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清秋暖(四)

花开可期:

2014       秋      成霜


“哎,你和科子怎么了?”檬娴往嘴里送了一大勺冰淇淋,深秋的天气里吃一口,真是从嘴冰爽到胃,“这好久了,咋也不见你俩一起出来。”


丁宁拿着小叉子戳巧克力球,头也没抬:“不怎么啊,能怎么呢?”


檬娴一顿,八卦兮兮地起身坐到了丁宁旁边,搂着她肩膀:“吵架了?别啊,你俩不是好的不行么,半年前他生日那个花床……嘻嘻真没发生点少儿不宜的事?”


丁宁霎时间脸通红,一把推开檬娴:“去去去,没个正行,找你出来是给我解闷还是给我添堵的啊!”


檬娴更乐了:“宁啊,这都14年了,他都26了,你不会还让他干看着呢吧?”说着听窗外街道上一声鸣笛,檬娴看了一眼,嘴一撇:“来的真快!”


丁宁跟着看过去,熟悉的车,熟悉的号牌,熟悉的停车方式,最重要的是熟悉的从车上下来的那个人。丁宁有些生气:“你叫他来的啊,你还是不是我大房了?!怎么不向着我!”


檬娴已经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开始收拾包包准备跑路了:“向着你才叫他来的啊,傻子。我先走了,好不容易有一天假,你俩慢慢谈。”


檬娴走到门口的时候正赶上张继科推门进来,她笑着打了个招呼,临出门轻哼了句:“真是我自找的时时刻刻的情敌!”


张继科点点头算是表示感谢,腿一迈就走到了丁宁那桌旁边,上下打量着丁宁,小心开口:“你没喝醉啊?”


丁宁瞪大了眼:“喝醉?在满记喝醉?!——二娴说我喝醉了让你来接我?”
 
张继科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表情也绷不住了,笑着凑到她身边,就着她的手吃了刚刚被戳的不成样子的巧克力球:“真甜。”


丁宁白他一眼没说话,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


张继科看着她的表情,凑近了低声哄:“别生气了宁宁,都俩星期没理我了,我错了,好不好?”


“呦,不是之前对我吹胡子瞪眼睛的时候了?”丁宁气哼哼的声音也带了笑。


“我哪儿有胡子啊就冲你吹。”张继科笑了,低头喝她的杨枝甘露:“还不是你不听话,乖乖的不就好了。”


丁宁一听这话笑容慢慢收了:“又是我不听话?”


张继科拿勺子的手顿了顿,还是笑着说:“你就乖乖的……”


“我就乖乖的啥都听你的呗,不能有一点点自己的想法。”丁宁似笑非笑,手指勾着桌布上下搅着。


“关键得看你的想法对还是不对。”张继科放了勺子,嘴抿了抿:“算了,今天不是找你吵架的,我们去哪里转转?”


“我也不是要跟你吵架的,我今天约的是檬娴。”丁宁低头收拾书包。


 张继科看她这个样子,有些头疼:“宁宁,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这个事你别…”


“我知道…你的事,我都不能插手就是。”丁宁有些自嘲的笑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张继科有些气。


“我没什么意思,今年你我都挺…挺好的,那就这样吧。再是男女朋友,没公开呢也得有自己的生活啊。”


“丁宁你讲理!不想公开的是我吗?!”


“是我,不公开现在看来不是好事?”丁宁看他激动,一时有些后悔。


哪知张继科听了这话更觉刺耳:“好事?哪里好?是对你好还是对我好?”


话,只要带上三分气性,听起来就完全不是滋味了。丁宁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也不看他:“自然是对你我都好。”


“对北京台更好?”张继科嘴角微挑,忍不住呛了一句。


“对,是挺好的。”丁宁也赌了气。


“丁宁,你青梅竹马师傅徒弟的,挺欢是不是?”张继科还是把话问了出来,这几个星期,除了世界杯后那几天,丁宁一直跟他见面不是很多,跟那两个倒是常常一起。


“那也没有你美啊。”丁宁听了这话心里气苦:“论师傅徒弟怎么比得上你和你徒弟?你倒是没青梅竹马,架不住你前女……”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有些无所是从,这么多年,当然也吵过,但还是第一次在外面如此不给对方面子。


丁宁叹了口气:“算了,张继科,话我放这里了,你不用管我干什么,你就练好球就行,马上又该打比……”


“不用管?不用管让你继续去给别人低声下气?”冲口而出,伤人伤己。


丁宁眼眶刷地红了,看着张继科嘴张了张没出声,那两个在口边,却有如千斤沉。


张继科说完就知道自己说重了,但看见她的口型心底一抽又气的更狠:“丁宁,这辈子你想都不要想!”一拍桌子起身往门外走去。随即窗外传来引擎声,车与人同时消失。


 丁宁看着窗外,心底空落落的,两滴眼泪掉在手背上。又一次,不欢而散;第一次,他先离开。


 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明明是想好好说的,明明…心里不是那么想的。


 丁宁想了一路也没有想明白,走到家门口用钥匙打开房门,傍晚的夕阳散落进来,满室柔光。


 这个小区就是果爸所在的小区,清净,安宁。平常逢到没有训练的时候,张继科和丁宁就会过来,张继科给她下厨做个饭,近两年手艺渐长,丁宁还说退役了他都能当大厨了呢。


如今看着房子里的冷锅冷灶,丁宁抓着衣摆的手有些泛白。站在客厅中央,突然觉得没有呆的地方,哪里都空空的,空空的。


夕阳收走了最后一丝温度,房间昏暗,丁宁才感到脚站的有些酸了,肚子也叫了起来。微微叹了口气,她开了厨房的灯,想想平时他做饭的样子,有些笨拙地打了个鸡蛋准备下锅。


突然大门外一阵钥匙响,随即“咚”的一声门被撞开。丁宁回头,正看见张继科大步到厨房口,满头是汗。丁宁不知道要说什么,怔了一会转过了头继续打蛋液。


张继科仰头靠在门框上大口呼吸,然后就那么看着她,眼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情绪。


到底又多加了两个鸡蛋进去,一起搅着,因为不熟练,在他的注视下几次把蛋液弄到碗外。开了火,是……先倒油来着?先放蛋来着?


