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KN's Mini Story X

Jking:

--老张和小张二三事


 


2009


张怡宁结婚那天,丁宁是伴娘,而看着张怡宁一步步成长到今天的丁宁父母也自然不会缺席这场婚礼。化妆间里,丁宁扯着还在被化妆师捯饬着头发的张怡宁的手,眼睛没来由的发酸。偷偷腾出一只手抹了抹眼角,丁宁闷闷的开了口,“宁姐…以后见你就没这么容易了吧。”张怡宁捏了捏他的手,“丁宁我是去结婚,不是进监狱也不是进宫。你快别哭了,到时候还得拜托人化妆师给你补妆。”看到成功被自己逗笑的丁宁,张怡宁伸出手抚了抚眼前女孩的额发,“你得相信你自己,我在不在你旁边盯着你,你都会做得很好。”


趁着丁宁出去重新过一遍流程,丁宁妈妈高女士也进了化妆间。看着眼前这个脸上带着温婉微笑的女子,丁宁妈妈眼前一晃而过当年那个催促丁宁赶紧练球的瘦高女孩。“小宁啊,阿姨希望你以后非常非常幸福。”“我会的阿姨。您也要相信丁宁,以后虽然没有我在队里监督她,她也会把每件事都做得很好。”


包括追逐自己的梦想,包括寻找自己的幸福。


站在婚礼现场,握着身边徐先生的手,张怡宁感到很温暖很踏实。他们彼此了解,他们有很多话聊,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当然,他们是相爱的。还要求什么呢?激情?不需要了,人总会长大,年轻时的轰轰烈烈似乎渐已模糊,记忆中只有一双清澈的眼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咱俩这混双太差了,赖我赖我哈哈。”往事如烟,现世安稳。


 


2010


莫斯科回来之后,丁宁整个人都阴沉沉的。队里对她并没做出什么严肃批评,只是明眼人都能发现,几场重要比赛丁宁都没获得上场的资格,说白了,丁宁你就坐你的冷板凳好好反省去吧。一转眼,距离亚运会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张怡宁来到馆里的时候,一眼就锁定了自家小师妹的位置。默默地在角落的一把椅子上坐定,张怡宁才发现丁宁正在进行混双训练,搭档是张继科。之前她跟张继科并没有太多的接触,印象中这是个沉默寡言但特别要球的男孩子。一边张继科和丁宁正在接受教练的指导,“你俩这样打可不行,又不是之前没配过,跑位怎么能这么差!”张怡宁笑着摇摇头,丁宁这混双跟自己有的一拼了,一面继续盯场,想为丁宁找找突破口。趁着教练走远,张继科递给丁宁一条毛巾,“搭档咱俩再练几个,一会儿带你去吃杨枝甘露。”“只有杨枝甘露啊?”果然一提甜品丁宁眼睛就亮了。“想吃什么都行!”望着笑意融融的二人,张怡宁忽然有种预感,丁宁这混双估计没救了。陷入沉思中的张怡宁并没注意到背着球包越走越近的二人,突然被一声尖叫吓回了神。“宁姐!!!”紧接着一个粉色的身影飞奔到了眼前。“瞎咋呼啥?”张怡宁无奈的捏了捏丁宁的胳膊,“我回北京开个会,顺便来看看你偷没偷懒。”对上对面男孩子的目光,张怡宁微微点了点头,男孩子带着局促的笑低低地唤了声,“宁姐。”


那天张怡宁抵挡住了丁宁的软磨硬泡,以家中有事为由先一步离开了场馆,没有和张继科丁宁一起去吃饭。她不了解张继科,但她了解丁宁。丁宁性格开朗落落大方,跟谁都能扯个话题开唠,但是是非曲直她心里通透着呢。能让丁宁真正卸下心防的人这么多年其实也就那几个。张继科?看来以后得好好关注一下这个男孩子了。


 


2011


鹿特丹世乒赛庆功会上,一向被认为酒量还不错的丁宁被国乒众人灌了个满脸通红。坐在张怡宁身边的李隼与张怡宁碰了碰杯,“丁儿这孩子不错,你这妹妹有前途。晓霞现在还是差了一些韧劲儿。”听了恩师的话,张怡宁偏过头,只瞧见两位新科状元喝的双眼迷离,被众人拉着争相合照。宴席散尽,张怡宁把喝的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丁宁拉进了自己房间,把她放在了沙发上。给她倒了杯温水,想了想,又进浴室给她绞了条毛巾。湿毛巾渐渐驱散丁宁脸上的灼热,看着丁宁双眼一点点澄明,张怡宁开了口,“好些了?”“嗯...”,丁宁抬手拿过杯子,灌下去大半杯水,又平躺下来,脑袋枕着张怡宁的腿。“这次表现的不错,再接再厉啊。”听到自己敬爱的师姐给出的评价,丁宁又一次笑出了她的招牌月牙眼,“那必须的!”“丁宁你和张继科关系挺近的嘛。”张怡宁话锋一转,丁宁差点没反应过来。“宁姐你咋也这么说,我俩关系是挺好的啊,他是我搭档嘛。”“你俩上一次搭档混双已经是大半年前的事儿了。你们俩之间真没啥其他感情?”“我不知道啊,没想过这个问题。”丁宁回答的老老实实。心下了然,张怡宁拍了拍丁宁的发顶,“快去睡吧。”


