踩一提,换了叮当猫的棉拖,一转头,刚好看见阳台的推拉门上那年前她和张继科贴上的福字,依旧鲜红欲滴。

见她回来,张继科咔的锁屏,就把手机往沙发里一丢。三步并两步急着过去,还被茶几磕了下腿,一个踉跄。“我cao”

一下子被熟悉的气味包围,丁宁慵懒的像只小猫,赖在张继科的肩头。熟悉的古龙水香,夹着些淡淡烟草味儿,还有男人的体温和结实的胸肌臂膀。丁宁的手不安分地环上张继科的腰,往里探,在他身后搞着小动作。

张继科稍回了身,将额头抵在了丁宁的额头上,“当你鼓秋啥呢……占我便宜哈”低低沉沉的声音随着喉结的滑动,蔓生了雄性的诱惑,一张一合的气息还带着薄荷凉糖的宜爽气味。

“美得你……看你秋衣塞没塞裤子里”丁宁哼了一声,推开了他。小脸扬起,抿嘴坏笑,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有细碎的光,“张大爷,表现不错”

阳光很好,投进屋子,洒了影子。

“哦对了对了”丁宁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舒展了表情,手就往带来的双肩包里翻鼓着,“诶我记得放这儿了,诶,哪儿去了……不对啊我记得带来了啊……”

张继科看着急了忙慌的女人,目光自然地往旁边移了移,顿时定住,“……你不会再找红秋衣秋裤吧”

“对啊……诶???”丁宁眼睛亮了,停了动作抬眼看张继科,“你怎么知道的!!你看见我放哪儿了吗???”

“……”

张继科不禁觉得,过了个年,好像自己媳妇又傻了一岁。眼神往餐桌上瞟了瞟,示意了下。他该不该告诉她,刚才一拉开包的拉链,她就拽出了那兜儿,随手就搁桌上了。


丁宁顺着他的眼神,找到了自己寻寻觅觅心心念念的红衣裤。抄起就往张继科怀里塞,“快试试快试试……我特意给你买的!!这是加绒的,绝对暖和,护着你那老胳膊老腿儿老憨腰!”

张继科拿过包装袋儿,从后面摸出了一张发票单。“恒源祥保暖内衣男加厚加绒冬季中老年男士秋衣秋裤套装”

……

塞给了他,丁宁就哼着小曲儿回过身拾掇刚刚翻乱的东西,并不知道快递发票单因为静电吸附在了包装袋儿的背面。

“丁……宁……”张继科眉梢跳了跳,咬牙切齿

“别谢我别谢我……”丁宁哼着,不时蹦出几个韩文,扭动着小屁股,“你知道我这人最怕谢”

“……为啥是中老年款”

“啊”丁宁猛地回身,见张继科手里的单子,一把抢过来,嘿嘿笑了两声,“失策失策……” 身后背着手就把发票往包里塞,小声嘟囔,什么鬼我记得我和盒一起扔了啊,年前买的这静电还挺持久,给差评给差评……

张继科脸上还有新生的青青胡茬,丁宁深呼吸,有点痞帅,丁宁你绝不能被诱惑。

他就这么看着丁宁,忽地长臂一展,把丁宁拉进了怀里,死死地圈住,攫了丁宁的唇,霸道地夺了她的空气,让她不住地仰头推搡,脸色涨红。丁宁一下子被吻的迷迷瞪瞪,就感觉又被张继科带领着吻的深入,丁香被他挑逗,嘴唇被他吮的发麻,整个人都失了气力,软在他怀里。

一吻终了。张继科放过丁宁,哼了声,“老么”

丁宁大喘了几口粗气,用手背揩了揩唇,用小眼睛咧了咧张继科,哼哼唧唧,“张继科儿你真小心眼”

“呵,妹儿你脾气见长”张继科变了青岛话,打横就把丁宁抱起,晃晃悠悠地往卧室里走。


“张继科儿,放我下来”
“别想”依旧是青岛话
“你你你你我告诉你现在才早上十点,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重振夫纲!”



————————

浅灰色的大床被里,有两具贴裹的身体。
张继科的胳膊搭在被子外,与丁宁裸露的莹白脖颈形成了鲜明的颜色对比。

“宁宁”张继科把脑袋凑到了丁宁的颈窝,呼的吹了口气。
“烦人那你”丁宁炸毛,一拉被子,把自己埋了进去。
被子里,张继科带着腿毛的腿往丁宁光洁的大白腿上蹭了蹭,让丁宁触电似的抖了一抖。某人邪恶的大手也不老实地在被子里来回摩挲。

丁宁气的一下子出了被子,翻身面向他。张继科往上挪了挪,一手支着头,笑的像做坏事得了逞。

“张继科儿你真是披着人皮的狼!!!————狗”

“…………我不是藏獒吗”

“我说你是啥就是啥!”丁宁嘟着嘴,口嫌体直地往他怀里拱了拱,张嘴照着他胸脯咬了口。
嘶……张继科把她搂了过来,“干啥”
丁宁闷在他怀里,声音也闷闷的,“三十那天晚上你不听我话。我让你别唱歌你还是唱个不停”

“……这就是你这么多天不搭理我的原因?”

“……你那破锣嗓子,不喝水,光喝酒。让别唱你偏要唱,唱唱唱唱美了??”声音越来越小,“哑了吧”

“啧,我初一初二没咋喝”

“别说初一初二。那天你还吃了那么多坚果,一直吃一直吃,不知道火都上头了吗”

“那要不直播多无聊,莫事!”张继科笑着揉了揉丁宁的短发,因为她的担心心情大好,又飚了青岛话。

“……”丁宁的手环了过去,捏了捏张继科的腰侧。掌心相贴,她感到他腰眼还是冒凉气,就严严实实地捂上,导入温度。

像想到了什么,丁宁把头更深入地埋进他怀里。呼吸也急促起来,声音更加闷,更加低,顺着张继科的肌肉纹理震了震。

“你唱歌的样子好……孤独”

看的我好难过,好想抱抱你。

丁宁想起那天晚上,答应好的陪长辈看春晚,却因为张继科的直播进了屋。和表妹俩人趴在床上,支了平板看男神,开着手机看老公,张继科坏心眼的选了那个时间,丁宁嗤之以鼻但还是打开了花椒,和所有的迷妹一起,等着看阿科老公。
他后来唱了好多情歌,情歌嘛都是伤感的,看他冷成那个样子,索索叽叽穿着防寒服戴着帽子。整个一凄风苦雨悲凉地,青岛豪宅失意人。连表妹都连连呼惨,心疼蜂围蝶阵身残志坚做直播的表姐夫。


张继科腰暖了起来,听怀里小女人的闷声,吸了吸鼻子。他笑着摇了摇头,又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发。

“所以,你要快点嫁给我啊”


评论

热度(251)

  1. 亡命徒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