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流年半夏(上篇)

浣纱:

叶子是不是回来的特别快,如此火热的天气休假真的不适合出门,所以更更文,磕磕科宁挺好


上一篇文呢有很多小仙女很用心的文评,叶子很开心,也很感动,好多文评写的比我文精彩。所以这个小故事送给你们。就像我愿意在这里写文的初衷,有些故事就该说给懂得人听。


这个故事呢时间线有些模糊,大家不要太较真,每次的风格都跑偏,那么这次我们就从最开始篇吧。希望大家会喜欢吧。






“阴天,傍晚,车窗外,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向左,向右向前看,爱要拐几个弯才来,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狭小的空间里,手机铃声孜孜不倦的响着,留着刺猬头的女孩子一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在包里摸索着,地下车库狭窄的过道以及转角让女孩的额头渗出密密的冷汗。持续的手机铃声让本就烦躁的女孩更加的焦躁,


抽出包里胡乱摸索的手,带着委屈与赌气的小脾气一脚踩在刹车上,“吱嘎”一声巨响,跑车与地面尖锐的摩擦声清晰的回荡在停车场。


“我去,我这么龟速的刹车居然会有这么大动静啊,吓死个人了”拍拍自己的胸口安慰着自己,却没看见后面差一点就撞上来的那辆车的主人杀死人的眼神。拿过旁边大大的运动背包把藏在角落的手机翻出来,接通电话完全不给对方讲话的机会就是一顿委屈的控诉


“臭姚胖啊,你说你们这停车场的设计者是不是有毛病啊,这么窄的车道,弯道还那么急,读书的时候道路设计空间构造没学好是吧”


“喂,丁小宁,打你半天电话不接,这乱七八糟的说啥呢,你现在在哪啊,上车了没有”


“我在你家楼下的停车场呢,我这一身的汗啊”


“要死了,丁小宁,你居然敢自己开车过来,嫌自己命太硬是吧,就你那把直线能开成波浪线的技术还敢独自上路,你心多大啊还好意思嫌路窄,足球场都不够你开”姚胖噼里啪啦的一通臭骂。


丁小宁捂着耳朵手机拿的远远的,“姚小胖,注意形象,你这悍妇的形象,好不容易遇见一个眼神不好的,别回头就被吓跑了”


“你找死是吧,回头我收拾你,用行动给你诠释一下悍妇这个名词的正确解释”


“哎呀,姚小胖,你还凶我,都怪你和我师父,没事把房子找那么远干嘛,还没有公交车,出租车又进不来,我能怎么办啊,我总不能真的踩个滑板车过来吧,我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来庆祝你们搬进爱的小巢,你还凶我”


“得得得,我错了啊,你上来没有啊”姚小胖投降,丁宁这小妮子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配上委委屈屈的表情真狠不下心。


“上来啥啊,我这车还没停进去呢,正停在路边和你打电话不是,姚小胖,你们这小区有没有变态啊,我后面的那辆车从小区外面就一直跟在我身后,我快他快,我慢他也慢,连我走的波浪线他都粘贴复制了,我这停着不走了他也停下来了,你看tvb电视里不是经常有那种变态在停车场挑单身女性下手,怎么办啊,好恐怖”丁宁一边脑海里幻想着tvb经典变态杀手作案画面一面小心翼翼的瞄着后面没有任何动静的车。


“让你少追星少看电视剧,你脑袋里都是啥啊,算了,你呆在那别动,我让昕哥下来接你”


“怎么,我徒弟自己开车来的?这一路得祸害多少人啊,哈哈”


“别闹了,你下去接一下她,就宁宁那倒车入库的水平,我怕明天周围邻居集体投诉我们”


“我这锅里做着菜呢,科子应该到了,我让他去看看”


许昕回屋拿出电话拨给了张继科。


“喂,科子,你今天的速度怎么这么慢啊,不是你风格啊”


“我靠,一说就来气,出门没看黄历我今天,遇见一“车神”,这不现在堵在停车场呢”张继科明显压抑的怒火连远在电话那头的许昕都咯噔了一下。


“那啥,科子啊,丁宁现在也在停车场,她不太会停车,你要不帮帮她,怎么说你俩以前也配过混双,那个她电话我发你啊,喂喂。。。”


许昕看着突然断掉的电话想地下停车场信号真不好。


这边丁宁乖乖的听着姚胖的话等待救援,突然车窗扣扣扣的被敲了三下,那有节奏的响声在这空旷的停车场特别诡异,丁宁反射性的捂着自己的眼睛。“扣扣扣”又是三下。丁宁的心里一惊。


“合着这是有规律的暗号啊”丁宁胆战心惊的摸索的电话打算像姚胖求救,刚拿起电话,外面传来一声怒吼“丁宁,你给我把车门打开”


