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清秋暖(七)

花开可期:

2017      秋     暖光


“继科哥哥,你别生气了呜呜呜,我们下次一定能赢的!”


“张继科?你回来国家队了啊!太好了恭喜你呀!”


“搭档,加油哦!”


“我搭档,我们一定会赢!”


“继科,我在看台下,等你带着我的那一份一起奥运夺冠!”


“继科儿,我就在这里,别担心,好好比赛,要卫冕哦!”


“张继科,你不要无理取闹!”


“继科儿,我相信你,就像你相信我一样。”


“张继科,你能不能好好爱惜自己!”


又是一阵秋风从没关好的窗子里吹进来,迷迷糊糊中张继科意识到自己做了个梦,梦里的她从小寸头长成妹妹头变到苹果头,鼻端仿佛还能嗅见她身上多年不变让他沉沦的香味。


恍惚中听到卫生间传来水流声,张继科一下子就醒了,睁眼看见客厅里落地灯亮着,忍不住轻轻唤了声“丁宁?”


“哎!”丁宁刚刚从上海回来,一身的风尘仆仆。进了门见他在睡,轻轻给他盖了毯子便去卫生间洗漱了。


真的是她,回来了!


张继科揉揉眼睛笑了,放下手的时候就见她穿着棉质的家居服缓缓走进卧室,一身水气,眉眼灵动。


“你头发怎么这么长了!”张继科还是没完全脱离梦境,看见她擦头发的动作一愣,话冲口而出。


丁宁一噘嘴:“明明是你拿着美食勾引我让我留的!几天不见我就去上个学的功夫现在嫌弃我头发长?那我绞了!以后用一百个脏脏包和二百碗杨枝甘露也挽回不了!”


张继科听着她嘟嘟囔囔的抱怨,慢慢有了真实感,知道小姑娘这是趁机提条件呢,笑也不是气也不是,从床上起来走到她身边接过毛巾给她擦头发:“你呀!咱这都硕士了,放假回来能不能成熟点!给老师说说,在上体这几天都学了点啥?”


丁宁哈哈直笑:“张老师,张笔杆子,我不天天晚上打电话给你汇报么!”


“是啊,天天汇报,汇报到后来都是好累啊好困啊,作业也得我给你写好发过去你抄。”张继科敲敲她脑袋:“笨!”


“嘻嘻,您老人家不是文采好么!当年给我的那篇‘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操场上我们与阳光和寒冷为伴,宿舍里我们与豆腐块和一条线为伍’,好文啊好文!”丁宁扭过头真情实意夸了两句。


张继科想起当年的军训稿,也是绷不住笑了,不知不觉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自己不但当搭档,当陪练,还得当枪手,老妈子,还解锁了厨子技能。


提起厨子…“对了,你饿不?”


“不饿,飞机上吃了呢。倒是你哦,厨房里垃圾桶都是方便面盒子,我不在家,你除了训练在外边吃,回到家都是这么对付的?你还说我不爱惜身体呢!”丁宁不赞同地看着他:“是不是开黑忘了吃?”


张继科咳了一声:“就…偶尔偶尔,而已。再说了,你不在,我这么好的手艺做给谁吃啊!你要这么说的话,回头等下次你开会的时候我把浩子雨他们几个叫家里来吃饭吧,顺便我也练练,以后家里请客就看我的!”


丁宁点头如捣蒜:“练练!整点俺们东北菜哈!头发擦干了么?我等着坐下歇会呢。”


“说我去接你你不让,从机场回来这么远的路,累着了吧!”这一半年老装不熟,很辛苦的。况且张继科摸摸自己的脸,也不是见不得人啊,咋就不能接了?


