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科宁/宁科】奇缘(番外)上

曦涵的小窝:

写在文前:


奇缘是一篇涉及妖界及人间的文


所以暂时还没打算完全的开奇缘这个坑


然后标题打了宁科科宁是因为这个属于心理上的宁科,肉体上的科宁。


科是虎,宁是人类,被宁捡到的时候是小虎崽,后面被她养成了胖虎。


番外就是养成系嗯。


注:他是指科的灵视,它是指躯体。


对就是图片上这种



 


番外上:


丁宁是在寒冬腊月里捡到他,或者用它来形容比较合适。


她原本没在意那块蠕动的草堆,直到看到它歪歪扭扭地拨开那些杂草,跌在她面前,这才起了把它带回家的心思。


这一养,就是一辈子。


 


丁宁捡它回来的第一天,她先用热水把它浑身上下都洗了个干净。它灵力尽失,只余一颗鸡蛋大小的内丹。如果不是她的温暖正好驱散了它身上的寒意,在那种天气,那种恶劣的环境下,他可能连这仅有的神识都不保——可她为什么以为他是猫?!猫有这么大吗?!他可是老虎!威震四方的霸主老虎!


可它软绵绵的叫不出声,只能任由她搓扁揉圆。


她把洗干净的他放到床上,自己端着那盆污浊的水去了屋外。屋子里熏了香,凝神静心的香气令他躁动不安的神识也逐渐平静下来。他趴在那绣了蟠龙的床被上安心地睡了过去。她回屋,正巧看到它那小小的爪子勾着被褥上的金线。她顺着它皮毛上的纹路摸着他的颈背。它状似威胁地呼噜两声,接着又沉沉睡去。她把它抱到床里面,和衣躺在了它身侧。


 


丁宁捡它回来的第十天,它已经能走能跑甚至一口能吃二两肉。


它时常对丁宁发出嗷呜的叫声,威胁着她不要靠近。然后它的尾巴会被她揪住,他张扬舞爪的样子时常令丁宁笑出声。她把它抱到腿上,摁住他乱动的身体,手就沿着他后颈一路揉到他的肚皮。第一次它爪子扣着床板,抵死不从。却还是没能抵挡被人顺毛的快感,从尾巴一路炸裂到脊椎的感受令他颤着耳朵,抖着身体把身体翻了过来。之后,她每天给他顺毛一次,每次都有半柱香的时间。它也渐渐习惯她的抚摸,甚至每天晚上还会用尾巴缠着她裸露出的小腿,主动跳到她身上趴着或者打滚仰躺着。


他在心底唾弃了一番动物的本能,然后舒服地嗷了一声。


 


丁宁捡它回来的第一百天,它那灰败黯淡的毛发已经恢复成原有的光鲜亮丽。金黄的皮毛,有力的四只还有同家猫相比健硕庞大的身材都昭示着它是一只老虎,现在丁宁要单手把它抓起来非常困难。它不喜欢待在屋子里于是在丁宁出去看诊时,他上窜下跳打翻了好几盘她晒在院子里的草药。然后它就被揍了。


那是这一百来天丁宁第一次实打实的动手打它。


它犟脾气也上来,何况人类的力气终究不如老虎。他用虎尾来防卫,啪唧——丁宁的手背被他的尾巴抽出了一条血痕。


她看了它一眼,就跑去院子里收拾那散落一地的药材。夜深人静,它在屋子里绕着木桌不断转圈圈。屋外的抽泣声时断时续,他透过门缝,看她一边哭一边打着灯笼给那些药材分类。


他突然后悔自己下午的任性。


拱开房门,他,磨磨唧唧蹭到她脚边,用脑袋去顶她的腿又乖乖地衔着药物帮她分类。他趴伏在地上,像家猫一样温顺且讨好地叫了一声。


叫声不伦不类的样子令她破涕为笑。她揉着它的耳朵,又贴着它长出霸王纹的额头蹭了蹭。


它伸出舌头,去舔她手背的伤痕。又弓起尾巴,将尾巴尖送到她掌心里拱她把玩。


常言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可这是他主动交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因为,喜欢她。


 


丁宁捡它回来的第两百天,它的身体已经重到丁宁两只手都抱不动他。


无可奈何下,她只能减少给他的食物。它不满地嚎叫一声,然后被板着脸的她唬住。


下午,没有病人上门时,她靠着它在院子里晒太阳。


他听到她说:“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他想,他有名字。


然后他又听到她说:“我叫你猫猫怎么样?”


它不满地动了动趴着的身体以示抗议,被打磨得愈加锋利的爪子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划出三个字。她凑过来看了看,摇头表示看不懂“虎文字”


“你要不满意这个名字,我就喊你胖虎?正好你也胖了!”


喂!


它都听到识海里的他在闹腾了。


这什么破名字?!


可是他不喜欢也没用,一只不能开口的老虎和一个掌握它口粮的人类……它只能选后者。


它又可怜巴巴地看了看被他划出来的“张继科”三个字,那才是他本来的名字啊。


于是,胖虎这名字跟到了他再度开口说人话。


啊,还有好长一段时间。


它感到了虎生绝望。


 


TBC


我是个愚蠢的lof主,昨天太困了,发完下线,等拿手机看的时候才发现卧槽前面都没发……


然后只能一段一段去和别人的聊天记录里找……


_(:з」∠)_痛苦得发现今早又漏发了一段……


 

评论

热度(79)

  1. 亡命徒曦涵的小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