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遇见终不能幸免(十七章)

浣纱:

丁宁到的时候姚彦正在里面试婚纱,偌大的工作室只有她一个人,坐在等候区翻看着新一季时装发布会的杂志,聚光灯下的模特璀璨而耀眼,记得曾经有人说过乒乓球队的风采要靠她丁宁,女队穿裙子最好看的是她丁宁,然而曾经她都当是一笑而过的白话,那炸开的非主流发型,和那一次次自己都不忍直视的妆容,和自己心中清新灵动,衣袂飘飘的画风千差万别,她多少次也期待哪怕会有一次成为自己想像中的样子,可终究遇不到属于她的纱裙。可是她想不通的是如此那般的模样竟会让他谈及时双颊绯红,连自己看他那一段采访时都不禁有些羞耻。时光而逝,现在的她才明白他说的那句,“不管你如何变化,都是我心中最美的样子”
年少的我们总是把许多东西想得太复杂,最后为难的不过是自己罢了。

曾经的每次礼服都感觉是自己的灾难日,或许曾经不会太在意那些探究的目光,可是恋爱了终究希望自己会是最完美的样子。16年的时候国乒大火了,参加的活动也越来越多了,关注他们的不在只是球迷,网上流言四起,丁宁翻看着那些言论心里范着酸酸的醋意。在爱情里虽然与他人无关,但终究还是希望自己与他是众人眼中最般配的模样。
参加完国际乒联的颁奖典礼,球迷都惊诧于丁宁小女人的性感与魅力,可是终究不是她心里期待的自己。随着年终各种红毯走秀的邀请,丁宁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的时装发布会娇慎的对着对面的男人抱怨道
“张继科儿,为什么我就找不到属于自己的礼服,她们总是把我变成他们期望的样子。”
记得那时的张继科只是把她拥入怀中说
“你所有的样子都是我心中最美的风景”
她痴笑着说他透着大诗人的酸腐气息,却也忘了自己不愉快的情绪。
然后突然有一天她带着她去见了一个人,说是一个特别的设计师,曾经颁奖典礼也有专门的设计师,问了一大堆他们的爱好,却终究呈现的是与她心里背道而驰的设计理念。所以她不再想去表达她想要的童话。看着张继科兴高采烈的样子,她终究舍不得搏了他的兴致,准备好了对于自己喜好的说词,可是直到饭局结束那个优雅的女人除了与她聊那些她的小故事竞没有问任何她的要求。可是就是那样的谈天说地她却窥见了她所有的小心思。
在张继科带她去试礼服的时候她除了惊艳就是惊喜,一黑一白的两套礼服,完全是她少女心思最期待的样子。
她真诚的说着谢谢。而兰玉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男人说
“你该感谢你遇见了一个懂你的人”
那时丁宁以为兰玉说得是她自己,现在才发现懂她的人从来就守在身边布离不弃。

也是后来偶然和娜姐他们吃饭才知道张继科打听了多少人,上网查了多少资料,才找到那个以情感营销为特色的兰玉工作室。不难想象那个一向冷若冰霜的男人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和他敬而远之的圈子里的人交流的。

“宁宁,好久不见”
兴奋的声音有些高扬,丁宁从回忆中抽离,看着热情如火的兰玉也扬起了微笑。
“好久不见,兰玉姐”
“你啊,突然就跑美国去了,我都少了一个出色的模特,只有你能把我衣服的柔美与气场完美融合,那量身定制的婚纱一定会是我这半生最得意的作品。”
“婚纱?”宁宁有些疑惑的看着兰玉。
“对啊,他还没有告诉你啊?哎....”兰玉的话被张继科大力的推门声打断了。
“哎,继科也来了,我正和宁宁说起婚纱呢”
张继科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紧张,看着丁宁脸上的迷茫随即恢复正常。
“哦,听许昕提起过姚彦的婚纱确实漂亮”
兰玉疑惑的看了张继科一眼,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突然就有些明白。于是附和着说
“我精心的设计,怎能不惊艳”
丁宁开心的说“哇,我好期待彦彦的婚纱”
许昕和姚彦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宁宁真的被惊艳呆了。都说穿婚纱的那一刻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样子。
“姚胖,好漂亮啊”
宁宁抱着姚胖满是欣喜。
“那我嫁给你得了”
“好啊,我们私奔吧”
“喂,徒弟,我是不是要重新考虑一下是否要你当伴娘啊,万一拐走了我的新娘我可怎么办”
“师父,你有决定权吗?”丁宁满眼笑意的看着他,许昕突然感觉这阳光明媚的天气哂得慌。
“继科”大蟒努力的想寻找同盟,
谁知道张继科嫌弃的看了一眼他冷冷的吐出来两个字
“活该”
“我靠,张继科儿,你是不是兄弟”
“你订那几款伴娘服的时候就该知道你将沦为孤家寡人”张继科在许昕耳边咬牙切齿的说。
看着张继科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许昕突然就乐了。
“继科,想不想看看我徒弟穿伴娘服的样子”许昕故意加大了声音。丁宁望着他们一派“和谐”的样子忍不住对姚胖说“要不你嫁给我,婚礼留给他俩得了。”
姚胖认同的点点头,
许昕和张继科不约而同的打了一个寒战,互看了一眼对方,嫌弃的弹开了。

“伴娘服在哪,姚胖发给我的照片都好漂亮”
宁宁提起伴娘服也来了兴致。
“你那什么眼光,许瞎子眼神不好,我都不兴得说他,你这出趟国也深受美帝国荼毒了?那几块布哪里好看了”
张继科一下子跳出来反驳道。
“我...你那审美才是蜜汁搞笑”宁宁反驳道。
“张继科,这是新郎新娘和伴娘讨论婚礼的时候,你一个不当伴郎的外人没有资格参与,打哪来回哪去,我徒弟就是裹块布你也管不着。”
许昕挑衅的看着即将喷火的张继科,姚胖四处搜索着寻思着哪有安全通道待会好带着她家亲亲老公逃生。
丁宁也懒得在意喷火的张继科,转身从衣橱里取下一件香槟色的小礼服,这个不错,张继科看着前边大腿都遮不全的布料,努力的按耐着自己喷薄的怒气,直到丁宁把背面亮出来,张继科彻底暴走了,那薄如蚕翼的设计燃烧了他的理智。
一把夺过宁宁手里的礼服扔进橱窗里。
“许瞎子,伴郎我给你当,但是伴娘服我来订,免得到时候站在一起,被人连我的品位都一起嫌弃”
“张继科儿,你再说一遍,你想当就当啊,我还不乐意了呢”丁宁简直要抓狂。
“成交”许昕和姚彦异口同声的说。
“什么?”丁宁瞪大的眼睛看着心虚的两人。
“还有没有人权了”
宁宁抗议道。


评论

热度(156)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