丁宁太知道他想什么了:“你是挺好看的,就是太好看了点。敢让你接?蝶山蝶海的,今天走到天黑也不能从机场突围啊。”


“你好意思说我,你家也挺多人的,这么多年了,我回回想接你,打断几次了?真热情……我可比不了。”


丁宁气哼哼地转着眼珠,看着床边搭的球迷巾,捞起来举过头顶学着粉丝的样子很是熟练地疯狂挥舞:“张继科!张继科!虎宝!虎宝!三岁!三岁!”


张继科不甘示弱一挑眉,左瞅右瞅,拿起床头柜上大红心形闹钟比在胸口,捏着嗓子,翘着兰花指向左比划一下:“今天把心心给宁宁,场上想嫁!”向右比划一下:“明天把心心给宁宁,场下想娶!”


丁宁看着他扭扭捏捏的样子噗嗤笑喷,蹲在地下半天起不来。张继科也笑着捞她捞不动,两个人一起笑倒在地。


丁宁看着他也蹲下来了,忍着笑拉他:“粉丝们真的好可爱。别蹲久了,你脚不舒服。”


张继科起来坐到床边,冲着丁宁伸了手,两腿分开,张开怀抱:“来。”


丁宁自然地握住他的手,由着他熟练一带,坐到腿上,被他横抱到怀里。丁宁胳膊抱着他,腿弯在床上。


张继科慢悠悠地晃着哄着,两个人都享受着分别几日以后的亲密。


“丁宁,你说人越大咱俩怎么就越幼稚了呢?”张继科蹭着她的头发。


“因为我有你,你有我啊!像你我这样的人,只能互相惯着!”


世界上,正因为有了你,才有了现在的我,正因为有了我,才有了怀里的你。


阴郁痞气的少年张开翅膀,拥抱裂缝的阳光,从此成熟明朗。


爱哭固执的少女擦去泪水,握紧宽厚的大掌,从此嬉笑坚强。


张继科轻轻一笑:“老婆说的对!”


丁宁窝在他怀里,听着他胸膛的有力的心跳,感觉分外安心:“说吧…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张继科轻轻哄晃的节奏不停,只是微微闭了闭眼:“嗯。三天前。”


三天前,就知道了。怪不得这两天打电话老给她讲笑话,故意地…逗她开心吧……


丁宁叹了口气,手附在他心口:“我就知道……今天我赶了前一班飞机,回来的早,刚刚已经去了总局。”去了总局,所以接到了一个消息,世界杯,再次无缘。


“我不想那么早告诉你……”他也去找当局努力过,意料之中的徒劳。


“其实我…”


“嗯。”


其实我,还是很伤心很生气,但是……却不像当年一样难以接受,完全崩溃了。


话不用说出来,他懂,这些年来,如此默契。他们同自己和解,同竞技和解,却无法同人心和解。教练,队友,利益体,兜兜转转,终是绕不开世俗那盘大棋。


“丁宁,有时候,我想,既然多年来这个圈子还是一成不变,那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后来,我想明白了。”


“因为只喜欢那颗球,因为舍不得那颗球。我们现在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早点离圈子远一点,离乒pang球近一点。”


离浑浊远一点,离初心近一点。


“怕过几天的舆论么?你要担心的话,我安排人……”


“不用,事情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再说,我有你,也有球迷,你相信我,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只会哭鼻涕的丁小宁啦!”


张继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无论你是不是变得更加坚强,我都只觉得你是我的小姑娘,只希望躲在我怀里,听不见外部的风浪。


丁宁懂他的心思,只是更紧的抱住了他——在你怀里,我一直都很快乐,很安稳。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早就得到消息了?”


