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天赋EP 15(上部最终章)

Younha:


如果我


一颗心被你俘虏 


就流浪  


在你怀里的国度 


我沿你  


手掌心的纹路 


启程我的追逐


 


就一眼 


爱变成一种天赋 


心跳在你面前有了温度 


我为你开始领悟 


忘掉明天和假如 


幸福就是满足 




(一)


五月的鹿特丹,刚刚进入夏天,正是欣赏郁金香的最佳时间。国乒来不及欣赏娇艳欲滴的郁金香和大街上长裙飘飘的荷兰姑娘,马不停蹄地投入了最后的场地适应训练。


 


丁宁无暇再想着她的苹果派,满脑子都是技战术要点。出发前一晚当张继科说我们一起拿冠军的时候,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其实她并没有十足的底气。因为任国强不在身边。


 


就在出发前几天,施之皓找她谈话。她的师父要去女二队了,接下来的日子她的主管教练叫陈彬,一个停留在见面打招呼关系的教练。丁宁无法理解,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换掉自己的主管教练。


 


最终心里的话还是没问出口,感觉说出来像质问。眼下,她不知道怎么和这个新教练沟通。无论是训练还是生活,任国强在她心目中就像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赛前陈彬看出她的顾虑和不安,“丁宁,鹿特丹是我们两师徒关系的开始,你不要有包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打,有任何困难我们一起面对。”丁宁点头,她想起出发前任国强最后和她说的话。忘记莫斯科,只需要专注于在鹿特丹的每一场比赛。


 


四分之一决赛战胜冯天薇,半决赛赢刘诗雯,丁宁一路异常顺利地来到和李晓霞的决赛。任何国际比赛,只要是内战是没有场外教练的。打到第六局,丁宁下意识地看了下观众席,没有她熟悉的任国强的身影,只有陈指导关切的眼神。


 


丁宁定了定神,这个时候除了专注,她别无出路。除非她想这辈子都处于边缘,甚至就此万劫不复,她不想。


 


随着第六局最后一个球丁宁正手拉球,李晓霞回球下网,丁宁拿到冠军,她整个人高兴地跳了起来。那么几秒的兴奋和激动过后,过去一年的种种苦涩全部涌上心头。失意、委屈、痛苦、伤病、彷徨,像是尝尽了人间百味。


 


舆论的风向也是瞬息万变,一时间丁宁从女队边缘人物又变成了未来的领军人物。草草回答完那些见风使舵的记者千篇一律的问题,丁宁掏出手机第一时间给任国强发了信息。她不敢打电话,这一年的心酸师父最清楚,丁宁怕忍不住在电话里就哭起来。


 


男队的决赛在女队之后,张继科决赛的对手是王皓。这几天丁宁老是有一种预感,预感张继科会赢王皓,给搭档发了简单的加油两字,丁宁就出发去找那家传说中的米其林店,网上说那里有鹿特丹最好吃的苹果派。


 


丁宁口语不好,手机也只有百分之二十的电量。出国前她只查了餐厅的大致位置,这会儿一打开导航,却出现了好几条路线,丁宁看着一串串英文地名云里雾里,只好硬着头皮随便选择了一条。


 


导航带着丁宁越走越偏,她心里也越来越慌,手机也没电了,幸好有个老人路过,听懂了丁宁蹩脚的英文,还告诉丁宁那家餐厅别的好吃的食物。当她满心欢喜带着苹果派回到酒店,男单的比赛也早就结束了。


 


丁宁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电视里刚好在播张继科夺冠后激动倒地的画面。接连几日高度紧张的比赛加上刚才这一趟折腾,所有的疲惫在看到张继科夺冠那瞬间都烟消云散了。


 


真好。她的搭档赢了。她和她的搭档是新科世锦赛冠军。


 


半小时前,张继科结束采访,给父母打完电话之后就给丁宁发信息。“当,我赢了,我们都赢了,你在哪儿,我去找你。”过了很久,张继科见丁宁没回短信,电话也不接,心里越来越急,一问陈彬才知道丁宁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买东西了。纵然心急,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张继科只好回了房间。


 


张继科洗完澡,来不及吹头发,就听见门铃响了。张继科以为是刚出门的马龙,急匆匆地跑去开门,却看见刘诗雯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张继科心里有些惊讶,厌恶之情却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继科,恭喜你拿了冠军。”


 


“谢谢,没事的话你回吧。”张继科说完就想关门。


 


刘诗雯没想到张继科是这种反应,连看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等一下,我有话和你说。我们,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开始。以前是我糊涂,可是一年多以来,你对我还是有感觉的,不是吗?”


