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日常【二】

栖瞳:

-话说最近连同人都开始洒砒霜了?


-屋哩科科会那么轻易的狗带吗!?不会!


-正主不发糖就算了,你们还虐我,有没有人性了啊!


-脑洞,白话。


-不知文笔是何物系列。


-日常短文向。


-不走时间线。


-本故事纯属虚构,依旧随便写随便看。






————————————————


【2016年9月】






周末的下午,张继科慵懒的靠坐在沙发里悠闲的刷着手机,时不时的抖着腿,眉目含笑。


刚晾完衣服的丁宁去厨房冲了杯咖啡,乖巧的端着杯子凑了过去,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张继科嗅着香味抬眼看了看她,剑眉轻挑“我的呢?”


“你的?”丁宁有些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衣服换了不洗,洗了不晾的人还妄想喝咖啡,你的估摸着还躺在壶里乘凉,要喝自己倒去。”


“我看不见得,这杯就挺好。”张继科面对丁宁的抱怨无动于衷,他反手从底部握住丁宁的杯子,不费吹灰之力的便将水杯夺了过来,坏笑着浅尝了两口“嗯,宝贝儿什么时候改行卖糖的。”


“嘿你这人!”丁宁一下子炸开了毛“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嫌甜自己去调不行,刚好我没有洁癖,你赶紧的还我还我!”


“咱俩喝一个杯子那叫间接性接吻,我倒没什么,你可得想好了。”张继科不紧不慢的说着,又将视线重新投回手机屏幕。


“张继科儿,无赖两个字用到你身上估计都是抬举你吧。”丁宁斜靠着沙发,抱起放在一旁的叮当猫抱枕就是一阵不满的嘟囔,她似乎已经放弃了夺回咖啡的打算。


丁宁的介意和妥协无一不被张继科尽收眼底,他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先前的笑颜早已不复存在。


“事实上,以我们现在的关系你本来就不需要在意这个,宁宁,我说过可以给你时间让你来适应,但你也总该给我点机会。”他悻悻的朝丁宁举了举手中的水杯“相濡以沫,真的不愿意吗?”


“我……”丁宁一时语塞,她低头摸了摸耳朵,从张继科手里接过杯子,然后在张继科希冀的目光下将它放到茶几上“既然太甜了,那我待会去重新调一壶。”


沉默,经过几番欲言又止,张继科舔了舔唇,喉头干涩,但最终什么也没能说出口,他不能逼她,或者说是没胆子去逼她,如果丁宁一个气急攻心觉得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后果将不堪设想,张继科不愿意冒着风险急于求成,甚至都不愿意去做那方面的设想,他也绝不会让他们之间,走往那条分歧的绝路。


可现在的状况是,尽管丁宁已经答应了和他处处看,但与之一般的情侣相比,他俩之间总还差点什么。


比如丁宁通常都不会让张继科牵着她的手,这一点好在偶尔丁宁会主动的去挽他的胳膊。


再说到接吻,那可真就是八竿子打不着了,单凭丁宁的这个别扭劲来看,想要熬到一亲芳泽的时候,希望那之前张继科没有先把自己憋出什么毛病来。


丁宁见张继科也不搭话,便默默的抓起遥控器打开电视,随便翻了几个台,正剧越来越少,综艺节目倒是一出接着一出,然而精彩入眼的却犹如凤毛麟角,很难碰上合适的收看时间,她开始有些无聊了,眼神也不自觉的飘往张继科……的手机“整天都看这些数据,无不无聊啊。”


“谁说的未来的日子想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张继科反过来问丁宁,不等她答话便又接着说“趁年轻多存点老婆本总没错,否则以丁小姐母亲的眼光,我还不得爬上天台排队去。”


“咦?天台。”丁宁嫌弃的瘪瘪嘴,她用头轻轻撞了撞张继科的肩膀“我妈欠你工资啦。”


“我犯的着为了工资上天台?”张继科好气又好笑的侧头看着她,一只手半抬起仿佛要修理她一般,片刻后却只是轻轻落在丁宁的头顶,松缓的揉了揉“整天胡思乱想,看你这闲的,时间还早你要是真无聊我们就先找点别的玩,不看股市了,以后要是经济方面跟不上伯母的要求,我就去天台上搞个大新闻,运气好的话一样拿下。”


“看好你啊张先生,到时候建议楼层别选太低,十层以下免谈哦,否则只摔伤了可不管治,我妈可最烦碰瓷儿的。”丁宁故作高冷的摆摆手,喜闻乐见的提议道。


这叫什么?这就叫传说中的恃爱行凶。


“……宝贝儿,你还捅刀子,尽欺负我。”张继科怨念的语气逗的丁宁一秒破功,她捂住肚子笑的弯下了腰,惹得张继科笑意难掩,用手抚在她的背上替她顺着气,生怕丁宁一个不小心再呛着自己。


