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暗香浮动若蔷薇(第十章)

浣纱:

说好的11点叶子可是很守时的哦,惜惜来和大家说晚安。❤️




夜色渐浓,惜惜和慕慕的睡意也渐渐袭来,本来挺闹腾的小丫头慵懒的趴在丁宁的怀里开始闹觉。宁宁抱着惜惜推开张继科的卧室的门,把外面的喧嚣隔绝开来,大概是环境的陌生小家伙总是不肯闭上眼睛,哼哼唧唧的吵闹着。张继科推门而入的时候宁宁正抱着惜惜在来回的走动着,她轻轻的哼着摇篮曲,慈爱的眼神有着妈妈的温柔,其实她早已不是那个总是吼着逆战,唱着海空天空大大咧咧的假小子了。


“你怎么进来了?”听见开门声丁宁回过头问道。


“很晚了,他们也都散了,都已经过了通宵达旦玩乐的年纪不是?”张继科靠近宁宁看着依然闹腾着不肯睡觉的惜惜。伸手把她抱了过来。看着丁宁锤着自己的手臂,继科关切的问


“手酸了?歇会吧,看不出来这小丫头长得挺壮啊”


“我是抱得太少了,习惯了就不累了,姚胖带两个孩子真的挺辛苦的,以后我有空的时候多抱抱就好”丁宁坐在床上若有所思的说。


“别人的孩子在可爱你也不能整天抱着啊,让自己那么辛苦干嘛,你不是说想去读书旅游看世界吗?现在一般的比赛咱们也不用参加,有空就多出去走走吧,等到2020的时候该又是浴血奋战的一年。”张继科把惜惜抱在怀里来回的走着。


“哎,我不是。。。我。。。”丁宁有些语无伦次。


“你急什么?”继科邹着眉头看着丁宁急切的想表达什么。


“张继科儿,你不是特别喜欢惜惜吗?让你多去看看她你怎么还不乐意了?”丁宁暗暗的生着闷气。


“我喜欢惜惜没错啊,可是我仔细的想了你说的话,我好像对于惜惜过于的宠爱了,对果儿都没有这样过,她毕竟也是别人的女儿我这样确实不太好”


“我说什么了,我什么时候让你不要那么爱惜惜的,你应该爱她的,你不能和对其孩子一样对她,她和果儿不一样,你。。。。我们要好好的爱她。。。我”宁宁急切的反驳着张继科。


“你怎么了,你最近很奇怪,我对惜惜好你也生气,对惜惜不好你更要生气,还有惜惜和果儿哪里不一样都是我最好的朋友的孩子,都叫我科爸”张继科紧紧的盯着宁宁。


“我。。。我。。。。。随便你爱对谁好就对谁好”丁宁红着眼眶从床上跳起来,推开张继科跑了出去。


客厅里的喧嚣早已经散去,姚胖抱着睡着的慕慕坐在沙发上,许昕在一旁收拾着东西。


姚彦看着红着眼睛的丁宁,站起来问道“怎么啦”


“没事,你就当我一个人没事瞎折腾”丁宁走过去帮着收拾东西。


张继科抱着惜惜也跟着出来。


姚胖的眼神在两人之间流转。


“很晚了,要不你们都在这将就一晚吧,孩子好不容易睡着,不要再出去折腾了。楼上有客房,钟点工有定期来打扫过。”丁宁偷偷的瞄着张继科看不清他的情绪。


“我们没有问题啊,可是惜惜不行,小丫头也不知道随了哪个神经病,洁癖得要命,要单独睡自己的床,小不点大的孩子把处女座的性格发挥得淋漓尽致”姚胖有些怨念的看着丁宁和张继科。


“我又没有洁癖”丁宁赶紧讨好解释。


“你有洁癖她也不随你啊,难道我有洁癖她还谁的我啊?他俩那么乱七八糟的大概惜惜基因变异”张继科身子挡着宁宁,对上姚胖的眼神怼道。


“你才基因变异呢”两道声音前后夹击。张继科看了看姚胖又望了望身后的丁宁,对着大蟒挑眉“女人真惹不起”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丁宁假意的咳嗽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那我们赶紧走吧,宁宁你抱一下惜惜,你晚上就住我家吧”姚胖示意大蟒拿东西。