 


张继科一声冷哼,“请问我到底是给了你什么样的错觉,让你觉得我对你还有感觉?”


 


“莫斯科回国后的总结大会,你不是还一直看我,你心里,其实还是关心我的对吧。”张继科轻蔑地撇了撇头,“你误会了,我看的不是你。”


 


“刘诗雯,你的那些破事,你以为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就在我们分手的第二天,训练馆门口那辆跑车,那个男人……大家都在国家队,有些事我不想撕破脸。”


 


刘诗雯被张继科说的无地自容,心里却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我和那个人,早就分手了……”


 


丁宁走出电梯就隐隐约约听见刘诗雯的声音,“继科,我还喜欢你,这两年我一直忘不了你……”“这一年多你对丁宁这么好,难道不是想刺激我吗?”




丁宁微微一怔,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丁宁还是可以看到刘诗雯的手指无声地绞着,丁宁停住脚步,她静静地站到墙边,当她犹豫是离开还是继续听下去的时候,突然安静下来没了声音。


 


“刘诗雯,你知道我最后悔的是什么吗?”


“我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在最开始,就爱上丁宁。”


 


张继科用只有他自己和刘诗雯才能听见的音量在刘诗雯耳边说出了这句对让眼前这个对复合还抱有幻想的女人最致命的话。


 


好奇心驱使丁宁探出半个头,却看见张继科的侧脸,离刘诗雯的耳畔如此近,好像是在轻声说着什么,而刘诗雯脸瞬间红透了。丁宁站在原地,没有动。


 


忽然之间,丁宁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明明看着那两个人,却好像在看一出静止的戏。那种感觉似曾相识,她想起那个下雪的晚上,她抱着围巾在雪地里看到的张继科白皙的脸上那不易察觉的笑容。而此刻她的脚底就像定住一样,走廊里静得只有她轻微的喘息声。


 


丁宁抱着纸袋子,也顾不上去按电梯,直接走了楼梯,那种落荒而逃感觉和那个雪夜不同,近两年过去,这两年她和张继科之间的种种,让丁宁的心好似被什么重物撞击一般,强烈的钝痛感,让她腿脚发软。楼梯才刚走了一半,就撞见了马龙。


 


“丁宁,你怎么在这儿,对了,电梯也不知道怎么坏了,你来楼上找继科?”丁宁连头都没有抬起来,直接把手里的袋子塞到马龙怀里就往楼下跑。


 


回到房间,顾不上李晓霞的询问。她的耳朵里,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了,只听到自己干涸的呼吸声。丁宁把自己关在卫生间,从前的一幕幕又一次向电影默片一样轮番上演。忽然间,微酸的湿意,浸进眼眶里。为了不让李晓霞听见她在哭,丁宁开始给浴缸放水。


 


她想起那年她在雪地里等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哆嗦地回房间把围巾藏到衣柜里;她想起樱花树下她装作若无其事地独自离开最后因为忘记带钱包饿着肚子回宿舍;她想起在甜品店张继科的那句:丁宁,怎么可能;她想起张继科面对记者说的我们可能还不够默契。想到这里,她露出些苦涩的笑。


 


张继科,你就像风一样,靠近我,卷起千层海浪,而我却躲也不躲,就往里闯。风浪过后,一切恢复晴朗。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刚才马龙撞到刘诗雯的时候,就猜到丁宁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张继科儿,怎么回事你。”马龙回头看了一眼刘诗雯,把手里的苹果派塞进张继科的怀里。“我妹子大概都看见了,你自己去解释吧。”张继科看着手里的苹果派,想起出发前那晚丁宁跟他说的话。难道这是她比赛后跑了几条街特意去买来给自己吃的么。


 


透过水流的声音,丁宁隐约听到门外有说话声。“丁宁在吗?”是张继科的声音。“额,丁宁一回来,就去洗澡了,你给她发信息吧。”


 


“她手机没电了,那一会儿她出来你记得让她充电啊。”外面又逐渐安静下来,但是此刻她的心就像坠入泥潭的石,已经沉下去了。那天晚上丁宁也没有重新开机,吹完头发直接倒头就睡。而张继科等到天亮,也没等到丁宁回短信。


