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贪吃嗜睡的少女King:

科以远方来叮咛
之大厨夫妻



十月


梆梆梆

“来啦来啦”

“卧槽变天儿了,一件单褂子还挺凉”
任浩进门跺了跺脚,抖了抖,把手里的大闸蟹以及糕点递给了张继科。
“艹又带东西”,
张继科接过来,皱皱眉放在厨房角落,“说你不听,下回不让你来了”

“别别别”
任浩一把搂住张继科肩,笑了,“兄弟还想尝尝您大厨手艺”




“你可别太期待”
声音比人先到,丁宁笑着从厨房走出来,把手里一盘切好的水果放茶几上,“他一飘就没准儿”

“说啥呢,对你老爷们儿这么没信心”
张继科努了努嘴,佯怒,眼睛里溢着笑

“得得得,您们可别秀”
任浩也不见外,一屁股坐沙发上,“诶,宁姐今天这么早”
“是”丁宁点点头,眼眯眯,拢了拢刘海儿别到耳后,“今天放的早,被他连环夺命call催的麻溜的回来了”


天色将晚,华灯未亮
张继科走上几步,朝外看了看,拉拢了窗帘


梆梆,

“科哥”

“诶诶诶”丁宁答应着,眼神瞥向张继科,“你陪浩哥说话,我去开门”
“来啦来啦”


“呦,宁姐回来啦”,周雨方博左手鸡蛋右手水果的挤进门,丁宁接过东西,才发现后面还有个抱了一箱橙子的樊振东。
“诶呦胖儿啊,来来,沉放这儿”


欢声笑语,仨人热闹着往客厅望
咔哒,关上防盗门


丁宁伸手要了三件外套,挂在了门边衣架柱上
三个大小伙子搓着手走向客厅


“呦,兄弟”方博一把搭上任浩肩膀,坐在他旁边,“这闻着味儿来的吧”
“你当都是你狗鼻子”任浩笑着,重重拍了方博腿一下
“哎呦,手劲儿这么大”
……


周雨和樊振东开了黑,手指动的飞快,嘴里念叨着


张继科接了个电话,出门把吴颢也接了进来
把今天这桌人凑齐了


丁宁进屋整理报告
吴颢一进来,便跟着张继科在厨房忙活起来



“科子,你媳妇儿这是上报了”吴颢把自己带来的腊肠酱肉扒拉到碗里,又把凉菜从塑料兜里拿出来,“不得了不得了,以后咱们中间也要出位政治口的人了”

“不会”,
张继科翻搅着锅里鸡翅,
“太累,整天这样不成老太太了,我媳妇儿还是简单快乐点好”
“也是她的意思?”
“是啊,反正先把现在过好,她打好球,以后干啥等不打了再说”


吴颢点点头,看张继科把锅里的鸡翅顺到盘子里,“你这德国怎么想的,退役报告不是快下来了吗,回来再整啥事”
“下来最早得明年,能打再打一场”,张继科把锅搁到水槽里,开水龙头哗哗地冲刷,声音几乎要盖过他的声音,
“我啊,压阵”


这头聊着,那头丁宁也从屋里出来,
坐到樊振东旁边,呼噜呼噜他脑袋,
“胖儿啊,你小女朋友呢”

“最后了周雨你快点卧槽要赢了稳住……啊卧槽赢了mvpmvp!”
顿了一下,忽然一抬头,“啊?宁姐你说啥”

丁宁拽了拽他耳朵,“你小女朋友”

“她啊,上学呢啊”,樊振东挠了挠头,
“我俩都挺忙”

“你也不关心关心人家”
“我也就能关心关心她体育锻炼,上礼拜她担心800米担心一礼拜,我就说让她来感受感受跑万”,樊振东的脸被周雨掐住,“还有……她……立定跳远永远及不了格,她说她愁的要秃了”

“这不就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吗”丁宁笑了
“我我我……”樊振东刚想说什么就被周雨捂住了嘴,“姐你要让他去教小杨,小杨就连一米四都跳不了了哈哈哈——”
“唔(周)唔(雨)!!!”樊振东开始挣扎……



