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遇见终不能幸免(十八章)

浣纱:

晚上看了一场电影,本来想睡觉了,发现更文都成了习惯。有人说一件事坚持三个月就会成为习惯,从9月初第一次在贴吧写文到现在已经5个月了,时间真快流转得太快。很多👬从叶子的流年依然无恙,时光温暖如初,到人生若只如初见再到现在的遇见终不能幸免,都一路相伴,感激♥️。



“宁宁!”姚胖赶紧拉着丁宁撒娇。
“我不同意”丁宁故意忽视掉姚胖那楚楚可怜的表情,不断的告诉自己“丁宁,你不能同意那些丧权辱国的不平等条款。张继科挑得衣服能穿出去见人吗?”
“宁宁,你舍得我难过吗”姚胖凄楚的眼神盯得宁宁发毛。
“哎呀,好啦好啦,我没意见行了吧。”
“好勒,那你俩自己去选伴娘服吧”
姚胖瞬间嘻笑颜开的拉着许昕逃离战场。
“姚小胖,你丫得奥斯卡都该欠你个小金人吧。我上辈子到底作了什么孽,今生才遇见你们这些个人”
丁宁有些娇慎的瞪了张继科一眼。
“宁宁,这是对我的设计没有信心?”
看着一群人笑闹的兰玉适时的开口阻止了战火的蔓延。
“没有,兰玉姐的设计自然是极好的,我只是质疑某人的眼光,不对,眼光这东西他压根就没有”
叮咛有些挑衅的看着张继科。
“这话说得没错,不然我怎么会觉得你是这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张继科不紧不慢的一句话噎得丁宁满脸通红。
“哈哈,你俩还是那么有意思”
兰玉觉得这大概就是爱情最美好的样子,以真爱为主题的婚纱本身就是一件幸福的事。
“好了,大宝贝,来挑挑你的礼服吧”
兰玉哗啦一声拉开一个隔帘,顿时琳琅满目的礼物让整个屋子都散发着流光溢彩。
“哇,好漂亮啊”宁宁眼里流露出惊喜,大概这就是每个女人难以掩饰的天性。
宁宁双手抚过那或娇小可爱的短裙,或飘逸优雅的长裙
“好难选”
“所以说需要我帮你鉴赏”张继科走到她身边认真的打量着那些衣裙。
宁宁的白眼翻得那叫一个彻底。
“哎,这件好漂亮啊,简单大方”
丁宁挑出一条立领束腰的小短裙。
张继科看着能把整个脖子都完好包裹的绣花立领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着张继科的认可,丁宁兴高采烈的往身上比划,
“怎么样”
张继科看着裙摆离膝盖的距离忍不住皱起眉头。
“其实我觉得现在流行的裙子下面套个阔腿裤就挺好看的,韩剧里不是都那样穿吗?你不是爱追潮流吗?让兰玉姐给你配条裤子?”
丁宁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张继科儿,你见谁礼服下边还套裤子的?”
“我觉得挺好,你看就兰玉姐这种裤子,多修饰你的腿型啊”张继科认真的说着。
宁宁愤恨的转身把群子挂到衣橱里。继续挑着。
“这条也不错哎”
宁宁拿着一条及地的长裙展示给他们看。
继科打量着能遮住脚踝的长裙满意的点了点头,宁宁高兴的转身跑进试衣间。

看着关上门的丁宁,兰玉才转过头问继科
“宁宁是不知道吧?你们是出了什么问题?”
“放心,你的设计一定不会被辜负”
“我相信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掀开她的头纱”兰玉一副了然的表情。
随着丁宁开门的动作两人默契的停止了交谈。
“怎样好看吧”
丁宁在两人面前转了一个圈,粉色的长裙紧紧的包裹着宁宁的好身材,抹胸的设计较好的展现了宁宁日渐丰满的胸型。张继科有些口干舌燥的拿起旁边助理送来的早已冷却的咖啡一饮而尽。整个味蕾都被刺激着唤醒。他不自主的吞咽着口水。
“哇哦,果然我的礼服都是为你量身而订”兰玉欣赏的拉着宁宁转了一个圈。
“咳咳,这个这两天穿是不是太冷了点”
张继科打断了宁宁的自我欣赏。
“不劳你抄心,酒店有暖气”宁宁警告的瞪了一眼某人。
“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举行的是户外婚礼?兰玉姐有没有坎肩给她搭一个,暖和”
宁宁真想无视眼前这个审美缺陷的人。
“宁姐结婚时你穿外边那件衣服也行,毛绒绒的看着就挺温暖”
张继科无视宁宁的嫌弃继续说。
“张继科儿,你存心捣乱是吧,我穿这样在披个皮草,你到时候要不把道哥也带来我给抱怀里?我是在演北京贵妇吗?”
宁宁扶额。宁信有外星人也不能信张继科,满嘴跑火车。
“那不挺好的吗?”
继科笑着说。
“好你个大头鬼啊”宁宁气愤的转身走进更衣室,碰的一声把门关上。
张继科满眼宠溺的笑着。
“我想我的婚纱应该会合你的心意,哈哈”
兰玉打趣着张继科,真的好难得看到这个男人露出冷漠以外的表情。
“哎呀,遭了,我得赶紧打个电话让她们不要过来了”
兰玉刚拿出手机,助理就推着婚纱进来了。
兰玉有些焦急的让他们推出去,来不及说出来丁宁便打开门出来了。
气氛瞬间有些紧张。
“哇,兰玉姐,这婚纱好特别”
宁宁走过去打量着这套有着长长拽地水袖的婚纱。
“对啊,特别定制,当然与众不同,那个,小米把婚纱推走吧,待会客人要来看”
小米疑惑的把婚纱推出去,宁宁有些留恋的看着那套婚纱,虽然那是别人的嫁衣,却莫名的戳中她心中的柔软。
其实从小练球的他们注定和普通女孩子还是有些不同,胳膊的力量让她的上臂粗了一圈,所以她其实不喜欢抹胸无袖的设计,那一件婚纱水袖在手肘处开衩长长的摇曳在身后,一字肩的设计能完美的遮住有些圆润的肩头,却巧妙的裸露出性感的锁骨,只一眼甚至没有看清细节她便爱上那件别人的婚纱。

看着宁宁眼中的羡慕与不舍,继科暗暗的握了握自己垂在身侧的拳头。
“你还是看看伴娘服吧”张继科有些压抑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清冷。
“我知道我只能看伴娘服用不着你提醒,既然伴娘服要由你做主,那你自己选好了,我去看彦彦的婚纱”
丁宁从张继科的身边擦身而过,瞬间红了眼眶。



今天太晚了,写得也不多,凑合着看吧,晚安。

评论

热度(150)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