 


鹿特丹的天蒙蒙亮的时候,张继科睡了过去。


 


(二)


鹿特丹回国以后,偶尔在训练馆里遇见了,虽然眼神总是不由自主地交错,但谁也没说话。丁宁知道,很多时候张继科在注视她。就像他没注意到的时候,她也在看他一样。但这感觉就像什么紧要的东西被打破了一个洞,水不断往下漏。


 


这天丁宁接到许昕电话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下了训练她准备去附近的漫画店溜达一圈,顺便让夜风狠狠吹一下她最近不太清醒的脑子。今天是从鹿特丹回来的第三天了,张继科依旧每天雷打不动地地发信息给丁宁,丁宁依旧雷打不动地不回。


 


刚才她以为又是张继科发来的信息,就没打算看。直到意识到那不是短信提示音而是电话铃声。“徒弟,你看见我媳妇了没?”“彦彦不是找你去了嘛”。丁宁一听许昕这话就一阵心慌,下午姚彦明明说去找许昕,还说晚上晚点回来。


 


“傍晚刘指导找到我,当时施指也在,施指说姚彦跟他打了退役报告,还....还说早就知道了我们的事儿,之前就找彦彦谈过。徒弟,你说为什么这些她从不和我说,从办公室出来我就一直打她电话,都不接,你说现在这么晚了她会去哪儿,我们经常去的地儿我也找过了,徒弟我真没办法了.....”见惯了平时油嘴滑舌的许昕,这样的许昕让丁宁顿时也乱了方寸。


 


“师父你别急,我这就去找”丁宁说完挂了电话,挎上球包就往外走。到了总局门口,正犹豫着往哪个方向走,却看到了这几天她一直在避,现在却再也避无可避的人。短短的几天,丁宁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和张继科说话了,好像几年前张继科刚回国家队的时候他两在雨中重逢时那么陌生。


 


“宁.....搭档,去找姚彦吗?”丁宁抿起嘴唇,下意识地挎了挎即将从肩膀滑落的背包,轻轻地嗯了一声。“这么晚了,我陪你一起”。“不用了,咱两还是别走一起”。说完转身便往张继科相反的方向走去。


 


张继科再也按捺不住压抑了几天的失落情绪,冲上去用力拉住丁宁的胳膊,不同于之前几次的轻柔和暧昧,这一次张继科是用力把丁宁往自己怀里拽。


 


“丁宁,你到底要逃避到什么时候?”丁宁猛得抬头,张继科的脸庞近在咫尺。总局外昏黄的路灯下,张继科的眼睛里深不见底,丁宁甚至能感受到他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张继科这是总局门口,别拉拉扯扯,一会儿被你女朋友看见不好”。


 


张继科听到这话心里是又生气又开心。他气的是丁宁误会得莫名其妙,他失去了原本比赛后想找时间对她坦诚的最佳时机;但他又很开心,丁宁这表现不是吃醋是什么。


 


“什么女朋友,丁宁,不管你那天在走廊里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是事实,我知道你全部往相反的方向理解了。”


 


“搭档,我怎么理解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枣想和你重新开始。”丁宁用力挣脱,张继科却没有半分松开手的意思。“丁宁,这一年多我心里的人是谁,你真的感觉不到吗?”张继科眼神炙热,胸口的情绪呼之欲出。


 


丁宁心头一震,那感觉就像沉寂已久的江河,就要裂开条豁口,而他就是撕开豁口的人,要迫她面对。此刻既然避无可避,她也只能面对,丁宁用力把张继科的手从自己胳膊上拂去,冷冷地说:“张继科儿,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俩之间,总像隔着一堵墙。从前我在门外的时候,你在别人的房间里。好,我回到自己的世界。后来你在门外徘徊,其实门并没有锁,你一直敲门,却从不推门而入。现在门外有人喊你走,你心里顾忌门里的我。其实你不必这样。”


 


丁宁说出心中淤积多日的话,只觉得一阵舒畅,一片海阔天空。五月的北京寒意已经褪尽,空气中甚至漂浮着一丝燥热,张继科却觉得被一盆冷水从头灌到脚。


 


丁宁看张继科傻愣在原地,刚才的话似乎不像是她这种大大咧咧的人说出来的,却是她心中淤积已久的郁结。纵使不忍,却逼迫自己不再理他,转身离开。


 


张继科回过神的时候,丁宁已经走远。理智告诉他今天晚上他们是要解决许昕和姚彦的事情,刚才丁宁的话虽然句句扎心却似乎有另一层意思。想到这里张继科还是快步追上丁宁。“宁宁,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不逼你面对,可是你让我陪着你找姚彦好不好?”