 


2小时前,宴会厅门口。


王皓搂着张继科的肩膀非吵着要再喝几杯。拉着丁宁走到门口的张怡宁想了想便停下脚步,把眯着眼睛昏昏欲睡的丁宁往自己肩膀上按了按,扭头看向一旁欲言又止的张继科,“祝贺你。”眼前的男孩子有着怎样的过往她不是没有耳闻,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实属不易。“谢谢您,宁姐。”微醺的眸子里透出的惊喜和感动被张怡宁悉数捕获。“球不错,继续加油。我送丁宁回去。”“宁姐…”,张怡宁面前这个年轻自己几岁的男孩子跟她说起话来总是有些许拘谨,“来之前我让丁宁喝了一杯牛奶,所以她应该不会难受太久,回头您给她点儿温开水喝。”


他向来被别人以为不爱说话,但每每碰上与她有关的事情,他的话总是特别多。这就是特别之处。而按照丁宁的性子,真没那意思肯定会说“怎么可能”或者“当然没有”,可她只是说了不知道。


不知道也好,晚点知道会比较好。张怡宁入睡前如是想。


 


2013


巴黎世乒赛,丁宁止步半决赛。伦敦之后她的状态一直不好,所以对于这个成绩丁宁本人并未起太大波澜。回到休息室换了身衣服,她便匆匆忙忙出了门,门口正遇上刚从解说台上下来的张怡宁。“这么着急干嘛去?”“呃…我去看…看张继科训练。”丁宁抬手挠了挠额头,不好意思的冲着张怡宁吐舌头。“我有两句话要跟你说,你先进来。”张怡宁把丁宁又拽进休息室,反手推上了门。“革命感情升华了?”依旧是有一说一的直爽风格。“刚开始几个月…”丁宁晃了晃张怡宁的胳膊,“宁姐你别生气,我谁都没说。嗯…除了姚彦和熊猫。”“我生啥气。”张怡宁撇撇嘴。“我是想跟你说,我也经历过技改,确实特别难。但是丁宁啊,我了解你,我知道你一定可以的,其他的就不用我多说了。哦对了,我觉得张继科这孩子还不错,平时你俩低调点儿就行,有个人陪你一块克服困难我总归…能放心一些。”丁宁沉默了一会儿,抬手抹了抹泛红的眼睛,“宁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卫冕男单冠军后,张继科接受了一系列媒体采访。呼,真累。挎着球包,张继科一晃一晃进了电梯。按了自己楼层的数字,也顾不得看身边人是谁,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给丁宁发了条微信。“祝贺你啊,”斜后方一个女声响起。张继科扭头一看,“宁姐!不好意思我没看到您。”张继科胡噜了一把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这几年你的努力我看得到,不光是在球上。”张怡宁这话一语双关,张继科听明白了。“您知道了?宁姐…我知道丁宁现在挺难的,可我就是想陪着她,陪她完成梦想,让她明白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站在她这边。”张怡宁笑了,“别人不是叫你藏獒吗?怎么每次见我都这么害怕的感觉啊?”“我看着丁宁长大,在我心里她就是我亲妹妹,所以我了解她。她认准的人、认准的事儿谁说都不好使,而所有她认准的最后也都有不错的结果。”电梯“叮”地一声,临出去前,张怡宁伸手按住了开门键,“有你在她身边我挺放心的,我也相信你说的都会做到。”


世界太大还是遇见你,有缘分就要好好在一起。


 


