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遇见终不能幸免(二十一章)

浣纱:


写在文前
1有些梗不知道大家会不会都忘了,关于那个情侣号码,某人作总会被发现,所以一向好说话的宁宁才会在婚礼上无所不用的为难科子。
2关于电话掉了,因为后面的剧情
3关于婚礼,叶子是因为自己哥哥结婚的时候5点被拖了起来陪他疯就想写这么一段。
4关于昕彦的激动,大概这场婚礼真的等了太久,大概这场爱情真的不容易。

最后希望大家看文愉快。周末愉快。




丁宁安顿好兴奋过度的姚彦扶了扶自己的腰,姑奶奶真是太能折腾了,大概这场婚礼真是等了太久,所以才会有如此多的情绪。
小心翼翼的避开脚边的心形气球,感受着屋里喜气洋洋的氛围,她的公主终于嫁给了爱情。
电话铃声突兀的响起,宁宁皱着眉头有些慌乱的找着羽绒服口袋里的电话,凌晨两点谁还会给她打电话,紧张的看了一眼姚胖,还好依旧睡得香甜。宁宁握着电话走出了卧室。

瘫坐在沙发上,拿起依然闪烁的手机,死死的盯着那个跳跃的“我的张继科儿”的字样,指尖来回的滑动,却始终不敢按下接听键,这不是他废弃的号码么,这不是自己当成树洞吐槽的电话号码么,可是此刻心里却有个声音告诉她,“一定会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要发生了”
铃声持续的响着,显示着主人良好的耐心。
宁宁抬头望向正对面卧室门上大红的喜字,果断的低头按下了电话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熟悉的声音飘进耳朵,宁宁使劲的眨了眨眼睛,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声音。
“张继科儿?”她试探的叫着,怕又像是那些午夜梦醒后的空想罢了。
“从前的日子都远去,我也将有我的妻,我也会给她看照片,给她讲同桌的你,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你安慰爱哭的你....”
歌声依旧,仿佛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那呼吸里熟悉的叹息,一切都提醒着她这不是一场梦。
“张继科儿,你就是个混蛋”宁宁啪的挂掉电话。
抱着自己的膝盖她很想嚎啕大哭一场,看着满屋的喜气,终究隐忍着满眶的泪水,别人大喜的日子,落泪终归不是件好事。
“你想盘起谁的发,你想给谁做嫁衣,你又会给谁讲我们的故事”


张继科一路唱着歌,电话拽在手里摇摇晃晃,马龙周雨几个把两个醉鬼扶到房间,扔在床上,终于大出一口气。
“这两个家伙,我结婚,喝醉的是他俩,大蟒结婚,醉倒的还是他两个,要是哪天他和我妹子修成正果了估计得醉死”
马龙嫌弃的帮着方博周雨一起整理着明天接亲要用的东西。


早上5点的时候醉酒的两人都缓缓醒来。蹭蹭的跑到客厅。
“继科儿,你去把龙,和小雨他们叫起来,哥这都要娶媳妇了,哥几个还能睡那么香”大蟒有些手舞足蹈的在客厅蹦跶着。
继科揉了揉他睡眼惺忪的桃花眼,挨个的敲着客房的门。
“起床了,去接亲了”
张继科大声的吼着。周雨弟弟拉过旁边的被子捂着自己的耳朵。
“小雨乖,快起来,接新娘子了”
张继科掀开周雨弟弟的被子,把他拎了起来。
小雨怨念的坐在客厅里一边打着哈切一边吐槽到
“科哥又不是你结婚,激动个什么劲啊”
张继科把拎着的方博扔到沙发上说
“要是我结婚你们几个还会有机会睡觉?”
“我说你两得了,把我们折腾到两三点,自己到是睡好了,我们才刚闭上眼睛”马龙倒在小胖的身上有气无力的说。

