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遇见终不能幸免(十五章)

浣纱:

这几天感冒了,想多更几章也没有精力,感谢大家对叶子的关心,天冷容易感冒,大家注意身体。




毕竟过年,要甜甜的,感觉这章写得有些啰嗦,脑子不太清醒不知道更了些啥,将就着看吧!😄😄










丁宁趴在餐桌上,看着张继科一块一块的把青椒喂进嘴里,心里想着“怎么能把青椒吃的这么优雅啊,这很不张继科啊”
“那我该是什么样子”张继科扬着嘴角满脸戏虐的看着丁宁,宁宁如受惊的小白兔捂着自己的嘴巴。暗暗懊悔怎么一不留神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宁宁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脸弄得惊慌失措。
“我...你吃完了...我去洗碗....”
宁宁端起桌上的盘子逃进厨房。
留下张继科一个人哈哈大笑。宁宁听着客厅里他轻快的笑声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他终于不再对她冷若冰霜,不在与她争锋相对。
水花流过修长的手指在洗碗池中渐起飞扬的水花,晶银的水珠飞渐在宁宁的衣服上,袖口处湿了一大片,突然一双大手伸到她纤细的手腕处,小心翼翼的挽起她的衣袖,宁宁看着自己白皙的皮肤上那抹对比鲜明的肤色满眼都是星星般的笑意。袖口高高的挽起,宁宁哼着不成曲的调子开心的继续洗碗,突然感觉张继科从身后轻轻的拥住她,宁宁顿时紧张得愣在原地,水依然哗哗的流着,而她手上握着碗忘记了接下来的动作。
温柔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耳畔,可疑的红晕从耳朵爬上整个脸颊。
“继科儿”带着些撒娇的味道挠得人心痒。
“嗯”张继科轻声的应着。
其实丁宁也不知道自己叫他干什么,只是不自觉的溜出了口。
“把围裙穿上,待会又嫌衣服上有油渍”
听到继科的声音宁宁低头一看才发现他手里拿着围裙,
张继科大掌拂过她的长发把围裙给她系上。整个过程张继科的手指有意无意的抚上她脖子上的肌肤,让丁宁绷紧了神经,手里的碗一次次打滑掉进水池里,扑通扑通的溅起满屋的水花,有些泡沫甚至沾到了发丝上。
几个盘子感觉洗了一个世纪,而直到丁宁洗完碗张继科的围裙才系上。
张继科弯下腰把宁宁洗好的碗一一放进厨柜里。
伸手想帮宁宁把围裙取下来。
“不要,我....那个...这天挺冷....这个挺暖和”
宁宁说完恨不得自己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懊恼的跑出厨房,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啊,丢死人了。

张继科跟着她走进客厅。一时间静谧的氛围有些诡异,宁宁红着脸说“那个天黑了,你...”
“放心,我不会打扰丁小姐,这就走”
看着又恢复冷漠的继科,丁宁懊悔的低着头。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不会讲话了。
继科拿起沙发上的衣服大步的向玄关走去。
宁宁急急的跟在后面拉着他的袖子说
“我是想问你,要不要留下来喝杯茶,有个朋友给我寄了一些尚好的西湖龙井”
丁宁眼神乱瞟着,时不时的偷瞄一眼张继科。
心里默默的念着“这不是我说的,不是我说的”
继科看着她的碎碎念宠溺的笑了。这傻丫头怕是现在还不知道只要一紧张就会把心里想的都念出来吧。
“傻站着干嘛,去泡茶啊”
“啊,哦,马上去”
丁宁蹦蹦跳跳的去取茶叶,其实这茶是她托朋友找了好久才在一个龙井收藏家那买到的,因为张继科对茶有着特殊的执着,以前两人闲暇的时光就是她谈天说地他静静的煮茶。在美国的这一年她专程的买了一套茶具,想他的时候就自己煮一壶茶,看茶叶翻卷,让波动的心慢慢归于平静。那时的心情就如同沏泡在温热的茶水中。
张继科看着丁宁熟练的摆放茶具,放茶,加水,过滤,加水,整个煮茶的过程优雅而从容,而那些曾经的日子,她只会耐在他身边捣乱撒娇。
丁宁把一杯热气腾腾的茶递给张继科


“尝尝,也不知道我这技术会不会破坏茶的味道”
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满是期待,张继科轻轻的抿了一口。瞬间优雅清香,唇齿间都淡然留香,
就这一杯小小的茶却忽然温润了那些记忆,往日一幕幕浮现,就像这茶其实是对春天记忆的收藏,但就是这寒冷的冬天入口也可以感受春日慵懒的阳光,每一段时光就是一记特殊的编码,不管是喜是伤,都楔刻成磁片,在某时某地某个场景,又重现,才发现流年似水,心境依然如初。
“怎么样啊,你倒是给个反应啊”
丁宁看着他一直的沉默忍不住追问。
“还有待提高”
张继科放下茶杯,接过她手里的茶具又替她煮了一杯。
夜色越来越浓,月亮悄悄的躲进了暮色里,星星也都睡了。
“谢谢你的茶,我该回去了”
张继科站起来向丁宁告别。
“继科儿,那个,很晚了,你家到我这得绕半个城呢,要不你就在这将就一晚吧”
继科晦暗不明的盯着丁宁。
“那个,你别误会,我是怕你太累,开车不安全。”宁宁红着脸赶紧解释。
“大晚上一个人回家,我习惯了”
宁宁突然感觉他转身的那个瞬间拢上了一层浓浓的悲伤。
“我包还在你办公室,你明天顺便把我也带去你公司吧,住我这方便,这有客房”
丁宁感觉自己的脸肯定爆红了。
“好吧,那打扰你了”
张继科转身向卧室走去。
看着张继科径直往里走,宁宁急了“继科儿,那是我的房间”
继科转过头看了她一眼。
宁宁红着脸说“你要是喜欢这间,你就住吧”
张继科死死的盯着她
“我...我住客房”
“和我呆在一起有这么紧张害怕?那么把我留下来干什么”
“不是这样的”宁宁挫败的靠在墙上。
“我只是进去拿个睡衣,对了,我的睡衣还在吗?”
“在,我去给你拿。”
丁宁一溜烟的跑进卧室,继科不紧不慢的跟着。丁宁打开衣柜的门,他的睡衣和她的卡通睡衣紧紧的挨在一块。宁宁拿出来放在床上。
宁宁看着张继科欲言又止满脸憋得通红,“那个....这个....”
继科也不催她,好像很期待她接下来的话。
宁宁深吸一口气,一副誓死如归的样子


“那个,你的那个内裤就放在原来的位子,你自己打开拿”
看着某人红得滴血的脸,他突然又起了逗她的心思。
“那么久了,我哪还记得你放哪”
宁宁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快速的打开下面的抽屉把脸偏向一边
“快点拿了出去”
继科眼神晦暗的盯着抽屉,宁宁见他半天没有反应转头一看,差点跌倒,“天啊,她怎么忘了自己的内衣内裤还放在旁边”
“看什么看,不认识自己的啊”宁宁随手拿出一条扔给他。
“你快出去,我要洗澡了”
宁宁把继科推着向外走去。
在宁宁刚想关门的时候,继科幽幽的飘来一句“你这品味还是一如既往的特别啊”
宁宁碰的一声关上门,把他的大笑关在门外面,双手捂住自己的脸“真是太丢人了”





评论

热度(133)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