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爱情在遇见你之后(18)

蒙童:

18
即使是偌大的飞机,当它处在一望无际的天穹之下时,也不过渺小得如同一粒白雪。又何况是舱内的他们呢?她想,大抵也不过是天地间的蜉蝣罢了,但,纵使卑微,身旁有他,飘浮于茫茫人海的她也不孤单了。


随着平飘的速度越来越小,飞机的后轮也愈来愈接近地面,直至向着飞行道前方稳稳滑行一段后,飞机才算正式着地,轰鸣的声响被嘈杂的人流声所替代。


“宁宁,等一下会有记者,一切由我来应付。”黑色的棒球帽下,是一张戴着黑色的墨镜生人勿近的俊颜,张继科低头向着粉红色鸭舌帽的女孩嘱咐着,大掌悄悄握紧了掌心的柔荑,


丁宁乖巧的点了点头,经历了悲欢离合的她懂得了一个道理,其实在面临困难的时候,并不是一定要两人共同承担才是最好的选择,有时候,当你躲在他宽阔的臂膀之后时,也是给予对方的无条件信任。


“张总,前时您和夫人去了巴黎,有人拍到您和夫人去了医院,那么请问贵夫人是不是有喜了呢?”


“张总,如今您和贵夫人恩爱同游巴黎,是不是说您和夫人已经和好了?”


“张夫人,请问您之前留学美国时,和李庭伟先生的联系频繁吗?”


“张夫人,请问张总和李先生是不是早就认识了呢?还有是不是因你而结识的呢?”


“第一,你们所说的事情涉及到我本人以及我夫人的生活隐私,我们拒绝回答,”张继科缓缓摘下墨镜,浸淫商场多年的他早已对公关操作流程很是了解,今天他们的出现,亦不过是自己的安排罢了,锐利的目光扫过,死死定住在那一张熟悉的面孔,“第二,你的问题带有不切实的误导倾向,如果因此有不利于我夫人的消息流出,我将通过法律程序向贵公司发出律师函”


“还有,现在是晚上19点45分,晚餐时间请勿打扰,有什么问题请走正归流程,与我公司相关部门进行预约。谢谢。”张继科用拎着墨镜的左手摆了摆,以示让路,冷漠的眼神左右扫视一番。


那些人虽不甘心,但无奈张氏集团已被政府指定为奥运的官方赞助商,而其夫人又是中国体育界有名的人物,其辉煌的成就可是摆在那的,身份特殊。有些事情一旦涉及到政治层面,聪明人都懂得如何自处。


“小妞,终于舍得回来了?”那撩人的声音,以及那诱人的梨窝,令丁宁不禁抖索了一阵。


姚彦早就到机场等候他们了,但也不亏她冒着冷风阵阵的侵袭看了出好戏。不过也为难了想向前去帮忙的许昕,刚才被姚彦扯住的他只能替兄弟干着急着。


“走吧,我妈她们肯定做许多好吃的,”丁宁松开了张继科的手,赔笑似的挽住了好友的臂弯,两人向前走去。


“看吧,我们都是第三者。”许昕无奈的搂住了张继科的脖颈,无不感慨的说道。


张继科一脸不屑的看了好友一眼,尔后双手插着裤兜说道,“我觉得你更像是被抛弃的糟糠原配。”


甩完话后的张继科径直向欢快的两人走去,留下许昕一人风中凌乱着,神马鬼啊?!


许昕开着车,似笑非笑的看着车镜里的张继科和丁宁。


“欸,我说昕爷,咱们是不是落后了?”姚彦和丁宁坐在后座,此时正有着开庭拷问的阵势,“小妞,快从实招来。”


“你们说什么呀?”丁宁脸庞一片通红,小手微微用力掐着身旁的好友,羞怯又微怒的目光偷偷向副驾驶位偷着乐的男人投去。这人怎么还不解释啊。


“快说,你是不是有了小西西?”姚彦端正脸说道,“我们可是要结娃娃亲的,”


“哈哈,就是就是,我们也能事前准备准备,”许昕咧着嘴笑得开怀,他倒是真想丁宁有了,姚彦也没有借口再推脱了,


“滚,你先给老娘把烟戒了再说。”姚彦嗔了许昕一眼,但双颊也是微微红了,只能佯装无所谓的冲着丁宁说道,“快说,”