丁宁没有说话,也没再拒绝张继科。两个人就这么把姚彦可能去的地方翻了个遍,还是一无所获,期间许昕来了几个电话,张继科只能尽力安抚许昕的情绪。


 


经过刚才那番场面,丁宁更加静默,连双手都严严实实地藏在口袋里。似乎是在努力和张继科保持距离。“已经十二点了,我先送你回去,你告诉我她还有可能去哪儿,我再出来找吧。”张继科小心翼翼地问丁宁。


 


“我想起来了,彦彦刚来一队的那天,我带她去了个地方”,丁宁边说边加快脚步,张继科只能紧紧跟着,找到姚彦的时候,她正在一家通宵营业的咖啡馆里发呆,看上去情绪很差,和平时咋呼的样子判若两人。


 


丁宁看到姚彦的瞬间一下子冲了上去抱住她,“就算要退役,你大半夜不回来算什么,你想要急死我嘛?”。丁宁说着说着眼眶又红了起来。早在丁宁急着往这里赶的时候张继科就觉得姚彦应该在这里,路上就给许昕发了信息。


 


没过多久许昕也到了,才半天的工夫,许昕似乎憔悴了很多。“你俩好好聊聊,太晚了我先送丁宁回去,明儿还有世锦赛总结大会。”说完张继科拉着丁宁走了出来。已经是凌晨一点半,折腾了一晚上,两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觉得身心俱疲。“张继科儿,你说他俩能走下去吗?”丁宁率先打破尴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命运,丁宁,明晚庆功宴以后,我们好好谈谈好不好?”丁宁点了点头,她知道今晚因为担心姚彦,对张继科确实是过分了。因为今天发生的一切让她害怕,害怕这样的命运有一天发生在自己身上。


 


(三)


第二天丁宁醒来的时候,姚彦刚好买早饭回来。“姚胖儿,你不会、你不会一晚上没回来吧?”“你想什么呢?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就没吵醒你,我睡不着,很早就起来了。”姚彦若无其事地说,好像昨天的一切从没发生过。丁宁洗漱后一边啃着包子一边小心翼翼地看向姚彦,“你和师父,聊得怎么样?”


 


“他打球,我退役,就这样。”丁宁从姚彦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这样的姚彦,反而让她觉得可怕。“你真的要为了我师父,放弃事业?”


 


“宁宁,我想过了,我没有你那样的天分,也没有你的韧劲,我知道我再打下去,也拿不到世界冠军。许昕和我不一样,他还有大好前途。而且更重要的是,我并不想放弃他。”


 


“难道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丁宁说完这话,连自己都觉得自己天真得很。“宁宁,你不是不知道,咱们身处的国家队是什么制度,那些谈恋爱的队员是什么结果,我和许昕从来没想过,我俩能逃过这劫。”姚彦拿起一个煎包放进嘴里,又从袋子里掏出一瓶豆浆打开递给丁宁,“我们两个,总有一个要牺牲。”丁宁沉默了。


 


……


 


下午去庆功宴的路上,姚彦见丁宁兴致不高,正想问她这几天和张继科到底怎么回事,手机屏幕突然跳出一条张继科的信息。“让丁宁先喝点牛奶,今晚一定会被灌酒。”姚彦拉住正在不停往前走得丁宁,“你看,人家多关心你,你这吃醋也得适可而止啊”。“谁说我吃醋了,我就是觉得应该跟他保持距离。”


 


“许昕都和我说了,就因为那天刘诗雯去求复合的事儿?”姚彦边说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点开博客给丁宁看,“你自己看看刘诗雯怎么说的,这是她第二天写的。”丁宁拿过手机一看,刘诗雯的博客里赫然写着:“没想到到最后,事业和爱情双输。”


 


丁宁微微一怔,想起昨晚张继科说,不管你那天在走廊里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是事实,我知道你全部往相反的方向理解了。姚彦看丁宁突然发起呆来,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宁宁,你怎么了,我看你这一天天也是掉了魂,我们到了。”


 


