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科宁/昕彦】媳妇儿喜欢看我和我兄弟搞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4)

曦涵的小窝:

写在前面:


这就是我过年前开的那篇投票,呼声最高的那个5:写了蟒獒/獒蟒同人文的宁彦,被蟒獒两人发现的下场


这大概就是个獒蟒作死的故事……


不要脸来说求个红心和小蓝手?


【【毕竟第三篇热度和前面两篇差的比较大,我在想是不是发的时间不太对……


这篇要再糊,那就真的变成隔日更了……


(1)(2)(3)


 


11、 


许昕决定自力更生。


他不能指望身边这个一看到丁宁就走不动道的家伙。


当然,许昕也没把自己和他联系到一起。


他在面对姚彦的时候同样走不动道。


并且姚彦有时候比丁宁还难搞定,


尤其在吃醋后。


吃瓜的龙队在日后回忆起许昕和张继科那“凄凄惨惨”的一个月,不自禁露出一个鼹鼠般的微笑。


现在的藏獒和大蟒并没有想起三剑客里的那条龙是切开黑。


切开黑的龙在看到獒龙蟒三人行的故事,怎么可能不黑回来。


你们啊,太天真。


 


12、


许昕对丁宁使了一个眼色。


丁宁装作没看到,依旧和姚彦聊得愉快。


他又对丁宁使了一个眼色。


然后他的脚背感受到了某人的攻击。


许昕初步判断形式,桌下左前方,是姚彦坐着的位置。


媳妇果然还是在意自己的!


他深感欣慰。


张继科默默给他一个白眼。


“你有点出息好吗?”


“有本事你别怂。”


他看张继科那恨不得黏到丁宁身上的眼睛,只想戴上他的铝合金墨镜。


不得不说这餐馆的点餐速度有点堪忧——虽然距离他们坐下来也没十分钟。


但对于心有挂念的他们来说,十分钟也能与一个世纪相提并论。


藏獒刷着手机,大蟒望着窗外。


宁彦在对面谈恋爱。


许昕在见到媳妇笑颜如花的模样,用手肘顶了顶张继科:“我有个办法能让我徒弟原谅你。”


“说来听听。”


“你刚不是在搜这家店吗,这店主是你的狂热粉丝,之前还在店里挂了你的签名球拍。”


“你……”


“我徒弟想吃的那款,你去那个店主肯定给你做。”


“……成。”藏獒挣扎一秒同意了,“别让她们太亲近啊。”


“兄弟,这话你和我说也没用啊?”他看着正秀恩爱的宁彦,暗暗吐槽。


过了十五分钟,服务员端着一盘甜点跟在藏獒身后向他们走来。


糖衣炮弹——


大蟒从兜里掏出墨镜戴上并且冷漠一笑。


“宁宁,来尝尝这个,这可是他们家最推荐的一款。”


“诶?!可是刚刚点单的时候,不是已经说卖完了吗。”她还记得她刚刚看到菜单就想吃这款,结果问了服务员被告知已经售完了就觉得好可惜,“张继科儿,你是怎么让他们做的啊?”她软软的声音听得藏獒心情舒畅,果然投喂是万能的,他在心底给自己点了一个赞。


当然表面还要不动声色:“这店长是我的粉丝,用一个签名搞到手的。”


“还有合照。”大蟒拆台,被他瞪了一眼。


“就小小的拍了一张。”他解释,然后把甜品推到丁宁面前,哄着她说:“宁宁你看我牺牲这么大的份上,就吃一口给我个面子。”


叮当猫表示抵抗不住甜品的诱惑还是拿勺子挖了一个。


软软丝滑的奶油配上炸得酥软的外皮,一口咬下去,甜甜的、香香的。牛奶的口感入口即化,草莓的颗粒更是让这小球成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精致产物。


好吃。


她给了藏獒一个大大的笑脸。


警报解除,张继科松了一口气。


围观的许昕表示:“我到底为啥要纵容这只狗拱我徒弟?!”


 


13


张继科发现他哄好了丁宁并没有什么用。


最多就是丁宁和姚彦的讨论内容从本来百分之八十的蟒獒变成了五五分。


蟒獒、獒蟒各占一半。


对此许昕提出抗议:


“你们难道不觉得我比他攻吗?你看看他这身板,这腰、这臀,他就是个极品受好吗?彦彦你说是不是。”


“不是。”姚彦吃完藏獒刚点的甜品说,“我站獒蟒。”


“师父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关注他的臀?”


“他还摸科子大腿根。”


“我还是年少不懂事。”


“所以你就趁着年少不懂事占我便宜。”


“张继科这难道不是你先撩我?”


“所以你俩到底为什么不在一起呢——”宁彦叹了一口气。


“因为有你们。”


等等,这话哪里不太对?


他们僵硬地转头,十指相扣的宁彦脸上写着大大的“祝福”两字。


祝福个锤子,媳妇你听我解释——这大概是獒蟒内心的真实写照,可惜宁彦并不想理他们。


TBC

评论

热度(125)

  1. 亡命徒曦涵的小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