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暗香浮动若蔷薇(第十七章)

浣纱:

好久不见,想惜惜吗?
明天又能听到科科的歌声特别开心!
答应某位小仙女的文,不知道还满意不满意!



做了一下午小饼干的惜惜终于困了,坐在儿童椅里昏昏欲睡,张继科小心翼翼的把惜惜抱出来,丁宁收拾好惜惜散乱的奶瓶玩具跟在继科身边小声的和凯凯道别。入夏的晚风带着热浪袭来,丁宁皱了皱眉头,张继科看着她的小动作偷偷的笑着还是那个怕热的小女生。把惜惜塞到她怀里,把她推进凯哥的甜品屋,张继科独自踏着热浪去取车。张继科坐在车里摇下车窗散去烦闷的空气,然后打开冷气,凉爽的空气中带着淡淡Burberry . MY的味道,张继科这才满意的启动车子滑进夕阳里。对于这款香水当初丁宁是情有独钟,继科一度好奇这香水有着怎样的魔力让百变的她如此专一,她说那是属于丁宁的味道,直到宁宁离开后的某一天他陪他家太后逛商场的时候偶然看到那款香水的售价赫然标着1445,原来那是带着张继科烙印的味道,他想当时他的表情应该有些精彩以至于他家太后连商场都不敢逛了,拉着他回家。那时他便明白她对他的爱大抵不会比自己少,只是他们选择了同样的方式去守护自己的爱情。后来他的每一款车上都放着这一款香水,有些像甜糯的水果的味道就像丁宁一样甜美的香气。
车子平稳的停在甜品屋前,不出所料的看见她趴在窗边的玻璃上望着门口,然后露出大大的笑容雀跃的奔出甜品屋,只是因为怀里的惜惜而在迫切中多了一丝稳重。张继科大步的走到门口单手接过她怀里的惜惜,右手自然的与她十指紧扣牵着她离去。
这一夜依旧好眠,早晨张继科是被怀里使坏的惜惜弄醒的,眼睛上痒痒的触感,还有怀里咯咯咯的笑声,张继科睁开自己睡醒惺忪的桃花眼,捉住胡作非为的小手。“科爸是小懒猪”来自于小公主的嘲笑。
张继科满眼的笑意用清晨新冒的胡渣渣着惜惜的手心。
“咯咯咯,宁宁妈咪,科爸是坏人”小家伙挣脱的向床尾爬去。
“小丫头学会告状了”张继科把半个身子还在睡袋里的惜惜捞回怀里,丁宁推开门把父女俩踢落的被单捡起来叠好,满是宠溺的说,科三岁和柯一岁起床吃早餐了。惜惜躲进张继科的怀里假装闭上眼睛说
“惜惜睡着了要宁妈亲亲才能起来”
张继科偷偷的对着怀里的小家伙竖起大拇指,小丫头套路可以啊,于是也跟着闭上眼睛,
说“惜惜说得对,科科也睡着了,要宁宁亲亲才能起来”
丁宁汗颜,“张继科儿你们父女俩还能不能好好的”
床上的两人故意闭紧眼睛一副不听不听就要 亲亲的架势。丁宁好笑的拍了拍惜惜的屁股在她的小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然后红着脸快速的在继科的脸上亲了一口。惜惜瞪着她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两人,丁宁不好意思的一拳敲在张继科的胸口上娇慎的说“张继科儿起床了”
看着满脸娇羞的小女人张继科心情舒适的抱着惜惜到洗漱间洗脸刷牙,当初笨拙的奶爸如今已然十分熟练了。
吃过早餐张继科要去自己的公司,惜惜抱着张继科的小腿嘟着嘴巴。
“惜惜乖,科爸晚上回家陪你玩好吧”张继科蹲下来哄着。
惜惜依然不撒手,丁宁走过来笑着说“惜惜乖,科爸是出去工作挣钱钱给你买好吃的”
惜惜扑闪着大眼睛冒着红心,慢慢的松开手,丁宁趁机把她抱进怀里。
“小吃货果然和某猫一样没良心”张继科刮了一下惜惜的鼻子带着所有的好心情出门。丁宁抱着惜惜站在玄关处看着低头穿鞋的张继科嘱咐道“开车小心点,慢点开”
“遵命”丁宁被继科的搞怪样子逗乐了。
张继科刚一出门惜惜哇的一声就哭了“想科爸陪我玩”
“哎哟,我的小祖宗,不哭,爸爸晚上就回家了啊,妈咪陪着你”丁宁抱着惜惜在客厅里来回的走着哄着。
一上午宁宁陪着惜惜在家里的城堡乐园里搭积木画画玩游戏。宁宁试探着说“惜惜不要叫我宁妈,就叫我妈妈好不好”
惜惜满脸扑闪着她波光粼粼的眼睛望着宁宁,那样天真的模样让宁宁有些愧疚,宁宁沮丧的低下头,虽然惜惜并不知道妈妈和宁妈的意义,但是浓浓的失落感还是袭击了她整个人,突然有些说不出的悲伤难过。宁宁强撑起笑容说,“没关系,惜惜想叫什么都可以,来宁宁妈咪教你画叮当猫好不好?”