“吃饭”
张大厨从厨房出来,梆地把盘子放在桌子上

丁宁走过去,熟练地给他解围裙

“丁宁,三从四德啊”
方博笑嘻嘻地走过来,玩味地挑眉

“找打啊”张继科一扬下巴,凶巴巴地吐字

“你们评评理来,这叫啥啥来着塑料兄弟情,看见嘛只有媳妇儿是自己的,劝你们以后可别搭理这小子”
“博儿你可少说两句”任浩看了吴颢一眼,摇了摇头,“你这还没喝呢”



“好了好了好了快吃饭”

丁宁笑着摆摆手,让大家坐下,“小胖你下回把小杨带来,要不我没人说话”
“嗯嗯嗯……”樊振东盯着眼前的排骨和远方的鸡翅,丁宁的话从两耳穿了过

“喝啥,青岛哈尔滨”
“当然青岛啊”,吴颢拍了下手,“给咱青岛拉动增长,是不,科子”




“走一个”
冰——清脆的玻璃相撞声

一桌人热闹地高声说着
谁给谁夹菜谁给谁添酒
吃的酒足饭饱,聊个兴高采烈


快九点
方博周雨樊振东仨人看了眼表
道声还要赶回去,就搭伴先走一步
一转眼就剩张继科丁宁两口子和任浩吴颢

四个人坐一桌
桌上是堆的七七八八的剩菜,地上是几只空酒瓶
丁宁把方博他们仨的杯子收了,去厨房刷出来


张继科任浩吴颢的杯子半满又斟
仨人喝的正在兴头


丁宁回来,走到张继科身后,揉揉他太阳穴,轻声
“差不多了吧”
张继科脸颊飞红,一把抓住丁宁的手,另一只手指指任浩吴颢,又指了指自己,

“看见吗,我媳妇儿!多好!”

丁宁冲两人点点头,无奈笑了笑,“喝大了”

“没喝多”
张继科把丁宁拉到旁边的座位上,柔声,“我高兴”


丁宁很少看见这样的张继科
平时饭局她也不去
训练比赛又不能喝
最初留的印象就是11年他俩一块儿拿了第一个世锦赛
他喝得脸涨红,看着她笑,得意又尽兴
12年13年,他的高光伴随她的沉沦,他在她面前,再没这样过
上次这样,还是16年在香港,她答应他的求婚

丁宁看着他眉飞色舞
和任浩吴颢高谈阔论
比赛,辉煌,生意,规划,未来

他脸上依旧是舍我其谁的模样
好像变了
又从没变过


丁宁低头,看了看与她右手十指交握的大手



吴颢任浩走的时候
已经十点多
俩人考虑到丁宁转天还有会议,让她早休息

张继科丁宁把人送到电梯口



回到家

两人简单收拾了桌子
张继科把碗筷刷洗放好

擦了擦手
漱了口又洗了个澡
张继科穿条大裤衩,用毛巾擦着头就回了屋

听到脚步声,丁宁一睁眼,怵落一下坐起来
“张继科儿,我跟你说了多少次”

张继科擦着头,
“没事儿,我觉着不凉”

“不凉不凉”
丁宁咬牙切齿,回头把他枕边的半袖扔给了他
“穿上,以为自己十八啊”


张继科嘿嘿一笑,把毛巾一扔,把半袖一接,
一噘嘴,手指兰花,“十八一枝花~”


丁宁噗嗤笑出来
拍了拍被子,掀开,下床去拿吹风机


“丁宁,你光着两条腿怎么行,把睡裤穿上!”
“我也一枝花”,丁宁哼了一声,把张继科按坐在床上,打开吹风机

呼呼地风声淹没了她的声音

张继科想给只穿了条睡裙的丁宁拿件外套,却被丁宁按在这里,只能嘴上叨叨念叨

同样地,也淹没在了风声里



屋子里只有呼呼风声

地灯昏黄里,跪在床上的她和坐在床边的他



吹干头发,丁宁催着张继科,张继科催着丁宁
玩比谁先进被子里的游戏
两人窜进被子,笑的弯腰

“傻死了你”



丁宁的脚冰凉
张继科大手一捞,把她脚心贴在自己的大腿上



“凉”丁宁要缩回来
“不凉”,张继科笑,往前探头亲了丁宁一下



🌟ps:还是熟悉的流水账
嘻嘻,想你们啦❤️

评论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