张继科终还是叹了口气,走上两步拿过她手里的碗:“我来。”


丁宁因这两个字红了眼眶,本还想说一句“不敢劳驾您给我这低声下气的人干活”,话到嘴边看见他这几天来消瘦了很多的脸颊和世界杯后总是有些疲惫的神态,心里一疼,又把话咽了下去。


心里都有事,相对无言地吃了饭,丁宁起身收拾桌子,张继科本要帮忙,她却轻声道:“你歇一会吧。”


“宁宁……”张继科看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


“继科,我们谈谈。”丁宁没有回头,面前厨房里的灯光散在身上,她白色的毛衣晕了暖黄:“我…我不应该提…她…也不应该拉扯徒弟,我没有不相信你。”这些年,别的女人从来不是他们之间的问题,实在是这次气狠了才会提起。


“我明白。宁宁,我话重了…我其实…”张继科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世界杯的事……”


“世界杯的事,咱们早就说过,你没错!就是因为你没错,我才会去向别人…低声下气…继科,你不是不了解他,你踢牌举动确实对他震动很大,教练组又怎么会不给你压力?国内的报纸,从来都是顺着上面的。要是我不是国家队的,我就会更直白了,更直白地告诉天下,杜塞尔多夫那一脚,我也想踹!可我现在,只能……”丁宁回头,眉眼含愁:“我知道你是不想让我趟浑水,我又怎么逃得了,还是,你怕那些流言蜚语?”


队内确实已经有好事之徒捏造一些无聊的话语,类似于竹马上位,赢了比赛输了人,昔日情侣今对立等等……


张继科摇头:“我信你,但我确实怕。”怕那些狗屁不通的话诋毁她,正因为放心里,所以才在最生气的时候冲口而出伤了她。


“我从来不怀疑我们之间的信任,我也从来不在乎这方面的蜚短流长,我都不介意,嘴是别人的,心是自己的,我爱不爱你,日久见人心。”


“宁宁,你真的不用委屈自己,大不了,我不打了。我已经为我的举动致歉,我也可以主动交上奖金。至于别的,随他去吧。”


“可是其实你想打,你还要陪我打,你跟我一样舍不得赛场!张继科,你五连冠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在屏前有多骄傲!这还是我们的并肩啊!有些事,你不能做,不屑做,不方便做的,总得有人做。这些年你能为我去忍耐很多,我怎么就不能去为你缓和关系了?你说过我们是一体的,你做我做又有什么区别。”丁宁说到后来声音有些哽咽:“我…我只是不想让你低头。”


张继科轻轻一叹,眼角微红:“我知道,可是我……”我心疼你,我捧在手里的小姑娘,我都不舍得委屈的人。“丁宁,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这些事本不用你费心思,我是男人。”


“你是男人,你顶天立地,你难道不会累吗?你累的时候,除了爸妈,就剩我了。我不能什么事情都让你挡在我前面而我却没心没肺不顾你的处境,我不是脆弱不堪一击的女孩!张继科,你忘了我是谁吗?我是丁宁!我应该站在你身边!”站在他身边,陪在他左右,只有她会这么傻,也只有她才够资格。


“我也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委屈的,不就是跟以前一样跟他们说话聊天么,到底是从小一起长起来的,人,再变,也不过就是那个样子。继科,我们以前跟球场较量,现在要跟人心比武了,你不能输,我就不能输。”


“今时不同往日,里面太复杂,你这个性子,受不住的。”他皱着眉,目光里疼惜将溢。


“我不怕!球场上我们可以一起,这里你要推开我吗?一个人单打独斗的,不孤独么?为什么只能你护着我,而我不可以替你遮风挡雨?我不是外人,我是你的女人啊!”


我是……你的女人啊……


张继科看着丁宁,眼珠黑的发亮。她就像花朵般美丽,却从来都不畏惧风雨。这个女孩这样的勇敢,这个女孩这样的为他着想,这个女孩这样的令他爱慕。


这个女孩,是他张继科的!


丁宁看着张继科缓缓起身,一步一步向她走来,第一次清晰的意识到,有些事情,或许…等不下去了。


https://shimo.im/doc/ysC8KkuqSyEoy3v2?r=38DL3X


风雨中,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也想被你需要着,因为这也是一种幸福,共同经历的幸福: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势均力敌的爱情,从来,都是并肩而立的。


 


 


 


 


 


 


记:此篇观点,亦致全运会9.6!部分文字写于9.6当晚。


从零开始,以七为期。最爱的《致橡树》给最爱的他们。14是很无解的一年,看似平静,波涛暗涌。现实里很多小伙伴都说只看到科科的付出看不到宁宁的回报,但其实,她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回应,从不怯懦,从不后退。其他时候不过是很普通的小情侣,也会吵架,也会不安,但初心不变,希望大家都能初心不变。


(文中吵架理由纯属虚构,吵架情节属文本设定,不上升真人。)


 另:发个如此清水的car都不行···逼得上外链···


【注】文中檬娴名字为化名,实际是两个人结合成一个人,非国胖队一律化名,后同。


日常给小伙伴们笔芯,下一章见。


 

评论

热度(136)

  1. 亡命徒花开可期 转载了此文字
  2. 亡命徒花开可期 转载了此文字
  3. 亡命徒花开可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