丁宁和姚彦到场的时候,大家都已经落座了。主桌坐着几个主教练和好几个丁宁没见过的领导,张继科则坐在刘国梁身边,身边还空了一个位子。“丁宁,这边……”施之皓看到丁宁走进来一脸懵,指了指张继科身边的位子。丁宁刚坐下,不知道哪个领导说了句,“哎呀新科世界冠军迟到,罚酒罚酒啊。”


 


丁宁也不扭捏,往杯子里倒了半杯啤酒,正欲站起身,身边的张继科一把拿过丁宁手上的杯子,“陈处,丁宁她酒量不好,这杯我替她敬你。”说完仰头喝了下去。


 


施之皓一怔,这个张继科,护丁宁也护得太明目张胆,连刚刚执教丁宁不久的陈彬都看出了点端倪。饭局上觥筹交错,刘国梁指示张继科和丁宁到隔壁桌几个领导那里打个招呼。作为新科男女世界冠军,给领导敬酒是逃不过的。每次丁宁想自己喝下去的时候,张继科都会快她一步,原本酒量就不好的张继科很快就面红耳赤。


 


丁宁心里一阵愧疚又一阵心疼,拉了拉张继科的衣袖,“我自己来吧,你去吃点东西,你不能再喝了。”张继科却不搭话,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仰头又是小半杯下去。丁宁以为他还在因为昨天的事赌气,不再说话。她不知道,张继科这是在给自己壮胆。




两人回到主桌的时候,张继科已经有些醉了,走路的姿势也不太稳。丁宁连忙倒了杯热茶,放在他面前,又往他碗里夹了些菜。张继科随便扒了两口,顾不上和刘国梁打招呼,拿了饭桌上的矿泉水就跑了出来,没跑多远就开始吐起来。他想到丁宁刚才走进餐厅时被那场面吓到的表情,帮那个傻丫头把该挡的酒都挡了,这下她应该能好好吃饭了。


 


吐完张继科觉得舒服多了,也不想再回到那个场合,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来到了莫斯科以后庆功宴那晚他们来的公园,他懒得再走,坐在了上次他和丁宁谈心的椅子上,不知不觉被风吹得酒也醒了大半。卖红薯的老板还在,柔和的灯光下,烧烤的烟气袅袅升起。


 


这边丁宁耳边是领导们的谈笑风生,拿筷子的手时不时地拨弄着碗里的菜,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子,这是她进国家队以来第一次在这种场合灵魂出窍。“姚胖儿,我出去一下”,丁宁趁几个指导在交头接耳,抓起外套和背包就跑了出来。走到大街上的丁宁开始迷茫起来,张继科会去哪儿?坐上出租车,凭着直觉,她对司机说出了一个地方。


 


……


 


直到地上的影子离自己越来越近,张继科抬起头,本就不大的眼睛因为喝了酒有些迷离。是丁宁。丁宁拉了拉身上的衣服,顺了顺呼吸,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急迫,不那么像是故意出来找张继科。“张继科儿,你在这儿干嘛呢?”不同于昨天冷漠的态度,丁宁温柔地问。


 


“在想,怎么跟你表白……”


 


张继科的眼睛像是在丁宁脸上定住了,并没有因为丁宁的震惊和不知所措挪开眼神,像是要把丁宁看到骨子里去,摘下一边的耳机,语气坚定而坦荡。


 


“你喝醉了,我们回去吧。”


 


就像曾经无数次暧昧的场合,说完转身想走。呵。张继科低下头,自嘲地笑了笑。每次都这样,丁宁,我要拿你怎么办?


 


“别走,宁宁。”


 


也许是酒精的缘故,一瞬间的失落之后,张继科竟站起来一把拉住丁宁往自己怀里拽。不同于前几次的温柔和犹豫,张继科用力环住丁宁瘦弱的身子。丁宁在张继科怀里挣脱着,想逃出他的怀抱,可潜意识里又深深眷恋着这个温暖的怀抱,她挣着,最终不知是顺从内心深处渴望张继科抱住自己的想法,还是张继科的力气实在大的惊人,丁宁一动也不能动弹。


 


 “宁宁,乖,别动”,丁宁看不到张继科的动作,却依旧能感受到他轻柔的动作,慢慢地把一侧的耳机塞到自己的耳朵里面。


 


 