电话瞬间掉落在车厢里,丁宁怯生生的看着窗外,一张放大的俊颜突兀的出现在眼前,那有些扭曲的五官看得出来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现在变态都长这么帅了?就这样的站哪也有人往上扑啊”丁宁纳闷的想着恐惧的心情也烟消云散,惊觉于自己的神游,宁宁使劲的敲了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的说“”所以颜控是病得治”


车窗外的叩击声变得剧烈而持久,丁宁怯生生的望过去,突然觉得眉宇间是说不出的熟悉


“啊,吓死我了,张继科儿,你怎么在这”出声的同时摇下了车窗。


看到张继科黑成碳的脸,大有山雨雨来风满楼的征兆,宁宁怯怯的想此时把车窗摇起来可还来的及。


“我说你坐半天在里面干嘛呢,是为汗颜自己的神技,吐丝,做茧把自己藏起来啊”


“张继科儿,一个大男人嘴巴要不要这么毒,好歹也是配过混双的,以后说不定还要做搭档呢,你这样就不羞愧”宁宁气呼呼的探出脑袋狠狠的瞪着张继科。


“别别,你这神一样的搭档我要不起”


“张继科儿,你给我等着,我丁宁啥都没有就有毅力,我一定要成为你的混双搭档”


“你可绕了我吧,今天我已经切身的体会到真爱生命远离丁宁的真谛了,你给我下车,你是要堵在这被围观是吧,我可没那个嗜好”


张继科打开车门,有些粗鲁的把丁宁拉下来,丁宁踉跄得一拐差点摔出去,张继科一踩油门,车子贴着丁宁呼啸而过。


“张继科儿,你丫的混蛋,你个没风度的家伙,会开车了不起啊,你以为你倒车的动作很帅啊,谁还不会开车咋的,我卡丁车开得绝对比你溜”丁宁摸摸惊魂未定的自己扯着嗓子骂道。


“我说你一个国家乒乓球队的队员,鬼喊鬼叫的不怕影响队里的形象,虽然你存在的本身就破坏了队里的形象,但也不能自暴自弃”停好车踱步过来的张继科靠近丁宁气定神闲的吐槽到。


“我靠,我彻底收回你是体坛前三的男神的鬼话,你丫就是一彻头彻尾的屌丝,哼”丁宁气得跺脚。


“小朋友,希望你继续保持你的审美,别丢了唯一的优点”张继科跨进自己的车子扬长而去。这被堵着一上午的怨气似乎也没有那么糟糕。


“你才是小朋友呢,什么眼神啊,猥琐,胸大才女人啊,谁还没有胸是的”丁宁故意挺了挺胸,随即才反应过来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抱着自己,“哎哟,丁宁,你在干什么,别是被那个神经病气傻了是吧”


丁宁大步的走向电梯,电梯门叮得一声,丁宁走进去,看着不远去走来的张继科,丁宁按着电梯等着他,张继科小跑着过来,心里想着这小丫头还算有良心。眼看就要到了,丁宁松开手按了关门键,并无比礼貌的对着张继科说“搭档,不好意思手滑了,你慢慢等啊”


看着电梯在自己眼前关上,隔绝了丁宁那张笑得无比幸灾乐祸的脸,张继科气得咬牙,所以这世界上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燥热的空气让张继科有些烦躁,看着电梯还在20楼并每一层都停留突然就笑了。


“这丫头还好意思说自己女人,这行为真的三岁不能在多了,幼稚不死你啊丁小宁”


丁宁哼着小曲抱着打开门的姚胖“姚胖,我能好好的见着你真不容易啊”


“你还好好意提,皮痒了是吧”姚胖宠溺的给了丁宁一个爆栗。


“哎,张继科呢,没和你一起上来啊”姚胖看着空荡荡的楼道疑惑的看着丁宁。


“那个,刚刚电梯里人太多了,他进来就超重了,谁让他最近长胖了呢,中午都要回家吃饭嘛,人多,嘿嘿”丁宁有些心虚的说。


“拉倒吧你,胡扯,就算超重也该你出去啊,女队最重可不是虚的”


“找死啊你”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跑进屋里,姚胖一边给丁宁拿拖鞋,一边有些凝重的说“宁宁啊,那个你没事别惹继科啊,昕哥说他从省队回来变了很多,以前日天日地的藏獒变得异常的沉默了,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了,他心里的伤怕是还没痊愈”


“就他那样还创伤,还小心翼翼,嘴那么毒”宁宁小声嘀咕着。


“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姚胖又是一记暴栗。


“我说我以后都顺着他,不惹他生气,不和他计较”


“这还差不多”


