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分手快乐

栖瞳:

-全程无虐HE,请放心食用。


-不知文笔是何物系列。


-白话短文,有私设。


-或许ooc,随便写写随便看。








【2016年8月】




这天周雨起了个大早,洗脸刷牙对着镜子清理胡渣,每天早晨的必经过场一个也不落下。


震动的手机在床头柜上滋滋作响,周雨一手拿着牙刷,一手搁在毛巾上蹭干水滴,转身出了洗手间,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支吾不清的道“喂?”


“下来开门。”张继科窝着火的语气令周雨不由的打了个寒颤,这位大佛什么时候回的山东?还奇迹般出现在了自己暂住的地方。


不过既然张继科发话了,周雨还是忙不赢的把手机扔到一边,甩起十一路跑到洗手池呼噜了几口凉水,便转身往楼下跑去。


“老大,你自个的房子都不见带把钥匙的。”周雨拉开门,随意吐槽道,不过来者的面色不善,他有些后悔自己的心直口快了。


张继科拎了个背包,粉色的短袖搭了条在周雨看来尤为怪异的横杠短裤,他撇开周雨径直走进屋子,把背包往一楼客厅的沙发上一扔“懒得回去拿,省得我妈老烦我。”


“哦,也就是说,里约回来到现在,你连家都还没有回一趟?”周雨狗腿的关掉大门,凑到张继科跟前“不对呀哥,前几天张叔和徐阿姨不是还去首都机场接你了么。”


“别提了。”说到这儿张继科就气不打一处来“都还没开始休息两天,尽跟我闹腾。”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啊?”周雨去厨房倒了杯凉白开,递给张继科“这么大火气,宁姐也不在我反正是劝不了你,哥你喝杯凉水压压惊先。”


张继科坐到沙发上不客气的接过杯子喝了两口,又等了好半天才开口说道“你宁姐她……和我分手了。”


“什么!?”丁宁和他分手了,很显然从字面意思上理解,就是丁宁向他提出了分手,不过这怎么可能,他俩也还没好上多久呀,说分就分这不是丁宁的风格,更别说张继科了“你答应了?”


“答应,她说什么我不答应。”说罢,张继科措败的长出了一口气,将剩在杯里的水咕隆了个干净。


周雨也在旁边愣愣的坐了下来“合着你就是为了这个生这么大的火气,那叔叔阿姨又怎么你了。”


“本来吧。”张继科侧头瞧着周雨,他沉吟了好一会,觉得这个事情实在是不吐不快“里约比赛完的时候刘指导叫我跟丁宁去谈了点事情,说最近国乒太火,先别公开,你宁姐很上路啊,在领导面前举双手赞成,完了从刘指导那一出来还硬要跟我分开一段时间,说欺骗网友不好,要实在的。”


“这是闹着玩的吧。”周雨不以为然的接茬。


“她是实在了,哪管我啊,当晚我又有个直播。”


“哦说起直播,原来是这样!那直播我看了,当时还纳闷呢,你竟然敢说宁姐不是你女朋友,让我猜猜,是不是宁姐真生气了非得和你闹分手?”周雨激动的一巴掌拍到自己的大腿上,同时为自己的逻辑思维能力打了个满分。


“那倒也没有。”忽略掉周雨瞬间耷拉下来的肩膀,张继科抬头望着天花板木纳了一阵子,捏捏眉芯,心累的摊倒在沙发上,生无可恋的模样大抵就是如此“但就好死不死的,直播让高阿姨给看见了,转头肯定问了你宁姐和我到底掰没掰。”


“说真的科哥,高阿姨一直很不看好你这类型大家伙都知道……”


张继科侧头给了周雨一个‘你小子欠收拾’的表情,而后神色落寞的如同一座被瞬间浇灭的活火山“所以当晚丁宁又发微信提了一遍分手,说是她妈知道了,不分不行。”


“其实……”周雨清了清嗓子“其实我觉得事态也说不上有多严重,等宁姐从里约回来了你多哄哄,抽空再提点礼物去拜访一下高阿姨和丁叔,越金贵越有面儿的越好,长辈们都喜欢。”语气那叫一个苦口婆心,刚还想着自己劝不了呢,见张继科真这么泄气的往这一杵,周雨也没了开玩笑的脾气。


他这哥虽然年龄阅历都摆在那,但凡是只要一碰到和丁宁有关的,张继科还真拿不出什么像样点的主意,他总是顾虑太多,跟丁宁有关的每一个行为他都会思忖好半天,就怕处理不当会给丁宁带来什么负面影响和麻烦,可往往思虑过多,面对紧急事态的时候出错的几率也就越大,做为这么多年的室友兼旁观者,小小年纪的周雨倒也看的真切。