“算了,太折腾了,我这有一个房间适合惜惜住的”张继科也不理会他们的疑惑,抱着惜惜上了楼。丁宁和姚胖对看一眼,默契的跟在他身后。


在二楼的尽头处张继科推开了一扇门,丁宁好奇的望了进去。瞬间捂住自己的嘴巴怕自己惊讶出声音来。


淡蓝色的房间中央有一张粉丝的公主床,床边有用积木搭建的城堡,各种可爱的玩偶放在沙发上,橱窗里放着全套的故事书。而墙上绘着一个拿着魔法棒的天使,但是她只有一直翅膀,那一只3+3+1的荣誉与希望的翅膀,栩栩如生,似乎在等待着另一只翅膀的出现,然后展翅高飞。


姚胖和许昕也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张继科小心翼翼的把惜惜放在公主床上,敏感的小家伙脱离了温暖的怀抱瞬间皱起眉头,咧着嘴就要哭出来。张继科一只手轻轻的拍着惜惜,一只手摇动着公主床。很快小家伙便甜甜的睡去。张继科亲亲的在她脸上一吻。


“晚安,我的小公主”


留着床头灯,轻轻的退出房间。看着门外依旧石化的某人,张继科并不打算解释些什么,他说“很晚了,早点休息吧,我睡惜惜旁边的沙发上吧,宁宁睡我的房间”


“晚上惜惜饿了,你一个人能搞得定吗?”宁宁有些担心的问。


“要不你也睡惜惜旁边吧,那边不是还有一个大沙发么,足够你俩睡了,可别饿着我闺女”姚胖把丁宁推到张继科身边说。


“我。。。”丁宁看着大家都望着自己,脸颊突然有些发烫,低声的说“那个,两个人总比一个人照顾得好”


张继科并没有说什么,转身走进了儿童房,丁宁吐吐舌头也跟着走了进去。姚胖狡黠的笑着被许大蟒拥着回了客房。


宁宁有些局促的站在房间里。


张继科看着坐立难安的她说“房间里有浴室,你去洗漱吧,等一下我帮你拿个睡衣”看着张继科转身出去,丁宁张着嘴巴来不及说话,她其实想说将就一晚上就行,再说他的睡衣她哪能穿得上。


丁宁环顾了一下整个儿童房,看着睡得香香的惜惜觉得整颗心都被填满了。等她洗漱出来的时候张继科已经回来了,“给你,换上吧,睡觉会舒服些”丁宁看着张继科手上的女款睡衣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


“我不要,我也有洁癖”丁宁赌气的把衣服扔给她。


“新的,这里没有其他女人的东西”张继科把衣服塞给丁宁,然后把丁宁睡的沙发推到靠墙的地方,把毯子铺到上面,丁宁看着认真铺床张继科自言自语的说“你倒是会照顾女孩子啊”


有些赌气的故意从他身边挤过去,胳膊狠狠的撞了他一下溜进卫生间去。


张继科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宠溺的望着洗手间的方向。想着某猫晚上火锅吃得特别欢,张继科又默默的走出房间给她煮了一杯牛奶。


丁宁气呼呼的把睡衣粗鲁的套在身上,,对着镜子才发现这是去年La Perla的新款睡衣,当时自己还和姚胖讨论来着,说这个品牌能把性感与可爱完美的结合到一起,优雅又不失随性。张继科儿挺会买的啊,倒是挺懂的啊?宁宁有些咬牙切齿的想。


宁宁推开门的时候张继科正在看杂志,丁宁瞪了他一眼。


“把牛奶喝了”


“我不要”


“惜惜都比你听话”张继科无奈的放下杂志走过来把牛奶递给她。


“半夜你胃痛的时候我可照顾不了两个小祖宗”张继科一副你不喝我就不走的架势。丁宁接过牛奶,握在手心,暖暖的温度隔着被子传到掌心,她盘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张继科说“挺懂女人的嘛?睡衣品牌这么了解?”


张继科听着某人阴阳怪气的话扬着嘴角说“这个我现在还真不懂,不过是曾经听见过某人和姚胖谈论过”


丁宁反应了几秒才愤懑的说“你不是和许昕在打游戏么?啊啊,你们也太羞耻了,偷听女孩子的私房话”


“我想不听都不行好吧,你俩谈得那么肆无忌惮,我再听不见一点不是对不起你俩的大嗓门”


“你无耻,啊啊,我睡觉了”丁宁钻进被子里,捂着脸,却怎么也掩藏不了脸上的热度。


“当时她和姚胖讨论什么来着,是不是还讨论了内衣,这也太丢人了吧。”宁宁默默的哀嚎着。


张继科看着某人娇羞的样子,某些画面一下子又出现在脑海里,我是不是该继续配合你的演出,还是该让这出戏落幕。




 


 


 


 



评论

热度(192)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