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酉昔土云言己

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Os:没有灵感的少女宛如一头咸猪



“啪”花束被张继科一把推开,眉峰扬了起来,“谁啊你”

看见是他,丁宁一怔,暗下拉了拉他的袖子

歉意地对男球迷笑了笑,“呵……嘿,谢谢你这么欣赏我,也感谢你一直的支持。但我想我们不太合适……我——”

“走吧”
张继科语气不善,声音在场顶打着转。他颌角抬了抬,朝门点了点,意思就是让那人离开。

那人张了张嘴,没出声。
又低了头,抚了抚花束包装上被张继科一搡的皱褶,耸耸肩,默默后退,走了出去。




空荡荡的体育馆里没有声息,张继科就直直地看着丁宁,嘴角绷得死死,脸上全是愠怒。
他不说话,让人也说不出话。

丁宁的脸也慢慢冷了下来,呵地对天笑了一声。目光利利地迎上他,语气短促急厉,
“你这又是演哪出?!我又哪惹着您了”

张继科一把扯住她胳膊,压低了声音,
“为啥还有人和你表白”

“为啥?”丁宁蹙了眉,难以置信地笑了笑,“哦,就许你张继科老婆几百万?就不许有个人喜欢我丁宁啊”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丁宁甩开了他的手,愤愤,眉间扭成结,
“张继科你多少年吃醋吃习惯了是吧,摆张臭脸给谁看啊,我没那么多功夫总来哄你,你自己找迷妹疗伤去吧”

踏踏踏
张继科的手僵直在空中
怎么也抓不住丁宁跑远的身影






“彦彦我难受”丁宁囔着鼻子,坐在床头,屈膝抱团。

“张继科又耍啦?”姚彦大喇喇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清晰可闻。

简单而又脆爽的声音,永远是丁宁不知所措时条件反射般的抓握,一瞬间踏实感撞进心里。

“没有”
丁宁把手机开了免提,搁在了身边,头埋进了膝盖里,声音从腿弯里跑出来,
“是我……我很无理取闹”

“诶你别总是给自己扣屎帽子,好不啦”姚彦的声音像是炮竹,噼里啪啦,“诶咦屋里宁宁发生什么啦”

丁宁摇了摇头,脸上的湿漉蹭到裤子上,“我……有个男球迷和我表白……我” 吸了下鼻子,“张继科儿看见了,又生气了,我当时也气就顶了他两句”

“这不很正常嘛,他那个心眼,针尖一般大”
“不在这儿……”丁宁咳了两声,嗯呢两声,
“是我……我觉得我也在吃醋”


“你吃什么醋”


“我……成天有人哭着喊着叫他老公……我……我……我”

“不是吧!!!~”
姚彦的声音带着笑意,响在屋里,与丁宁周身的低气压十分违和,“宁宁你真的和张红人越像了”

“你说我不会心眼越来越小最后变成像他一样的醋坛子吧”

“很有可能”

“什么啊”丁宁哭笑不得地把头抬了起来,抹了把眼泪鼻涕,看了看亮着的手机屏,

“……侬想死伐”






“宁宁”
“诶宁宁”

“丁宁!!!”

食堂回宿舍的路上,丁宁充耳不闻。
张继科在后面边喊边快走,最后小跑起来。
听见后面的步伐快了,丁宁也准备提速。

“宝儿——”
丁宁的脚步骤然停下,左右看了看装瞎和看热闹的队友,跺了下脚,红着脸回身捂住了他的嘴。


一只大手覆上了捂住他嘴的纤长,摩挲两下,嘴么地亲了一下。丁宁触电般地缩回。
扬目瞪他,“你心情又好了是吧”

张继科握住了她的手,避而不答,“我觉得我还是在你身上贴的标签不够多”
“鬼扯”丁宁想要抽手,却被他紧紧攥住,“张继科儿我告诉你,我受够你的小心眼了。当年闫安被你拉去天天晚上加练,我和马龙一配混双你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还有方博小胖……你”丁宁摇了摇头,啧啧嫌弃,“无理取闹!不可救药!”


张继科左右看了看,周围的目光都敛了。他扭头看她,措不及防地托了她下颌就吻了上去。丁宁睁大了眼睛,红晕从脸颊染到了耳尖。她捶着张继科,张继科撤了手攥住了她的小臂,反剪环上了自己的腰。


周围不知是谁吹了两声口哨。
就听的一声“方博你想死别他妈拉老子垫背”。

啊啊两声鸦叫,一切归于平静。



这一吻很长,丁宁也在张继科的怀里慢慢停了挣扎。闭着眼逃脱,埋进他颈窝,
“你能不能换招新的张继科儿”

张继科嗅了嗅她的发,倚抵在她头侧,呵呵笑了,
“啥招不重要,管用就行”

丁宁把头稍稍抬起,砸了他肩头好几下,
“你真烦人”

“丁队长要吃苦在先嘛”

抬起头,丁宁看进了他桃花眼,
“我跟你讲,张继科儿我说认真的”
丁宁眼神是小学生般地坚定,
“以后我们都不要再吃醋了”



张继科怔了一下



“好”

“你吃啥醋了啊宁宁”
“诶你别不说话啊当”
“诶我艹别走啊宝贝儿,你回来回来,呵呵呵……快点快点,老实交代!!!”
“诶诶诶,怎么咬人那……”
“唔……”

评论

热度(139)

  1. 亡命徒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