“你说的我能不知道?”张继科的声音里充满了压抑和沉闷“症结不在这,回国的那天晚上,我妈也来插一脚问我和丁宁分手了没,我说没有。”


听到这儿,周雨不禁好笑起来“哥你有意思么,明明答应了宁姐,反过来还唬徐阿姨。”


“你懂什么。”张继科极为不满意的瞪了周雨一眼,语气里又开始带起了点点火星“问题是那天晚上我妈发了个关于北京料理的朋友圈,正巧跟高阿姨的一个厨师牌友聊上了……然后那牌友竟然告诉我妈高阿姨在大庆帮丁宁安排相亲,你说气人不气人。”


“忒气人了!这牌友事儿精呀!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周雨大张旗鼓的附和。


“我说的是你宁姐,还相亲?她怎么不把我这条命相出去。”发着邪火的张继科压根没和周雨码在一个脑回路上。


“咳……”周雨又一次没接对茬,他尴尬的咳嗽了两声,试图以转移话题的方式来挽回颜面“哥你看啊,徐阿姨那么喜欢宁姐,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复完合你到时候两边好好解释解释不就得了?跑这来干嘛,也不嫌麻烦。”


沉默了片刻,红着耳根子的张继科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不是第二天我妈也非要拉着我去相亲,我至于搁这儿找虐?万一你兴趣来了嚎一嗓子,成都公开赛我还打不打了。”


“……噗,你也相呢,你相归相逮着我黑干啥。”这回周雨是真的没忍住“不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科哥你们家……就没一个嫌事儿大的,给徐阿姨竖个大拇指!”


“烦不烦,别笑,总之我先在这儿呆几天,等我妈那边消停了再到北京等丁宁回国。”


对此周雨举双手赞成“刚好我正愁一个人无聊,咱国乒最近火了吧,像我这种小鲜肉根本不能随便到街上晃荡,何况现在一听见童话我就发怵,所以啊平时除了训练也就只能呆在家玩玩电脑游戏了,倒是哥你这么火,居然还有时间玩失踪。”


“没办法的事,丁宁要知道我跑去相亲,别说复合了,她那脾气老死不相往来都不好说,到时候我找谁哭去,只能去嵩山剃个光头当和尚一了百了。”张继科学起龙队两手一摊,深得其神邃。


“科哥,你换一种思维,可以考虑一下其他人嘛,比如那种女神级别的,凭你的条件,妥啊。”周雨调笑着不动声色的跳开,顺利的躲掉一掌,可惜他算的再精,却还是被张继科后补的一脚,给踹了个趔趄。


“削你都是轻的,下回再敢出这些馊主意,就给老子收拾东西从这儿滚出去。”完事张继科摆摆手,惯性的打了个哈欠“不说别的了,困,我补个觉,小雨,你睡的哪屋来着?”


“左边那个客房,哥你也太懒了……啊啊当我没说,小的这就去把主卧给您铺出来,您放心的在我屋休息吧,睡吧睡吧安!”面对眼前这位变脸比翻书还快的实力大满贯,在他藏獒凝视的威胁下,周雨立马抱着脑袋往主卧冲去,这年头啊拿人的手短吃人的最短,住人的那就只有给人当佣人使唤的份啰。










然而有句古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计划又怎么赶得上变化呢,张继科为了躲家里人的唠叨大老远的赶去山东,却没能呆够一天,便来去匆匆的搭了九点钟的飞机连夜飞回北京,只因为次日九点有一档央视临时加约的采访。


百分之两百的不容推脱。


一下飞机的张继科选择低调的走了VIP通道,果然顺利搭上了自己的私家车。


他百无聊赖的坐在后座,掏出手机把玩了一会,最终还是没能绷住脾气,主动给丁宁发起了微信语音“宝贝儿,起床了没有,朋友圈上说你感冒了,巴西那地方病毒多你注意着点,没事别往外跑,嗯…那个…抵抗力一定不能下降,零食要挑营养的吃。”


伸手不打笑脸人,自己这么有诚意,丁宁总不该还狠心和他闹别扭吧,张继科满意的放松下来。


-“啰不啰嗦,咱俩分手了你管的那么多!”回复的内容虽然不尽人意,但他分明听出了丁宁的语气中夹杂着几分笑腔。


问题不大,这姑娘成天都在乐,还真应了那首老歌,叫什么来着“又嫌我啰嗦,成,那我现在是不是该给你唱段分手快乐?”


