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Hide and Seek

冷湖:

我机智的比我早脱单的室友告诉我:“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一路上的碰到都是熟人。”


 


我想起我以前好几次在早餐食堂撞见她和她男票的日常。


我每一次都向她发射揶揄并祝福的眼神,并伴随着“呦~”的调笑的声音,尾音拖得很长。


她一开始还会脸红害羞快步溜走,到后来就是向我投来一个大大的白眼。


用她男票的话讲大概就是:你的白眼照亮了我的世界。


 


后来,脱单后的我想起她的这句话,只能说她诚不欺我,果然是我的情感导师。


 


在这里说到我的室友兼情感导师,突然想扯远一下。


情感导师曾在我和他的暧昧期差点想要放弃我。
毕竟他对我说“今晚月色真美。”我能回他一句“我这里看不到月亮啊。”


说明这种话,最好还是一起赏月的时候讲,不然地理条件会使得场面一度尴尬。


电话那头的他当时就沉默了一会,然后换了个话题。


内心大概是:这个套路我没见过。


 


还有大概是我原来以为他是中央空调,对谁都出于礼貌的温柔,便反复跟室友强调我跟他估计没戏。情感导师就对我谆谆教导:我不站这个小哥哥了,你也另寻出路。


后来和他聊起这段往事,他说:我是个暖风机,只对着你吹。


“哦,那我夏天不要你了。“
”朋友,你不知道暖风机也可以吹冷风的吗?“


“……“


 


最后扯回碰到熟人的话题。


就是:今天我和他一起去毅行终于同意了小伙伴给我们拍合照的强烈要求在寺庙的“开心快乐”横幅而不是“放下自在,随缘欢喜”的横幅下摆好姿势他搭着我的肩的时候我的高中兼大学不知道我脱单的闺蜜从我们身边经过导致我的笑容突然失控甩开了我的男朋友冲过去抱住了我的闺蜜而她对我露出了揶揄的微笑快步走远了我内心OS这大概是命。


 


在脱单以后,大概就是我各种想要躲开认识的同学。


“嘿,她在这里吃麻辣烫,我们换一家溜了溜了。“把他强行拖走。


结果在另一家米粉店的排队队列中与同是社会实践的同学不期而遇。


她说,“怎么总看见你们?“嫌弃脸。


第一次在电梯。“你们在一起啦?我社会实践的时候都没看出来啊。“


第二次在水果店,“呦~”


第三次,“怎么又是你们俩。”
这大概,也是命。


 


我的反应大概就是无奈尴尬脸红撒腿就跑。


他的反应大概就是觉得看我这样很有趣。


“我们去和你高中同学打个招呼啊~”


“别别别,放过我,求求你,求求你……”


好像被他抓住了把柄一样。


Hide and seek,最终总要find out the truth。


大概我再锻炼锻炼,就可以从容面对了吧(不存在的。)


 


其实我最近总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写的,想说的。


恋爱似乎令人变得庸俗。


相比之前无果而心酸的暗恋能用文字得以倾泻。


现在的故事显得乏善可陈。


但或许,以往的种种是无望的憾恨。


而至少如今的我和他,了无遗憾。


因为不曾压抑内心,也很难用文字来一场隐藏在平静底下的火山爆发。


喜欢的方式,也不一定要是绝望却不放手的,也可以是彼此信任的温柔的。


如同轻柔的晚风,柔软的草地,朦胧的月色。


日子平静舒缓得在心上淌过。


我想,这也是生活之于我的另一番体验。


而我,甘之如饴。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奇绝风景,


也可以找个温柔的人走在平坦的道路上,把故事一一说给他听。


 


祝双十一诸位小仙女剁手不吃土。爱你们,祝大家都好~



评论

热度(11)

  1. 亡命徒冷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