“哈哈哈,谁敢欺负你啊!我和我妈可不受这冤枉。”丁宁用拇指擦擦眼角。


“一点都不冤枉,昨天马龙还念叨前段时间去了趟夏露老家,回来就跟我说,天大地大还是丈母娘最大,那夏露的妈可没少折腾他。”张继科振振有词的以讹传讹。


“说的跟我妈承认了你这个女婿似的。”并不怎么相信的丁宁软软的瘫倒在沙发上“张继科儿,我妈可说了,只要咱俩的关系一天没公开,那你就只有叫她高阿姨的份。”


“这能怪我么!”看着瞬间坐直的张继科,丁宁暗自好笑“港澳前开会那会谁投的赞成票。”


却不料张继科严肃的把手机放到了一旁,他觉得此时很有必要和自家宝贝儿进行一场不分手的……哦不对,应该是进行一场‘锅不能这么甩’的谈话。


“咳……快到饭点了啊。”自知理亏的丁宁赶紧装起傻扭头四处瞧。


张继科沉声一笑,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寻死路的她“别扯话题,当时就刘指导,孔指导,陈教练还有你跟我在,本来我跟陈教练都投了公开,眼看胜券在握,你到好,关键时刻倒戈相向,现在公开不了就知道怨我了?”


“那我……那我还不是以大局为重么!”话一出口,丁宁的语气直接弱下了一半“刘指导天天做梦都想着搞三创,咱俩不好为了私人原因去开罪几位领导吧,何况……搞三创你也就……”


“也就什么?”聊到公开与否的话题,张继科仍旧气不打一处来,要知道当初港澳行他可没少为了这事跟丁宁闹别扭。


“也就不用那么拼命的去比赛了……”丁宁的声音细若蚊吟,却还是被屏住呼吸的张继科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朵里。


“……可是你还在,我又怎么能退的下,那是我半生的战场。”张继科自然而然的揽过丁宁的肩膀,这一次她也没有再避开,反而更加亲密的往里凑了凑,枕在了最靠近他心脏的位置。


‘也是唯一能没有顾忌的陪在你身边的地方,可是……现在却都变样了。’张继科轻抚着丁宁的肩膀,见她没有应声又继续说道“宁宁,我已经忘了要怎么去一个人生活,如果没有你,恐怕也不会有里约过后的张继科,所以只要你还在,我也就会一直在,说起来咱们这回的伤病,多少也算是同步了吧。”


丁宁心下感动,可她这么多年来依然还是没有学会怎么去矫情,最后也只是枕着张继科的胸膛摇了摇头,蹭的他颈间一阵酥痒,张继科则腾出一只手捋了捋丁宁额前的刘海,按了一下她的脑袋示意她安分点。


没想到丁宁却变本加厉的又蹭了蹭,想着看他能拿自己怎么样,当丁宁看见张继科强忍住笑意别开头,一副完全拿自己没有办法的模样时,她便不再闹了,丁宁满意的眯起了眼睛“干嘛在这种事情上讲同步,继科儿,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例如成家以后每一年的结婚纪念日,只要那个咱们是同步的就成,还撩妹呢,你这技术不行啊……”


“那宝贝儿你教教我。”经丁宁这么一闹,张继科又开始变得不正经起来,他的手掌从丁宁的肩膀一路瞬移到了她的腰际“教我到底要怎么撩,才能让你像我的有些粉丝那样,天天吵着嚷着喊老公?”


“做梦吧你!做梦就成了!”


怀里的人突然就上了脾气,这让张继科更加觉得好笑,他紧了紧搁在丁宁腰际的手,低头靠近她的耳畔“等不到做梦了,我现在就想听。”


“啧。”谁知道丁宁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她甚至对此嗤之以鼻“你去微博发一个好想听人叫老公呀,保证你听的这辈子都不想再听见。”


虽然嘴上说的多么冠冕堂皇,到底他的宝贝儿还是过不去不公开的这个坎,张继科莫名的又觉得心情好了几分,他紧紧搂住丁宁,声线越发的细腻温润“公开吧,等我赶完之前预定好的通告就公开吧,我会挡在你的前面,任何的非议都不能再让我等下去了。”


“可是……”


“可是我只想听你叫老公啊,宁宁,叫一声好不好,就一声。”


“……老、老没正形啊你!”


“………………………………”


………………








——end——





评论

热度(65)

  1. 亡命徒栖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