-“你唱啊,你唱了我就去找更好的。”这回丁宁的声音听上去已经没有了半分笑意。


张继科一下子慌了神,他刚才只是随口那么一提,觉得歌名挺应景,丁宁这么一说他才慢慢的回想起了歌词,瞬间对这首歌的好感败坏到了极点“别啊宁宁,我不是这意思……那歌早连词儿都记不住了,我吃了吐行吗,再说,咱俩也没真的分手……”


-“这事儿太复杂以后再谈,我吃早饭去了不聊了哈,拜拜。”


什么叫这事儿太复杂,张继科一口气又憋在胸腔里半天发泄不出来,只能闷声锤了捶司机大哥的座椅后背,无论是在确定关系之前还是现在,每一次谈论到感情的问题,丁宁总是含糊其辞。


所以到底是谁说安全感这种东西,只有女方才会缺乏的?








里约。


早晨八点一刻。


丁宁刚一放下手机,就见朱雨玲拎了两袋早餐回来“宁姐来吃饭,正宗的北京甜馒头!刚楼下还碰见李哥忙的啃着干面包呢,你说上头干啥就留咱俩在奥运村宅着,无聊透了。”她来回打量着丁宁,发现眼前的小姐姐早已经穿戴整齐,不由得问道“怎么宁姐,你要出去吗?”


“对啊,待会我准备去看超级丹的比赛,铁定帅到没边啊!不过咱还是先吃饭吧。”丁宁也不跟朱雨玲客套,乐呵呵的接过她手中的一个袋子往里边一瞧,真好还有豆浆,早餐标配。


“哎哟宁姐。”朱雨玲也是女队出了名的话匣子,跟熟人在一起八卦的毛病根本就停不下来“乒羽一家亲,我怎么早没发现这么一活生生的丹哥迷妹呀?”


“话不带这样讲的,旁人听见了影响多不好。”丁宁吃的津津有味的同时,还不忘纠正朱雨玲的措辞“何况我那叫佩服,欣赏懂吗,还迷妹呢简直太俗气了。”


“得了吧,科哥和丹哥一款的,也没见你夸他帅到没边啊!”朱雨玲调侃的翻起白眼。


“他……”丁宁歪拉着脑袋,想起刚刚和张继科的微信语聊,不知不觉中又笑到眉眼弯弯“他张继科儿怎么就和丹哥一款了,你是说黑到一款吧,这个我承认。”


“新科大满贯怼起人来六亲不认。”朱雨玲咽下一口馒头,然后拍手叫绝“我在遥远的里约为科哥点支蜡。”


“怎么扯的好像我在欺负他一样,还有点蜡这话不吉利以后别说了。”


“瞧瞧,瞧瞧,到底还是自家人。”朱雨玲打趣的冲丁宁眨了眨眼“科哥现在这么火,不知道你们俩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打算?”丁宁舔舔黏满豆浆的嘴唇,似笑非笑的道“还能打算什么,分手好几天了都。”


“噗!”幸好朱雨玲吞的快,最后只喷出一口空气来“逗我呢吧!科哥那鞍前马后的劲会舍得跟你分手?”


“鞍前马后……!?”大家对他俩的印象就是这样的?容易满足的丁宁瞬间又乐开了花“可以啊朱儿,成语水平杠杠的,看来我回去得让你科哥好好夸夸你。”


“别了,我就说呢你俩怎么可能分手,宁姐你千刀别让科哥来找我说话啊,国民老公形象带入太深,我会害羞的。”朱雨玲一本正经的拒绝了丁宁的‘好意’。


“外面的人捧捧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凑热闹,让张继科儿晓得了还不知道得怎么嘚瑟,你们没事就应该多鞭笞他一下。”丁宁俨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鞭笞我们哪敢呀,科哥那性格得罪了可真不是开玩笑的,方博儿还差不多。”朱雨玲小声的嘟囔“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毕竟我就没见科哥怼过你,倒是你怼谁他怼谁,整个一妇唱夫随家教森严令人拜服!”


“好了啊朱儿!别再开我俩玩笑了。”丁宁也收敛起笑容“总之我跟张继科儿的关系目前还很特殊,对外一致口径都是分手,所以具体分没分还得保密,像刘指导孔指导他们都属于不明就里的,你也注意着点,别往外捅。”


“我发五!绝对服从宁姐安排,嘿嘿宁姐,看我这么乖的份上,帮忙弄两张你那口子的签名照呗,老家的小表妹想要。”


“自己弄去!”


