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科宁/宁科】奇缘系列之宁宁想抱老虎

曦涵的小窝:

写在前面:


胖虎系列。


主要是最近还是特别想摸老虎。


嗯宁宁的方法其他人不要用。


老虎不会那么乖乖被你薅毛的。


胖虎是宁宁的。


就这样。附送一张敞开肚皮给宁宁摸的胖虎。



 


“呐,张继科儿,”丁宁躺在榻上翻了个身,“你能不能变成小小的……”她用手比划了下大小,“大概这么大的老虎啊。”


“可以吧。”张继科翻了翻手中的书卷,慵懒地倚着靠枕,“你怎么想到问我这个。”


“因为……”丁宁眼巴巴地盯着他。张继科一个激灵瞬间坐直身体,“怎么了。”他硬着头皮发问。


“想抱。”


丁宁给出了一个直白的理由。


而他在把这个理由过滤一遍后得出:丁宁想抱小虎崽。划重点,是虎崽。


张继科显得很无奈,“你前些天不是还嫌我胖吗?”他指的是被丁宁嫌弃的那天。虽然他的确胖了——但老虎又有那些不胖呢!瘦成皮包骨头的那连兔子都弄不死!


他想想就心安理得地认下这个体重并且缠着丁宁做好吃的。


“……那是前些天。”已经好几天没看到老虎样子的丁宁心痒难耐。没有小的老虎抱,连大的老虎都没有——好歹变个虎耳朵和虎尾巴给她解解馋啊。她盯着张继科的头顶,颇有些想自己动手的趋势。


“你都说它胖了,那么等冬天再说吧。”


“张继科儿你不能这么小心眼。”


“现在天气热,你抱着它说不定就中暑了。”


“那我要耳朵尾巴。”


“不,万一你摸着摸着说很热我找谁哭去啊。”


“张继科儿你五天前还往我身上拱呢!”


“那不是因为山中天气不稳定嘛。”他说,又伸手拉了拉丁宁鼓鼓的脸,“等天气转凉再给你摸啊。”


言下之意就是再过一个月再说吧。


丁宁发现这只老虎修成人形后越来越不听话了。


  


“彦彦,你说他是不是太欺负人了。”隔天,姚彦来串门,丁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和她说了遍后苦着脸趴在桌上拿手指去戳那茶杯里时浮时浅的泡泡,“明明是他自己胖了嘛。”


“你试试不理他看看?”姚彦托着茶盅抿了一口茶水,“我和昕哥给你们带回来的火灵芝你们就用来泡茶喝?”


“我试过了,可是没用。”大半个月没有老虎抱的丁宁整个人都恹恹的,“这不是今天知道你来才拿火灵芝泡得茶嘛。”她讨好地看着姚彦,被姚彦弹了额头。


“彦彦——”她委屈地拖长声音。


“好吧好吧,我帮你。”姚彦最见不得丁宁这副撒娇的样子,她托着脑袋想了想说,“问问昕哥,看张继科怕什么?”


丁宁快速点头。


姚彦便轻轻转了转中指上的指环,很快联系到了在巡山的许昕。许昕闻得她们来意后,在记忆里细细思索一番,最后敲拳道:“张继科他最怕的是肖伯父那的桃花酿。他喝了就会醉得不省人事,这时有人薅他的头发或者尾椎骨他就会变回老虎。”


“桃花酿?”


“嗯,继科他酒量不行。肖伯父的桃花酿又是天下最烈的美酒,一杯就足以让他昏昏欲睡。”


“昕哥谢啦。”姚彦又嘱咐了许昕巡山小心等等就切断了传送带,然后,她问丁宁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灌他。”丁宁翻身下榻,一边穿鞋一边往外面跑。姚彦喊她你干嘛去。丁宁回答她:“找桃花酿!”


 


晚上,张继科回到竹屋里就觉得气氛不太对。


他忐忑不安地坐下,看到桌上摆着丁宁细心准备的小菜就断定这是一场鸿门宴。


“今天怎么有兴致做这些?”


“你不是想吃吗?”丁宁端着一盘烤鸡走到他面前,“吃的,喝的,今天都给你准备好了。”


看来这小妮子还不知道他闻得出“桃花酿”的味道。


张继科摇摇头,夹了一块竹笋尝了尝。他跟着丁宁一起生活已经有十几年,丁宁做菜的手艺还是令他赞不绝口。丁宁把烤鸡往他面前推了推,他眨了眨眼说:“你烤的?”


