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二蛋的脑洞剧场09

宇文玥今天背锅了吗:

某天,办公室专业帮饿鬼订餐的Lily没来上班,丁宁正犯愁中午咋吃饭的时候,Lily打来了电话。


挂断电话,丁宁头都要大了。


Lily童鞋肚子里意外带了球,她请求丁宁陪她去医院。丁宁无奈答应了,她乔装打扮了一番,又戴墨镜又口罩的将自己用围巾团团围住,打出租车到了Lily的住所,开着她的车把Lily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她心情不太好,瞥了丁宁一眼吐槽:“简直就像怀孕的人是你一样,这种打扮进医院,你是生怕别人认不出你么?”丁宁瞪她:“我这是为了谁啊,好歹我现在还算公众人物好的吧,万一被拍到什么,尤其是这种科室,你让我咋说?”


Lily无语地抽了抽嘴角:“……你这样打扮出现在医院,搞不定你家张先生也以为你要偷偷摸摸瞒着他来医院做人流。”


“不会的,我自己又不可能怀孕。”丁宁摆了摆手,十分笃定地说。


“你们这么久了,不是吧?!”Lily闻言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脑子里不由地开始脑补一些东西,眼神里露出怜悯的神情来,“果然长得好看的,一般都不禁用,当然我前男友除外。”说到她前男友,她双眼又多了几分恶狠狠。


丁宁一听Lily怀疑张先生的能力问题,顿时不高兴了:“谁说我家先生不行?回头我就把他给办了,然后告诉你他怎么行!”


Lily惊呆了,丁宁这妮子最近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她觉得他们的对话越跑越偏,连忙把话题拽回来:“你去停车,我去挂号,一会做检查你要陪着我,不然我一个人要害怕。”丁宁挑眉瞥了她一眼:“知道了。”从医院的检验中心领着报告单出来,Lily果然怀孕了,问题还有些严重,是宫外孕,这是一定要动手术的。Lily哭丧着脸看着丁宁:“这下好了,被渣男伤了心,还要挨一刀。”


丁宁皱了皱眉,有几分严肃地说:“这种事情,是不是要告诉一下那个男人啊,再不然也要和你妈说一声,毕竟是个手术,还要住院的。”


Lily可怜巴巴地看着丁宁:“不要告诉我妈,她会宰了我的,你帮我瞒过去吧。至于他,一个我来例假疼得要死的时候说出‘你都疼那么多次了,还没疼习惯啊。’这种话的人,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丁宁无语…她们两个坐在妇产科的座位上互相瞪了一会,丁宁还是妥协地双手投降:“好吧,我都不说。”
她们侧着身,并没有看见一个用头巾遮脸的女人正从b超室出来,经过走廊要她从妇产科出来看到丁宁她们的时候本来是心底一虚,躲在门后不想被她们发现,却没想到恰好听到她们俩在窃窃私语,模糊吐露出“人流……保密”的字眼,神秘的女人依稀想起了丁宁的绯闻男友是那个长相比明星还要好看的张继科,心忖,难不成丁宁这是要堕胎?往外走,恰好看到了他们。


回想着第一次看到张继科那一身挺拔如 山巅雪松的清冷疏远身影,还有他平静无波的清冷眼神,那双桃花眼里疏远冷淡的神情,她心脏犹如当时被电击过的酥酥麻麻,又是一阵如初恋般的猛烈跳动。如果……这个女人舔了舔嘴唇,有些贪婪地想着…


神秘女人名叫杨玫,十八线小演员。她坐到了自己的车里,涂了艳红色指甲油的手指捏着一张轻薄精致的卡片,一双妩媚的眼凝视着卡片上清隽的黑色字体“张继科”三字,嘴角露出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来。她按照名片下方的联系电话,按下号码,将电话拨了出去。接电话的是张继科的助理,对方彬彬有礼地问:“您好,请问您有预约么?”


杨玫深呼一口气,道:“我找张先生有很重要的事情,帮我接一下。”


“不好意思,张先生现在很忙,可能无法接听你的电话,如果您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请您在前台电话预约之后在按照行程打过来。”助理在电话那端职业性地露出微笑,心底却想着,又一个来勾搭大哥的女人,难道不知道人家已经名草有主了么?作为一个的高级助理,他为什么总是在做一些为张总来阻挡这些烂桃花的工作?助理自怨自艾地想着,难道因为挡多了别人的桃花,所以他现在才依旧单身么?简直心疼自己…


杨玫皱眉,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就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你一个助理在这里拿着鸡毛当令箭干嘛?快点帮我接过去!”“抱歉张先生现在很忙。”助理撇撇嘴,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她以为她是谁啊。他正要挂电话,不料对方急了,拔尖了声音语速加快地说,“是关于丁宁的!”


助理按下电话机的动作一顿,哟!关于未来老板娘?他顿时打起精神来,这个女人难道是真的有关于老板娘的猛料要报告给老板?他的语气更客气了一点,也不追究她之前的不礼貌了:“您好,请稍等。”他换另外一个电话给张继科打了个内线电话,道:“老板,有个女人找你,说要和你说关于未来老板娘……咳咳,呃,丁小姐的事。”


张继科单手接着电话放在耳边,一只手掌控者鼠标正皱着眉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文件看翻阅,闻言之后,清冷的眼分神瞥了眼电话机,将内线电话挂断,接通了来自杨玫的电话。“喂。”他声音清清冷冷的,低沉动听,听得杨玫脸上有热气冒出来。她的心神一阵激荡,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是张先生么,我有件事情觉得你有权利知道。”


张继科一边看着文件,并不想把精力分到这些东西上,有些不耐地扔出两个字,“重点。”


杨玫原本那长篇大论顿时被噎在了喉咙里,她胸口剧烈起伏了一下,缓过劲来,深吸一口气,有些不甘心地长话短说:“丁宁今天在妇产科做人流,你知道么?你猜她是想流掉你们的孩子还是……”张继科皱了皱眉头,干脆利落地把电话给搁断了,张继科提起电话机对助理语气冷淡道:“帮我把这个号码拉黑名单,再有下次打到我这里,就扣你工资。”助理一脸委屈地答应了。张继科冷冷地瞥过接通过杨玫来电的电话时,一眼就看穿了这个愚蠢女人的心思。


莫名其妙,丁宁上个星期来例假的那卫生巾还是他帮忙买的好不好😒!!!好尴尬的好不好😖!!摔!😤😤


周末目测只有一更,莫等哟🌹

评论

热度(53)

  1. 亡命徒德约今天拿冠军了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