丁宁抬头嗔他一眼,红着脸说:“要不是心里有事,我一回来你还顾得上逗我啊,早就……”早就饿虎pu羊,胡作非为一番了。


张继科扬着眉笑:“你要这么说,我不做点啥,就说不过去了。”边说,手边解了她的扣子,吻落了下去。


https://shimo.im/doc/Ee2g3N42EoIVURuO?r=38DL3X


窗外,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底下路如亮带,川流不息,头顶苍穹如盖,广阔无垠。


天地间,繁华里,有这么个地方,一盏灯,一个窝。


此心安处是吾乡。


这儿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乡。


“继科哥哥~我预计上瑞公,德公我也不参加了呢,你呢?”她渐平的声音含着未散的娇mei,用了初见的称呼,一如初心。


“我要上德公的,好久没打国际赛场了,肯定要好好准备的!不过我心里没底,我要是……”


“你要是赢了,你给我清空购物车;你要是输了,我陪你过光棍节!”丁宁蹭蹭他胸膛,换来轻轻一个吻落在发上。


“嗯,还得给我的丁宁妹妹瑞公打call呢!”张继科说着笑着,眉眼舒展。


走到了这一步,总有比输赢更重要的事情。以前,生活是打球的一部分;现在,打球是生活的一部分——而生活,就是从他和她变成他她。


“过了年我可就三十了啊,三十而立呢!业都立好了,家不立一立?”


“立立立!男人三十一枝花,也就你爱走进婚姻的墓里。”


“这个墓里有你,那不天堂还好?”张继科给他二人掖掖被角:“生同衾,死同穴。”


身体相chan,十指交扣,二心为一。你在的地方,对我而言,从来,都是天堂。


“继科儿,你10年叫搭档,11叫我搭档,12叫当儿,13叫宝贝儿,14叫宁宁,15叫媳妇儿,16叫亲爱的,17今年叫我老婆,那以后你叫我什么呀?你越叫越亲近了,你一开始就心思不纯!”


“你才知道啊,我对你不纯很久了!以后呀,以后给你叫夫人!生了娃娃就叫孩儿他妈,你叫我孩儿他爸,后来等我们老了就叫老伴儿,等到走的时候就叫死老太婆和死老头子哈哈哈。”


“哈哈哈好呀,那你陪着我哦!”


“是,我总是陪着你的!”张继科一如当年般吻住了他的小姑娘。


突然一声咕噜肚响打破了浪漫,张继科丁宁互相看看,指着对方异口同声:“是你!……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老婆饿了,走,给你做饭去!”


洗漱完毕,走进厨房,打开火放好锅,氤氲热气缓缓散开。


一方天地,两个人,三生有幸。


“离中秋没几天了,今年国庆中秋双节呢,把爸妈们接过来北京一起吧,吃个团圆饭。”


“好啊,不过我只会切土豆丝拍黄瓜下面条,到时候咱别丢人啊。”


“没事儿,我给你露一手做海鲜。到时候虾和蟹爸妈从青岛带过来。爸妈吃得惯么?”


“吃得惯,他俩也爱吃海鲜。继科儿?你上次说海星能吃?”


“好好好,给你做。蟹凉,你少吃,还要给我生小叮当呢。”


“不是小藏獒吗?”


“生个混双,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还生个男双呢。”


“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哈哈哈哈你个女儿奴!”


“你生的我都喜欢!”


“我也喜欢。”


“张太太,把醋递给我。”


“好嘞,张先生!”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无怨无悔地驻于昼夜、厨房与爱。


不过是两只孤单的鸟儿,相遇相知,相依相爱,相守相伴,风雨里拥抱取暖,骄阳下并肩齐飞。绕开人流,褪去浮光,便是携手余生的幸福安然。


他明白,她知道。


心甘,情愿。



清秋暖,薄文一篇梦一遍,笔罢陈三愿:


一愿,身康体健。


二愿,儿女皆全。


三愿,譬如此双雁,不渝贞坚,不负誓言,朝暮可相见,今生永不倦!






记:从零开始,以七为期。从零开始,以妻为期。2010到2017,八篇,八秋,八年,时光不老,他们静好。清秋暖至此完结,而他们的幸福将永不落幕!


感谢一路陪伴的小伙伴,希望在文里能表达出他们的成长和我们随他们走过曾经的模样。


最后一次在清秋暖里给小伙伴们笔芯,这次没有下一章见啦!

评论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