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丁姑娘和张大叔的二三事(纯AU)

茉小能个儿:

【生辰贺文第二弹】


祝宁宝生日快乐!


P.S. 纯AU向,脑洞文,祝看文愉快~




-·-·-·-·-·-·-·-·-·-·-·-·-·-·-·-·-·-·-·-·-·-·-·-·-·-·-·-·-·-·-·-·-·-·-·-·-·-·-·-·-·-·-·-·-·-·-·-·-·-·-·-·-·-·-·-·-·-·-·-·-·-


刚刚结束为期一周的海外工作,乘坐夜航回国的丁宁才进门,便把脚上的高跟鞋甩得东一只西一只,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尽管此时的她还未倒过时差,困得连眼皮都挑不开了,可只要想到久违了的好吃的已经在来的路上,就有慢慢的动力撑下去。


——您好,我已经到楼下了,麻烦您下来取一趟行吗?


微信出现得恰到好处,即便,内容不怎么讨喜。


——不行。


刚发出去没一会儿,便有陌生来电,丁宁迟疑着接起,便听到对方用低沉的嗓音问着:“丁先生是吧?您点的满记甜品到了,芒果白雪黑糯米甜甜一份、杨枝甘露一份,再加上一份芒果西米露和送餐费,总共是壹佰零伍。请问您是现金结还是微信转?”


“……”


身心俱疲的丁宁先是顿了三秒,随后摇身一变,唤起了这些天面对客户时爆表的战斗力,缩着腮帮哑着嗓,调侃道:“呦,大叔,是谁告诉您,我是先生的呀?”


这回一脸懵逼的换成了对方:“对……对不起啊……我还以为……”


“算了!”她一如既往地“大方”原谅着甘拜下风者,但该据理力争的却没打算放过,“话说回来了,大叔,我既然已经叫了外卖也付了送餐费,若是能下楼,我干嘛不出去吃呢?”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楼有门禁,我进不去。那要不您再等会儿,我等有人进去或出来的,我就能上去了。”


“好。”


五分钟之后,更加郁闷的丁宁掏出手机。


——大叔,您搁哪儿呢?


——我还在外面等着门开。


——您没念念咒语啥的?比如,芝麻开门?


——(⊙o⊙)…


——那个……您现在是不是正心里骂我呢?


——哪儿有!再说我也不认识你,怎么可能……


——那那个戴着鸭舌帽蹲在地上画圈圈的是不是你?


——欸?你咋知道?


“嘀”的一声,门被从里面“温柔”地推开,头戴鸭舌帽的张继科赶忙起身,却恰巧抬头看到了背对着楼道灯光的一点儿都不温柔的身影。


在很久之后,向闺蜜袒露心声时丁宁懊悔不已,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两个人的第一次碰面,竟会如此“惨不忍睹”。自己吧,内搭睡衣外穿长衫,脚上还趿拉着粉毛拖鞋,倒也还是一副居家范儿。而彼时的张先生也没好到哪儿去,黑不溜秋胡子拉碴的,看着比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的自己还狼狈。


尽管两个人金钱及物品等价交换过程,进行得相当顺遂,但离开时,张继科却隐约觉得,这事儿,远没这么简单。


-·-·-·-·-·-·-·-·-·-·-·-·-·-·-·-·-·-·-·-·-·-·-·-·-·-·-·-·-·-·-·-·-·-·-·-·-·-·-·-·-·-·-·-·-·-·-·-·-·-·-·-·-·-·-·-·-·-·-·-·-·-


果不其然,两天后,张继科再次被“赶鸭子上架”,送餐点到似曾相识的地方。


——你好,你的外卖到了,我这就给你送上去?


——大叔,为什么今天没用“您”?


张继科叹了口气,告诉自己没关系,这点儿都不能忍哪儿还叫大老爷们!于是低头重新输入了一遍。


——您好,您的外卖到了,正好有老大爷出来,我这就给您送上去?


——哦好。


走进去,张继科按着电梯却怎么也没反应,只好硬着头皮掏出手机。


——那个……请问一下,电梯为啥按了半天没反应?