鉴于张继科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朱雨玲翘首以盼的签名照,最终还真是托了那位神龙眼中的香饽饽叮当猫的福,才顺利的在归国的第一时间拿到了手,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丁宁跟着女排回国的当晚,北京的天气骤然转凉,但她还是连夜回了趟总局,不为别的,只因为那人也在,那人在电话里无比认真低语,想她。


她能感受的到他声音中的疲惫,也能从他断断续续连不成句的问话中隐约听出与自己雷同的患得患失,恋爱从来都是双向的,心性坚韧如他二人,也难以避免在一段感情中彷徨不安。


此时的丁宁比谁都清楚,自己现在的每一个决定,对张继科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长久以来,张继科永远都把丁宁的利害喜好放在第一位。


那么如今,丁宁又有什么理由不在第一时间,走往他在的地方呢。




张继科木纳的坐在乒羽中心食堂后院的长椅上,一遍又一遍的划着微博,在丁宁那个关键词下不停的刷新,她到哪了,是先回一趟家再过来呢,还是会被高阿姨严苛的扣住。


是啊,旁人都以为他们已经分手,就算是双方的父母,这俩也在闪烁其词答问不一。


那么假设高阿姨真的质疑他的决心,自己也没什么好冤枉的吧。


“喂我说,你要不穿一身白T恤,在这么昏暗的灯光下我还真不好找着你!”丁宁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张继科的身后,又轻手轻脚的绕到前一秒还在担心她会否应约的人的身旁坐下,大咧咧的笑着“你的旗手姑娘很棒吧。”


“回来了?我的第四十五号旗手。”张继科唇角一扬,单手揽住丁宁的肩膀将她带往自己的胸膛靠着,先前反复思考的所有说辞跟祝贺都在这一秒荡然无存,果然,在丁宁的面前永远都只剩最真实纯粹的自己。


“怎么会对数字这么敏感呀,张继科儿。”丁宁不经意的问出一句,好似一声感叹。


张继科低头顺了顺她的头发“因为……”他认真的思考着丁宁的每一个疑问“这是我们同步的数字,我很在意,也很骄傲。”


“巧合而已瞧你说的多玄乎,不过还是谢谢你啦。”


“谢我?”眉梢微挑,他似乎有点跟不上丁宁跳频的节奏。


“谢谢你……和我的家人一样为我感到骄傲。”丁宁幸福的眯起眼睛,享受着从他们相触的地方晕染开来的温热传遍周身。


“这有什么,只要你先在我家的户口本上报个到,我就可以这么为你骄傲上一辈子。”张继科眸色一黯,试探般的装作云淡风轻的提议。


“再等等吧,再等等,我还想多过两天清净日子呢。”丁宁怎么会不清楚他的心思,张继科近些年越发的可靠沉稳,却唯独在与自己的个人感情问题上,依旧冲动执着的如同一个还没长大的男孩“继科儿?”


丁宁顿了顿,该怎么才能让他感到心安呢,或许他和自己一样,也只是想要一个确切肯定的答案“还记得你说的那首歌吗,现在想想用在咱们身上也真的挺合适,分手快乐就分手快乐吧。”她忽然感觉到张继科的背脊一僵,赶紧不由得加快了语速解释,声音也随之软糯了几分“但是继科儿你放心,我会杜绝一切更好的,没事就追追星啊打打球,等到局里的三创大业告一段落,然后咱们再光明正大的复合吧。”


他的姑娘,安慰起人来竟然还比不上周雨那个大小伙,虽然用词不怎么考究,但丁宁简单如常的言语,对张继科来说却出奇的受用,他的脸上已然荡漾起发自肺腑的微笑“宝贝儿你想的真美,小雨让我不能总这么不分事态的惯着你,他说的或许有几分道理。”


“周雨那家伙欠批斗,你别听他的,我就得惯着养。”丁宁分分钟驳回张继科的质疑。


然而张继科对此却束手无策,说也不是骂也不是,好在自己这回器械投降的还不算太快,只见他正了正神色道“至少这一次我宁愿撒谎也会不答应,宝贝儿我们之间没有分手快乐,有的只是细水长流,哪怕是暗流,你明白吗?…………你明白我多爱你吗,丁宁。”


明白啊,她不痴也不傻,哪里会不明白,在与张继科的十年如一日的相识相知中,丁宁早已心如明镜,她回搂住他的脖子,将脑袋深深埋进他的颈窝,丁宁细腻的声色如同一层薄纱拂过他的耳畔,他清晰的听见她说“…………我也爱你啊,张继科儿。”




谢谢你的陪伴与包容,丁宁。


谢谢你的追随与相持,张继科。






——end——








——————-————











评论

热度(113)

  1. 亡命徒栖瞳 转载了此文字
  2. 亡命徒栖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