满屋的香气让作为吃货的丁小宁瞬间把所有的不快都抛到九霄云外。


“哇,师父,你真的是被乒乓球耽误的超级厨师啊,这菜色绝对大师级的水平啊”丁宁眼巴巴的望着那一桌子的佳肴。


“就你嘴甜,等继科上来咱们就开饭啊”


“哎呀,张继科儿怎么这么慢啊,属蚂蚁的啊”


“我为什么这么慢你不知道”姗姗来迟的张继科带着挑衅的痞笑看着丁宁。


“那个,那个我去拿碗筷”理亏的某人风风火火的溜进厨房。


饭桌上丁宁和姚胖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许昕宠溺的笑着,张继科觉得这样轻松的氛围让自己这段时间压抑的心情也变得很轻松。除了许昕,他和对面的两个女孩子都不算太熟,虽然和丁宁短暂的配过一次混双,但是那时的自己心比天高,不屑于混双,更懒得与其他人有太多的交流,一个自我的人注定只能是孤独的,后来退回省队,拼了命的打回来,那股子孤傲的心劲多少也被磨灭了一些,所以现在的他更难靠近。其实他也很惊讶自己今天和她的那一系类的事情。大概她清澈的眼睛会让人忍不住撕裂自己的伪装吧。


难得的一个不用训练的周末,就像无数不用上学的学生一样,无比的雀跃,即便是站在世界的比赛场上他们依旧还只是青春的少年。丁宁和姚胖抱着零食在沙发上刷着偶像剧,张继科许昕抱着游戏机打得异常激烈。丁宁和姚彦心血来潮的时候非要去玩上两把,当然两位男生无所谓的表示,没关系反正两人都坑,只是看谁更坑而已,所以丁宁理所当然的被冠以了游戏黑洞的美称,姚胖沾沾自喜自己打游戏得天赋,而方博周雨隔着网线骂骂咧咧的吐槽着这边坑队友的猪队友。


晚饭过后的丁宁依依不舍的离开姚彦的家,许昕无情的吐槽道,“你俩不要弄得像是生离死别,明天晚上就又回宿舍了好吧,连体婴都没有你俩腻歪,我怀疑自己有个假的女朋友”


“我还是爱你的”姚胖在许大蟒的脸上亲了一口。


丁宁拽着张继科的手表示没眼看,要感觉撤离大型虐狗现场。


在姚胖的强烈威胁下丁宁坐上了张继科的车,一路上有些沉默,一向有些闹腾的丁宁有些不自在,偷偷的看着张继科的侧脸,丁宁想大概真的如姚胖所说,他心里有伤,不然怎么整个人都有着生人勿近的气场。


张继科很少和女孩子单独呆在一起,他的世界就只有乒乓球,所以并不擅长聊天的他只能让氛围变得更加的古怪。


下车的时候丁宁鬼使神猜的开口说“张继科儿,有没有人告诉你其实你挺厉害的,能重新打回来就已经赢了,其实他们都太小心翼翼了,你是强者啊,不需要同情与怜悯,只要相信你一定能站在世界最高的领奖台上就好,而我就这么坚信你能行。”


面对丁宁突然起来的一段话继科有些吃惊也有些惊喜,他思考着自己该怎么回应,而那个女孩却匆忙的打开车门落荒而逃。看着她的背影张继科扬着嘴角,他说“谢谢你丁宁,我现在真的需要被信任,谁没有低谷的时候,只有弱者才需要同情,我们一起加油吧,总有一天能亲手让五星红旗升起”


再次在队里碰到的时候张继科似乎并没有多少的友好分给丁宁,一个面无表情的点头算是擦肩而过时的问候,丁宁想这个人真是冷得可以啊。


那时候的张继科球练得特别凶,虽然并不是特别被看好,不是重点培养的主心骨,但是他却凭着自己的实力在全锦赛中以全胜的战绩帮助解放军队获得冠军而暂露头角。


而那时候的丁宁还整天处在输了球别张怡宁狠狠的教育当中,国兵从来不缺天才少女,所以她就显得平平无奇,她不知道为什么宁姐对她有那么大的自信,但她想一场一场的打好就行,这样她就能一步步靠近那个梦想的舞台。


09年亚锦赛,选混双的搭档的时候,教练组征询了他们的意见,男队那边张继科,女队似乎很少有人愿意和他配混双,因为他自带的气场让很多人有压迫感和距离感,很难和他产生默契,而他本身也不看重混双,所以没有人愿意为了一块没有多大希望的牌去辛苦奋斗。


丁宁回答教练组她同意的时候其实也算意料之外的意料之中,她本就是比较乖的女孩。有大局观念。所以当张继科看见自己的混双搭档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刻的震惊,他突然就想到那个在停车场里对他喊着“张继科我一定会成为你的混双搭”的倔强模样。


他有些别扭的伸出手说“搭档你好,我是张继科,训练的时候请多指教”






 



评论

热度(133)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