“嗯。你先前不是想吃吗?”她指他还是老虎时天天缠着她要烤鸡的事。他面色一红,放下筷子给自己斟了一杯酒。


“这酒……”他故意顿了顿,欣赏完眼前小妮子那坐立不安又带着兴奋、催促和期待的眼神,“闻着味香啊。”


“这可是我前些天淘到的好宝物。”快喝啊,她在心里催促她,面上却要维持镇定。


距离她成功薅到虎毛的距离只剩下他喝与不喝了。


小妮子把欲望都写在了脸上,张继科要看不懂也不是令其他妖怪闻风丧胆的绝凶虎了。那双水波潋潋的桃花眼直勾勾地瞧着丁宁,眼底的神情涟漪看得丁宁心神迷醉,他知道小妮子中了他设下的幻术,于是施展法术将桃花酿与清水换了个位置。再眨眨眼,解开设下的幻术后装作喝醉无力的样子懒洋洋的趴在了床榻上。


丁宁小心翼翼地摸了过去。


 


她试探地喊了几声张继科儿,把头埋在臂膀下的男子忍着笑意,没有应她。丁宁便放心的拍拍胸。她和张继科相处这么多日子,也知道薅他哪里才会让他更快的变成老虎。手顺着他的脊椎一路摸到了尾骨,“睡”着的男子没忍住发出一声shenyin。


这也太敏感了吧。


丁宁被这声shenyin吓得赶紧收手。


张继科心里也是暗暗发苦,他完全没想到丁宁下手那么迅速啊——尾巴实在太敏感了。他决定翻个身体,好歹怎么说也要把屁股这边给遮了吧。


他有些害羞,但又仰躺着身体,任由她看着。


丁宁在榻边站了会儿,见他只是翻身并没有其他动作后才吁了口气。


薅个老虎毛容易吗?她下定决心再也不说这只老虎胖了,毕竟能随时抱老虎才是幸福的人生,这半个月的空窗期太不容易了!!


她爬上床,小心翼翼把他的脑袋挪到自己腿上。他很配合,只是咂吧咂吧两下嘴。让她慢慢薅。她沿着他的耳垂摸了一圈,又摸到他发旋上的两块凸起。那是他变身时会生出毛茸茸耳朵的位置。那地方特别敏感,丁宁有次在他人形的时候碰了碰那两块地方,他毫无准备地变成了一只老虎。


现在丁宁对着那两块位置又是亲亲,又是吹空气。他抖了抖身体,迅速变成一只还没睡醒的大猫。


老虎的肚皮永远是丁宁的最爱。她爱不释手地在那白白的毛发上薅了几把。老虎这些天又胖了不少,肚子圆润圆润地攒了不少油。丁宁顺便捏了捏他的肚子,又沿着他的肚子一路挠到他的下巴。


老虎的尾巴自动自发地缠上丁宁的腰,他早就习惯在睡梦中被丁宁薅毛了——所以丁宁也没在意,甚至没注意老虎的眼睛有瞬间是睁开的。


她抱着老虎,趴在老虎背上顺着掌心下坚硬的皮毛。许多日子没有梳毛了,他的皮毛变得有些刺人。她低下头,亲了亲他的背。老虎一瞬间有些心痒难耐——他动了动庞大的身体,然后,丁宁抓住了他的尾巴。


不——


还有点意识的老虎也抗拒不了尾巴被摸带来的销魂kuaigan。挣扎一会儿,老虎便放弃了尊严。他转头,讨好地拿硕大的脑袋去蹭丁宁的脸颊。丁宁薅了一把他尾巴上的毛,把弄着他的尾尖不撒手。老虎更讨好地往她怀里一拱一拱,尾巴尖也乖顺地戳着她掌心。


丁宁一向抵抗不了撒娇的老虎,加上这一通摸又很好地缓解她这大半个月的空窗期。她搂过老虎肥肥的脑袋,敲了敲他的后颈。他发出呼噜呼噜地声音,伸脑袋去亲丁宁的脸。


“好啦好啦,别闹。”老虎撑在丁宁身上,一副看猎物的架势。丁宁一点也不怕这股百兽之王的样子,伸出手搂他脖子,“我好困,你让我靠会儿。”


老虎用鼻子嗅嗅丁宁的味道,乖乖地趴在丁宁身边为她做起天然靠枕。


嗯,一夜好梦。


 


至于第二天在张继科光滑的胸膛上醒来还是和张继科对视一眼看到他没有收回去的耳朵尾巴从而眼冒心心的丁宁……她已经忘了她最开始是因为什么说老虎胖的。


END

评论

热度(72)

  1. 亡命徒曦涵的小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