懂得让我微笑的人


再没有谁比妳有天份


轻易闯进我的心门


明天的美梦妳完成


整个宇宙


浩瀚无边的尽头


每颗渺小星球


全都绕着妳走


爱我


非你莫属


我只愿守护


由妳给我的幸福


爱我


非你莫属


也许会笑着哭


但那人是你所以


不怕苦


 


原本就不长的白色耳机线将两个人的距离越拉越近,张继科本就抱着丁宁,丁宁顺着张继科的动作微微踮脚,顺从的趴在张继科的肩膀上听耳机里传来的歌声。


 


从被张继科拽到怀里开始,丁宁就一直低着头。此刻被耳机里传来的歌词惹得从耳根红到了整个脖子。可她又怎么知道,在她另一侧的张继科,耳朵又红的好似要滴血。


 


歌声结束的瞬间,他低沉的嗓音在丁宁耳边响起。


 


丁宁,我喜欢你。”


 


张继科的嘴唇轻轻靠在丁宁耳廓边,就在双唇即将亲到丁宁耳朵的瞬间,阖上双眼,沉稳地说出了那憋在他心里一年多的六个字。


 


心里的话终于说出了口,却见丁宁一直低着头。张继科心下顿时一阵慌乱,那是打比赛落后时都不曾有的手足无措。张继科轻轻放开丁宁,握住丁宁的双手,“丁宁,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


 


“我已经记不清你是什么时候走进我心里的,可能是看你吃东西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你的温暖渐渐融化我的时候,可能是喝醉酒趴在我背上说胡话的时候,可能是出国比赛只想给你买礼物的时候,可能是你给我系围巾笑的眯起眼睛的时候,可能是知道你给我写那些小纸条以后又不敢问你的时候,可能是混双时发现再也不能集中注意力的时候,可能是发现自己在也没办法只把你当搭档的时候。”


 


张继科看不到丁宁此刻的表情,只能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你知道吗?不是我对自己的感情犹豫不决,也不是不想推门而入。我想给你一个笃定的未来,就必须拿到足够的荣誉,强大到足够为你挡风遮雨。在我一无所有的时候,我要拿什么走进这扇门呢?更何况,你比谁都懂我,那不仅仅是荣誉,也是我们的梦想啊。”


 


“丁宁,爱上你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温柔是种天赋。最好的爱情,不是那个人,冲着我的光芒匆匆赶来,而是在看到我,泥地里艰难前进时,能不顾我脸狼狈,温柔且坦然地伸出手的。”


 


啪嗒,一滴眼泪落在张继科手上。张继科更慌了,“宁宁,我说这些不是想给你压力......你.....你别哭.....你一哭我就乱了”。


 


丁宁突然抬起头,眼睛正对上张继科的眼“张继科儿,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我自私又胆小。我不止一次自私地想过,如果就这样一直保持着好哥们儿的关系也挺好,就算你不喜欢我,就算你找了女朋友,我还是能以哥们儿的身份留在你身边。我不敢承认围巾是特意买给你的,你躺在操场睡觉我也不敢把外套盖在你身上,我更不敢让你看出来我喜欢你。后来我发现你对我越来越好,我也越来越害怕失去。我怕你的过去会一直横亘在我们之间,我更怕现在的姚胖和师傅就是未来的我们。”


 


丁宁越说越激动,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每一滴都狠狠地砸在张继科的心上。“我和刘诗雯早就结束了,那天她来求复合,我在她耳边说了前所未有的狠话。你知道吗?当初她放弃我,是因为和别人在一起。我又怎么会再和她牵扯不清,更何况,我心里再容不下其他人。”


 


丁宁听到这话,抬起头,错愕的同时,意识到这几日自己是彻底错怪了张继科。张继科看出丁宁脸上娇羞又懊悔的神情,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丁宁,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丁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间空气仿佛凝固住了,张继科不敢再说话,静静地等待着丁宁的回应,安静地像个等糖吃的孩子。张继科看丁宁迟迟没有反应,泄气地慢慢松开了丁宁的手。“是我太心急了……”


 


丁宁哭笑不得,红着脸伸出右手勾住张继科左手两根手指,“大笨狗,谁说不愿意了……”丁宁的声音越来越轻。“你是喝酒喝傻了么,还是我刚才的话,你没听进去?”张继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刚才丁宁明明说了喜欢自己。


 


“不是我不愿意,可是明年就奥运会了……”。张继科看出丁宁的顾虑,这也是他这些日子以来挣扎和纠结的症结所在。要不是因为刘诗雯莫名其妙来求复合再加上许昕和姚彦的变故,他有想过等他们一起圆梦伦敦,一切水到渠成的时候再袒露心迹。“宁宁,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我能等,到我们一起拿大满贯的那天,我们再正式在一起,好不好?”