“没有,真没有,我和继科儿去医院本只想体检罢了,但后来发现有人偷拍,便匆匆离开了。”丁宁诚恳的摆着手,一脸真诚得不行的样子,心里嘀咕着怎么可能那么幸运,直到6周后,她才被姚彦重重数落了一顿,说是欺骗了她的感情。


“你们俩行啊,把先斩后奏这一招玩得六六的,离了一声不吭,结了又一声不响,”姚彦握着丁宁白皙的手腕,双眼滴溜溜的在戒指上面打着转,“戒指倒是挺漂亮的,还刻着海誓山盟呢,够浪漫的啊,”


“姚彦!”丁宁提高了分贝,怒嗔了她一眼,什么海誓山盟,那只不过是他们的名字缩写罢了,这女人,歪曲事实能力太强了,不过,刚刚还中气十足的丁宁在姚彦的挑眉之下又不争气的弱了下来,“我答应你,总行了吧。”


“嗯。”姚彦点点头,目光里大有孺子可教也的赞赏,“要一字不漏哦,”


“彦彦,你特么在人家老公面前耀武扬威,真的好吗?”不闲事大的许昕余光一扫,倒是娴熟的临门插一脚。


张继科双手插在衣兜里,悠闲自在的躺在椅背上,眼帘略掀,幽幽一句,“姚彦,许昕藏的私房钱可不少,就在——”


“嘿,哥们,不仗义哈”


接着就是张氏夫妇这对吃瓜夫妻,幸灾乐祸隔山观虎斗的闲暇时光了。


……


前天晚上张继科与丁宁商量过,他的意思是先去丁宁父母那,毕竟这么些年来他这个女婿做得实在不称职,可丁宁却不依,说做为儿媳一声不响去了美国,实在是有愧与张爸张妈的疼爱,总而言之,就是两个矫情的人在床上面对面进行了各自检讨之后,决定约着双方父母一起吃个饭,再好好接受他们的再次教育。


“爸,妈,”张继科和丁宁双双齐声道。


“欸,外边冷快进来。”张妈拉着丁宁的手,眼眶有些微红。


“叔叔,阿姨好。”姚彦甜甜的喊道,背后扯了扯许昕的衣袖。


“叔叔阿姨,这是我和姚彦从上海带来的蟹壳黄,您们尝尝。”许昕笑得明媚,倒像是女婿上门的样子。


桌上的菜各式各样,全是张继科和丁宁爱吃的,热腾腾的冒着香气。


“爸,妈,”丁宁红着眼眶,声音有些沙哑,她怎么就那么有福气,有两个那么好的爸爸,有两个那么好的妈妈呢?


纵然是男儿,在父母面前也不过是孩子。错过,也曾任性的以为自己足够有能力独当一面。但此时此刻,看着双鬓发白老人,看着满桌的佳肴,张继科也免不得动容。心里酸酸胀胀的,像是久未归家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的怀抱。


张继科把流泪的丁宁抱在怀里,轻声哄道,“不是饿了吗?你看这都是你爱吃的,爸妈可真偏心啊,”


“回来了就好,”老人们盼望的不过就是一家团圆,至于是是非非,对对错错,儿孙自有儿孙福。现在最重要的不过就是一家人围在一起吃一顿久违的团圆饭罢了。


“这菜刚热过,可别又冷了”丁宁妈妈偷偷抹了把泪招呼道,“宁宁懂事点,”


“就是就是,继科,快牵着你媳妇过来吃饭。”张爸身上的围裙还未卸下,笑着眯了眼,“今天可要把我的珍藏拿出来,亲家公我们不醉不归哈,”


“没问题,没问题,哈哈哈”丁爸带有运动员爽朗的性格应和道,“欸,这两孩子肯定饿了。你们喜欢吃什么?我加去……”


“这都快赶上满汉全席了,我和彦彦有口福了”


“就是就是,”姚彦红着眼笑着说道,尔后转身用手背擦拭着眼角的泪,


“昕爷,我想家了”姚彦窝在许昕的怀抱里,闷闷的说道。


“明天,咱们就回去。”许昕摸了摸她的柔软的发丝,在她刘海上轻轻一吻。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