“哎呀,赶紧的出发了”许昕赶着自己的兄弟出门。
“哎,我的手机呢”临出门时张继科忽然跑回客厅翻箱倒柜的找着。
“手机不在你手里吗?没睡醒呢,你这是”
“不是这个”
张继科把抱枕扔在了地上,又往客房跑去。
“喂,你操家呢”
许昕也跟着一起找了起来。
六个人几乎把房间翻了个遍也没有一点踪影。
“科哥,大概掉了”小胖看着继科乌云密布的脸小心翼翼的说着。
“走吧,大好的日子别为这些闹心”张继科站起来率先走了出去。
冬天五点的天空如泼墨的绸缎,挂着稀疏的点点星辰。街口卖小吃的小贩迎着风霜,锅里冒着腾腾热气。
马龙裹紧了大衣搓着双手
“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这天都还没亮的和你几个大男人压路玩,还是说我们要去姚胖家蹲墙角啊?”
“这不带你们吃个早餐吗”
大蟒领着几个人到了小吃摊。
“小伙子,这是还没有归家?”大叔亲切的问着。
“我们是要去娶媳妇?”张继科端着某人最爱的糯米粉团回答道。
“哟,娶媳妇呢,怪不得这么兴奋,这元宵送你们,希望你们都团团圆圆,和和美美”
“谢大叔”

几个人一路折腾天一亮就迫不及待的往姚胖家赶去。
“科子,我徒弟就交给你搞定了啊”大蟒安排着任务。
“我宁姐多好的人啊,她不忍心为难我们的,那一堆闺蜜里最容易搞定的估计就我宁姐”
“那我是不是该去准备点好吃的”张继科哈哈大笑。
一路闹着来到了姚胖家,大门紧紧的关着。
“兄弟们,上”大蟒拿着花大手一挥。
几个兄弟一拥而上的拍打着大门。
“宁姐快开门,科哥给你带好吃的了”小胖大声的吼着。里面传出了一阵哄笑。
“你们这是干嘛来了,又不是接我来的”
“老婆,彦彦,亲爱的,我接你来了”许昕扯着嗓子喊。
“光靠吼能有用啊,能不能有点实际的”
张继科拿过小胖手里的红包使劲的往里塞。
“科子,你倒是留两个啊?你是我徒弟放我这边的卧底吧?小胖,红包不能给你科哥了,待会我门都没进红包就全都跑你宁姐那去了”
一番斗智斗勇及红包轰炸后,终于打开了第一道大门,
看见宁宁的瞬间张继科眼里是掩不住的惊艳,心里想着还是不该给她穿这套,多少人垂涎着啊。
“哇,宁姐好漂亮”小胖感慨道。
冷飕飕的眼神掠过兄弟团,大蟒赶紧拉回小胖。
“胖啊,眼睛收好,别给哥哥我添乱了,我还想好好的结婚呢”
“昕哥,知道你之前训练队员的时候受伤了,我们也不为难你,让你的伴郎抱着我们的伴娘30个伸蹲,得看看你是不是有保护我家公主的能力不是”熊猫穿着小礼服笑着说。
丁宁翻了个白眼,这个在整我吗。
本着从软柿子丁宁下手的原则,小雨看着宁宁恳切的说
“科哥以前腰不好,宁姐了解的是吧?宁姐舍不得吧”
“小雨,你这话有歧义,别说的好像我现在和你科哥有什么似的,他现在腰好不好,我哪知道,既然他不行,那就方博来吧?方博的腰应该没伤过吧?”
“昕哥,我宁姐大概真是你情敌,平时多温柔啊”小胖感慨着。
张继科的一张脸变幻莫测。他瞄了一眼方博,又看着丁宁一字一句的说“对方博,你倒是了解”
“我的姑奶奶,我..我前几天闪着腰了”方博觉得自己真的会被这两人折腾死。
“既然你们都出题目了,我们不能不做啊,大蟒还得娶媳妇呢?来吧,委屈你了丁小姐,我抱着你做”
张继科走到丁宁身边,拿过客厅沙发上的毯子把她整个人裹着,丁宁有些意味不明的盯着他。
“别想太多,我只是觉得你太廋了,抱着一把骨头隔手”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张继科一下把丁宁打横抱起,还故意颠了一下,险些滑出去的宁宁本能的搂着张继科的脖子。
张继科府在她耳边咬耳朵“怎么,这会不和我装不熟了?搂这么紧不怕大家多想”
宁宁愤怒的瞪了他一眼,想松开手。
“我平衡感差,要是你没有搂好待会摔出去出丑可别怪我没给过你忠告”
丁宁满是怒气的把滑落的双手又攀上他的脖子。
张继科趁着弯腰下蹲的时候趴在宁宁耳边说“既然你这么想知道我这一年腰好不好,我晚上不防满足一下你的要求可好?”

评论

热度(168)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