细碎的长发散落在前额,遮住了她失落的眼神。右手握着彩色笔仔细的画着一个不太规则的圆。。
“妈妈”甜甜糯糯的声音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耳边,萦绕在心上,宁宁握着笔的手在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掩饰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滴滴答答的滴在画纸上。
“妈妈不哭,惜惜乖”惜惜笨拙的伸着手去擦宁宁的眼泪。
宁宁紧紧的把惜惜搂紧怀里“惜惜很乖,妈妈的惜惜很棒”
得到表扬的小家伙眉开眼笑。宁宁想这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大概就是这一声妈妈。
要到中午的时候惜惜闹着饿了,丁宁端出温着的虾仁粥小心翼翼的喂给她,突兀的门铃响起,宁宁放下见底的空碗说“惜惜有客人来了,我们去开门”
小家伙飞奔着跑在前面,宁宁打开门,脸上的笑容有一瞬间的僵硬。惜惜拉着她的长裙奶声奶气的问道
“宁宁妈咪,漂亮奶奶是谁”
丁宁尴尬的对着科妈笑笑说“那个,阿姨,这天挺热的,您一个人过来挺辛苦的吧,怎么不让继科去接您”
“我们家继科已经够辛苦了,我可不想再去折腾他,他这半年已经折腾得够呛,我这当妈的再不心疼一下谁会在乎他苦不苦”
宁宁的笑容僵在脸上,这样的科妈让她有些手无足惜,以前总是笑意盈盈的拉着她问东问西,做各种好吃的无限宠溺她的人突然这样冷着脸盯着她,她真的应付不来,虽然想过再见面她一定会生气,但是真到这一刻了,她发现科妈的冷眼冷语还是狠狠的戳着她的心。宁宁提醒着自己这些事该自己受的,不要难过。指尖陷入掌心的疼痛才让她的心没有那么痛苦。
“阿姨进来坐吧,外面热”宁宁小心翼翼的让开门,科妈走进客厅环顾着满是童趣的客厅,一个小家伙蹭到腿边,满眼好奇的看着她说“漂亮奶奶好”
那如星辰的眸子像极了初见的丁宁。
“这是姚彦的孩子?”
丁宁有些不知所措的搅着手站在那里,她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
“宁宁,不要仗着他宠你肆意的挥霍他的爱,继科是喜欢女儿,可是他不需要别人的孩子,当初既然走得那么决绝,又干嘛要再回来招惹他,同样的痛苦我不希望我的儿子承受两次,你是他的阳光没错,可是与其在经历温暖后陷入万劫不复,还不如让他一直生活在阴天里,虽然没有阳光但也没有暴风雨。不能确保一辈子陪着他走下去,阿姨请你离开他”
科妈的脸上少了来时的戾气,但是那深深的哀伤却扎得宁宁的心里更加的酸楚难受。喉咙有些哽咽,眼眶有些发酸,宁宁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她很想说,她会一直陪着他,可是似乎她的信用已经破产。这一刻她发现她已经失去了语言能力。
“我走了,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不用告诉继科我来了”科妈疾步的向门口走去,临出门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傻站着的丁宁,湿润的眼眶是掩饰不住的疼惜,而她身边的那个糯米团子眉眼间居然有几分继科的样子,科妈摇摇头,想大概自己魔障了。
惜惜扯着宁宁的裙子,有些小难过的说“宁宁妈咪,奶奶不喜欢惜惜”
回过神的宁宁蹲下来很认真的看着惜惜说“不,奶奶很爱惜惜的,我们都很爱惜惜,只是妈妈做错了事,奶奶还在生气”
虽然不太明白宁宁在说什么,但是知道奶奶没有不喜欢她惜惜又蹦蹦跳跳的跑进她的城堡玩去了。
宁宁看着她灿烂的笑容想,要是能永远的活得像个孩子多好。






惜惜给大家道晚安,这么可爱的惜惜,奶奶怎么舍得她难过!不过放心花仙子那么美的人肯定不是恶婆婆!



评论

热度(137)

  1.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
  2. 亡命徒浣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