2015


扬州李宁体育园。


因为丁宁的缘故,几年下来张继科已经跟张怡宁一家熟络了不少。庆典结束以后,张怡宁扭头叫住了二人,“我点了宵夜,你俩收拾收拾然后来我房间一起吃。”丁宁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宁姐你以前不是从来不吃宵夜嘛!”“结婚之后习惯慢慢就改了。你姐夫加班回来总得吃点,我也就陪他一块儿了。”吃饭的时候,俏俏给张怡宁发来了视频邀请,小丫头已经三岁了,越来越机灵可爱。听到俏俏的声音,丁宁也顾不上吃了,扔下筷子凑到张怡宁身边跟俏俏打招呼,看到熟悉的笑脸,屏幕里的俏俏笑弯了眼睛,糯糯的喊了一声宁姨。趁着屏幕里的小丫头冲着张怡宁撒娇,问妈妈什么时候回家,丁宁又拿起桌上的汉堡啃了一大口,一旁的张继科轻笑着,“宝贝儿你慢点吃,我不跟你抢,”一面抽出一张纸巾轻轻擦去了丁宁嘴角的沙拉酱。“妈咪,科叔叔也在吗,我好像听见他的声音了。”和别的小孩子初见张继科时爱哭不同,人小鬼大的俏俏从第一次见面就很喜欢张继科,平时偶尔还会缠着爸爸妈妈问科叔叔和宁姨什么时候来找自己玩,当然,她也特别喜欢张继科丁宁送给她的小裙子和芭比。张怡宁笑了,把手机递给了丁宁。看到屏幕上是自己喜欢的叔叔阿姨,俏俏开心极了。“俏俏,想叔叔了吗?”张继科笑眯了眼,冲小丫头打招呼。“想。科叔叔,宁姨,你们快来我家玩。”“好啊,等没有比赛的时候科叔叔带你宁姨去香港找你玩好吗?”“好呀!”屏幕里的俏俏非常开心,不停地冲着张继科丁宁飞吻。


吃完夜宵,聊了会儿天,几个人都起了倦意。张继科把房卡塞到丁宁手里,“宝贝儿你先回去睡吧,我帮宁姐把餐盒收拾了就回去。”张怡宁扯着垃圾袋,看着张继科利落的把最后一个盒子盖好塞进袋子里,“继科,听丁宁说你最近腰伤好一点了?”张继科把袋子扎了口,“嗯最近好很多了。”“明年就是奥运会了,状态好好调整调整,你俩都得争取上单打才行。”“放心吧宁姐,我们有数。过段时间我俩去香港看看您和姐夫,还有俏俏。”




2017


深圳直通。


这可能是张继科职业生涯中经历过的最艰难的直通赛,脚伤发烧连番折磨着他,想发挥最佳水平也是有心无力。这次直通赛张怡宁也来担任解说嘉宾,中途更是带来了俏俏,这令丁宁原本沉郁的心情缓解了不少。张怡宁带着俏俏敲开丁宁房门的时候,张继科正坐在床边冰敷肿得老高的脚踝。刚把手里提着的小蛋糕递给丁宁,眼见的俏俏就瞧见了里屋的张继科。小丫头飞奔过去,“科叔叔受伤了吗?我带了好吃的蛋糕,我们一起吃吧。”张继科一手按住脚踝上的冰袋,一手摸摸俏俏的小脑袋,“谢谢俏俏。”丁宁小心地切着蛋糕,给张怡宁和俏俏一人一块,又拿了个盘子给自己切了一块坐在张继科旁边,用叉子戳了一块递到他嘴边。“宝贝儿我是脚伤了不是手,”张继科无奈的轻笑,反握住了丁宁拿着叉子的手。“别废话,快吃。”一旁的张怡宁给俏俏擦了擦嘴巴,抬头望着二人,“继科你这样硬挺可不行。伤这么重还发着烧,打球总像是让人家一个胳膊似的。别透支自己的身体了。”“宁姐,您进来之前丁宁已经训了我好长时间了。我决定退赛了。”“你们现在经历的我都经历过,直通赛并不能真正检验你的竞技状态,放宽心,后面还有俩大赛呢,好好恢复。”


送走了张怡宁和俏俏,张继科看向身边一言不发的丁宁。“宝贝儿别担心啦,我没事的。”丁宁抬起头,看向面前那双带着熟悉温度的桃花眼,“张继科儿我好像还没告诉过你…”“告诉我啥?”“你是我的英雄。”


巅峰也好,低谷也罢,一直彼此陪伴,一直都是彼此的力量。与爱同行。


 


后记


难得的相聚。郭焱抿了一口面前的清茶,“老张,你为啥这么看好张继科?”“你不也是吗?”“丁宁喜欢他啊,而且他对丁宁是真的好。”“那不就得了。”


地球是圆的,乒乓球也是圆的,就连小朋友做丢手绢的游戏也都是围成一个圆圈。似乎万事万物兜兜转转都离不开一个圈,国乒也不例外。这样的一个圈子本身就是个矛盾体,既复杂又简单。谁赢了谁,谁取代了谁,谁和谁是亲是疏,谁又应该相信谁。张怡宁也好,郭焱也好,个中的酸甜苦辣自然是门儿清。可是她们身边就有这样两个孩子,始终彼此欣赏,始终彼此鼓励,始终坚定不移的选择彼此,看着多让人欣喜。她们能做的,就是做好引路人,给他和她最中肯的建议,最温暖的祝福。


毕竟,真心多难得。

评论

热度(228)

  1. 亡命徒Jking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