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遇见终不能幸免(十九章)

浣纱:

张继科木楞的站着若有所思的盯着宁宁消失的方向,爱情有时候就是伤着你也为难着自己。

“兰玉姐,把我之前公司周年庆典订得那套礼服拿给她试试吧,别告诉她我订的”
兰玉有瞬间的惊讶,随即也释然,爱情啊真的可以让任何人变得幼稚起来,一早就作好了打算,却还非要去导演一出作弄她的戏码。
“宁宁啊,这么快就把伴娘服选好了,我以为你俩的审美能折腾个天翻地覆呢。”
姚胖看着帮她整理头纱的小女人忍不住吐槽到。
“谁爱折腾谁折腾去”宁宁没好气的说。
“哟,吃了炸药了这是,张继科儿又怎么招你了啊”
姚胖伸手抬起宁宁的小脸打趣着。
“我...”宁宁啪的一下拍掉她的手。想辩解些什么。
“姚胖,你这话说得怎么那么有歧义,我一个大男人到是没什么,这对于单身的丁小姐影响可不太好”
张继科特意把单身两个字咬得极重。
“多谢你提醒,我也不敢和张大总裁有啥联系,免得你那些莺莺燕燕没事给我找些不痛快”
丁宁不干示弱的反驳道。
“大蟒啊,我们要不考虑换个伴郎伴娘吧”姚胖弱弱的说。
“不可以”两人对着姚胖大声的吼着。
姚胖抚上自己的胸口,她怎么有种婚礼会万分精彩的错觉。
“丫的,有伴郎伴娘像你俩这么抢戏吗”许昕看着自己媳妇一不敌二赶紧帮忙。
“哼”宁宁转身不再理会。
“宁宁要不试试这款礼服吧”兰玉捧着一个粉色的礼盒款款而来。
“这是?”
“一件得不到主人认领的礼服,感觉挺符合你气质的”
兰玉把盒子塞进宁宁怀里,把她推进了更衣室。
张继科有些紧张的望着紧闭的雕花小门,半晌,门缓缓的打开,一双纤纤玉足迈了出来,在白色高跟鞋的衬托之下发出莹莹白光,张继科只感觉心脏骤热收紧,
一袭兰质的纱质长裙,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香肩半露,一只玉簪随意的将发丝挽上,余下一缕青丝随意的垂在胸前,更将肌肤衬得犹如凝脂一般,裙幅褶褶随着宁宁的脚步如水波流动,未施粉黛的脸颊染上因害羞而显露的红晕,在倾泻而下的流光中仿若凌波而来的仙子。
张继科很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由如被生生的定住一般。
“哇,亲爱的,这也太漂亮了吧,倒像是你的私人订制”姚胖拉着宁宁上下左右的打量着。
“那个,会不会有些太耀眼了啊”宁宁双手握着裙摆,有些局促的问着。
“no no no我的伴娘当然得是相当惊艳才对得起我豪华的婚礼”姚胖调戏着娇羞的丁小宁。
宁宁看着镜子中仿然若梦的自己,她是真的喜欢这件仙气十足却又婉约大方的礼服。

试礼服的过程虽然有着不愉快的插曲,好在有一个快乐的结局。在姚胖半是诱惑半是威胁下,四个人一起去了辣府吃了火锅。翻滚的锅底浮起袅袅白烟,两个女人虽然都辣得直哈气,却仍然大快朵颐的吃着。张继科把温好的茶趁着丁宁不注意悄然的放在她手边。这些年他为他变得嗜甜如命,她因他变得无辣不欢。
趁着出去上厕所的空档他去对面的药店买了些护胃的药藏进大衣里趁着她和姚胖鬼哭狼嚎干杯的时候偷偷的放进她的包里。两个不胜酒量的小女人,都在豪言状语中倒在了另她们安心的那个怀里。
张继科和许昕无奈的笑笑,替自己的女人穿好衣服,继科拿出两颗药小心的喂进宁宁嘴里
“宝贝,乖,咽下去,免得待会胃疼”
哄着某人吃下药,继科才将她背在背上匆匆的离去。与大蟒道别,走向自己的跑车,醉后的她如同一只乖巧的猫咪,小脸不断的蹭着他的脖子,那羽毛拂过的心底的异样触感让他舍不得放下她。关上打开的车门,又把有些滑落的她搂紧了些,迈着轻盈的脚步走进了漫天飞舞的风雪里。
背上的小女人睡得香甜,继科看着大荧幕上浪漫的巧克力广告,微笑着说
“要是你现在醒过来,看见这样的场景会不会觉得其实我也可以很浪漫”
“张继科儿,你就是个大坏蛋,只知道欺负我”
某人无意识的低喃在这清冷的雪夜清晰的传进他的耳朵里。
继科扬起嘴角一只手轻轻的拍了拍某猫的屁股
“强词夺理的家伙,到底是谁在欺负谁”
某人在背上动了动,继科有瞬间的僵硬,直到宁宁又搂紧了他的脖子他才载着风雪继续前行。


今天晚上没有时间更文,趁着中午更了一小段。你们期待的礼服宁满意吗。😄😄





评论

热度(142)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