 


丁宁笑着点头,“在那之前,我们在一起……一起努力”。丁宁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像只开心地小猫,害羞地看向张继科。张继科一时间心潮澎湃,轻轻拥住丁宁,低声在她耳边戏谑地说:“你好,准女朋友”。那唇,就快要擦到她的耳朵上。


 


丁宁的心头,如同烈火灼烧着,烧得她又痒又痛。她抬头看着他,在很近很近的距离,在他的臂弯间,看到他含笑的眼睛。


 


霎时间远处轰鸣声渐起,天空划过流火。不知何处,有人在放烟火。


 


 


(四)


伦敦奥运近在咫尺,每到奥运年春节队里就只放三天假,大部分队员都选择在队里过年,主力要加练,陪练要陪主力加练。丁宁自然是选择留下来的,张继科却被家里一个电话叫了回去。丁宁陪张继科去机场的路上嘴里说着叔叔阿姨重要,心里还是一阵阵的失落。这算是两人捅破窗户纸以后的第一个新年,张继科却不在队里。


 


这个新年姚彦也不在队里,年三十这天大家都围在一起包饺子,丁宁却还在训练馆加练。“徒弟,饺子下锅了,都这个点了,别练了。”姚彦走之前千叮万嘱要许昕好好看着丁宁,这几天张继科不在,许昕看得出丁宁并不开心。


 


窗外的雪积得更厚了,丁宁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不知道青岛冷不冷,张继科这个点吃年夜饭了没。丁宁想起张继科走的前一天晚上,他们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雪地里走着,谁都不舍得回宿舍。


 


张继科向丁宁表白后的这半年,两人虽然没有正式在一起,感情却突飞猛进。可丁宁才刚刚尝到两情相悦的滋味,就要分离两地。那感觉就像心里埋了许久的一颗种子,终于破土而出,长出大大的芽,几乎遮住她整颗心。可阳光和雨露却在这时被风刮走,那棵芽就这么杵在她心里,低头耷拉着,荒得不行,可还是一点点地努力往上蹿着。让她整个人都暗暗煎熬得很。有时候想起两人已经互相袒露心迹了,又觉得恍然如梦。


 


“宁宁,要想我。”那晚风很大,却怎么也吹不散她一直蔓延到耳尖的温度。天边留有一弯残月,没有故事里的旖旎景色。可她只觉得,面前的人就是月光,那样明亮柔和。


 


想着想着,丁宁觉得自己这样很傻,却又笑了。“怎么,科子才走了两天,就这么想他了?”许昕看着丁宁一会儿发呆看窗外一会儿又傻笑的样子,心里不禁羡慕起张继科和丁宁,虽然不能光明正大,却还是能见天天到彼此。丁宁没搭理许昕,这两天她虽然身在练球,心里却全是张继科。


 


“师父,张继科今天联系你了吗?”丁宁突然想起来,今天大年三十,张继科却一整天没消息了。“没有啊,他不是明天傍晚的飞机回来么?好了好了跟师父去吃饺子了,再这样下去就快成望夫石了。”许昕拖着丁宁来到了食堂,大家已经围在一起吃着热腾腾的年夜饭。丁宁没再多想,张继科毕竟难得回家团聚,肯定特别忙。


 


张继科原本他也打算留在队里过年,顺便趁着短暂的假期陪丁宁,却接到徐锡英的电话,说是从一个大师那里给他求了一串手串,特灵,虽然比赛不能戴,奥运年也一定能顺顺利利,让他务必过年回家一趟。运动员原本就有些迷信这些东西,张继科想既然那么灵,就回去给丁宁也求一个,于是便答应了回家过年。


 


年三十这天,张继科也确实顾不上联系丁宁,好不容易寻着地址找到了求手串的地方,那个大师却不在。张继科一身疲惫地回到家就忙着招呼亲戚朋友吃年夜饭,等到送走所有人空闲下来看手机已经快十二点了,打开手机却只看到丁宁临睡前的一条的晚安短信。


 


“新年快乐,想你了,等你回来。”


 


张继科不死心,第二天又重新上山,终于求到了一模一样的手串,却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被困在山上,手机没有电,也没有信号,和丁宁说好傍晚的航班回北京,现在不仅回不去,还通知不到任何人。


 


夜幕降临,丁宁不仅没在机场等到张继科,连人都联系不上,急的只能给许昕打电话。许昕接到电话一边安慰丁宁,一边往机场赶,两人又等了几个航班,最后无可奈何,只能给张继科家里打电话,才知道张继科去了山上却被暴雨困住。


 


这下丁宁更急了,“大过年的这傻子去山上干嘛”丁宁嘴上轻轻抱怨着,心里却清楚,张继科不可能无缘无故上山。“徒弟,你别这样,科子不会有事的,明天雨停了就好。”


 


许昕想劝丁宁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再来。丁宁却无论如何都要留在机场等。许昕没办法,只能陪着丁宁。等到天快亮的时候,丁宁撑不住了,头一点一点的靠在许昕肩上快要睡着。


 


“徒弟,徒弟,醒醒,天亮了。”丁宁被许昕摇醒,一晚上折腾下来头痛欲裂,视线也有些模糊。许昕见丁宁这个样子,心里想劝,却也清楚她是不可能这个时候回去睡觉的了。


 


“我去帮你买点吃的,你别走开。”“嗯……”丁宁觉得浑身酸痛,想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清晨的首都机场安静而空旷,丁宁曾经无数次在清晨从这里出发去打比赛,也有无数次清晨从国外一身疲倦地飞回来,却从不曾像今天这样内心不安又焦急地在这个时间,在机场这样等一个人。


 


“宁宁……”


 


是她熟悉的日思夜想的低沉声音,丁宁微微一愣,转过身来,眼前的人一脸疲倦,似乎是风尘仆仆地赶来,一夜没合眼的样子,声音和平日比起来有些沙哑。


 


“宁宁……你怎么在这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到眼前的真真切切的张继科,丁宁没有回答,不顾一切地跑上去抱住他,脸颊贴近张继科的肩膀,双手环紧他的腰。


 


“张继科儿,你要吓死我,你吓死我了你……”丁宁躲在张继科怀里,眼泪不由控制地往下掉。张继科反应过来,傻丫头怕是在机场干等了他一整晚。张继科轻轻回抱住怀里的人,就算是张继科表白以后,丁宁也很少有这种主动拥抱他的时候。这次怕是真的吓到她了。


 


他被困在山上大半夜,后半夜雨停了,他不愿再等,满脑子都是丁宁,他知道自己这样渺无音讯,凭丁宁的性格一定急疯了。他连夜下山,顾不上回家收拾行李,买了最早的航班回京。


 


“我没事……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张继科像是想起了什么,松开丁宁,从兜里掏出一串手串,给丁宁戴上。“新年快乐,宁宁,这是新年礼物。”


 


丁宁一怔,手串在张继科裤兜里被捂得微微发热,此刻戴在自己手腕上,一股暖意传遍全身,心中顿时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她正对上张继科的眼睛,心中一动,沉默几秒,踮起脚尖,双手环上张继科的脖子。


 


“张继科儿,我不要等了,我们在一起吧。”


 


丁宁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只知道此刻,她不想再等。她的眼里,她的脑子里,她的心里,满满的都是眼前这个为了她不顾一切的男人。他如此为她不顾一切,她只也想豁出去任性一回。


 


张继科又惊又喜,他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宁宁,我怕不是在做梦吧?”丁宁又好气又好笑,“大笨狗……”。


 


张继科闻言低下头,轻轻抵住丁宁的鼻尖,轻声说:“大笨狗,只爱你。”然后在她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丁宁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眼中模糊一片。张继科心头怜意更甚,一滴一滴地吻去她脸颊滑落的眼泪,而后又重新覆上丁宁的唇,然后吻得更深入,撬开她的唇,追寻她的舌。丁宁从开始的笨拙回应到后来和张继科唇齿交缠,记忆中那些暧昧而温暖、缠绵而晦涩、甘甜而委屈的种种过往再次将她包裹,再次降临,这一次,她不想再挣脱,不愿和他分开。


 


天地之间,丁宁只有张继科,张继科只要丁宁。张继科把丁宁紧紧抱在怀里,跟她彻底缠绵在一起。


 


 


 


上部完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