——日常维护吧,反正一年总得有那么几次,旁边贴着公告呢吧,您要不仔细瞅瞅。


——那……要不……


——没事儿,您慢慢来,我不着急。


——如果我没理解错,你住十九层吧?


——是“您”吧?


——(⊙_⊙)……如果我没理解错,您住十九层吧?


——对,所以您慢慢来,不要急。


待张继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出现在第十九层,丁宁正头顶着小熊发套,倚在门口打哈欠。总而言之,在任何人看来,都是一副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丁小姐,您好!”


“大叔好!”


张继科忍住扶额的冲动,把手中的袋子递过去:“这是您的餐,请问是现金付还是微信转?”


“大叔,要不我给您倒杯水吧?我看您年纪跟我也差不多,怎么一个大男人就爬了这么几层能出这么多汗……平时缺乏运动吧?”


嘴角微微颤抖着,张继科后悔自己出门时为什么会把鸭舌帽落在办公室,至少,还能挡上点儿讨人嫌的视线。果不其然,下一秒后退的他便被识破了:“大叔,看您这表情,要是不揍我一顿是不是都不好意思开口要钱?”


“没。”撂下话便转身朝楼梯间走去,连钱都没要,自然也没瞅见某人“阴谋得逞”的样子。


-·-·-·-·-·-·-·-·-·-·-·-·-·-·-·-·-·-·-·-·-·-·-·-·-·-·-·-·-·-·-·-·-·-·-·-·-·-·-·-·-·-·-·-·-·-·-·-·-·-·-·-·-·-·-·-·-·-·-·-·-·-


近一个月后,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张继科终于挨不住员工哀求的目光,硬着头皮得提着袋子再次站在了丁宁家楼下。


——您好,您的外卖已经到了,我今天要送不少家,能麻烦您下楼取一下好吗?


嗯,吃一堑长一智,特意强调了“您”。


——楼下门禁的密码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怎么还要我下去?


——您家电梯今天正常么?


——正常。


——可我不记得密码是啥了。


——这才多长时间啊,大叔您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别着急,好好想想。


——……我都想一路了,也没想出来,真是不好意思。


——那这样,你闭上眼睛,好好回忆~


——(⊙o⊙)……好……


过了五分钟,微信提示音再次响起,张继科不耐烦地皱着眉头掏出手机。


——[图片]




——这是啥?暗号?


——你猜?


——我……我还是闭着眼睛回忆吧……


——我出差的时候买的,应该适合你。


——不用了,有位大妈开了门,我这就上来。


——……不知好歹!


——嗯对,我不知道的事情有一堆,也不差这两样了。


——!!!!


——我到了,麻烦您出来吧。


尽管张继科言辞拒绝,但他还是顶着带有字母“D”的鸭舌帽回到餐厅。前脚进门,后脚一群小伙子们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主动围了过来。


“呦,科哥,你这体验生活的方式也特别了点儿吧?这个大写‘D’意欲为何啊?”


张继科当然不能告诉他们,义正言辞的丁小姐给出的解释是“大叔”的拼音首字母,转身指了指外面——直接忽略了艳阳高照——义正言辞地说:“刚下雨随便在路上买的。再说还不都是因为你们一个个挑三拣四的我才挨淋的?给报销啊!”随后留下困惑的众人,独自朝办公室走去。


-·-·-·-·-·-·-·-·-·-·-·-·-·-·-·-·-·-·-·-·-·-·-·-·-·-·-·-·-·-·-·-·-·-·-·-·-·-·-·-·-·-·-·-·-·-·-·-·-·-·-·-·-·-·-·-·-·-·-·-·-·-


再然后,本着“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的宗旨,张继科打起精神再次提着一袋子吃的按了丁宁家的门铃,但半天也没等到人应。


——丁小姐,您不在家吗?


——我在外面,啥事儿?


——哦,我给您带了点儿吃的。


下一秒,电话便打了过来。听着丁宁充满惊奇的声音,忽然有点想笑:“欸?大叔,我今天没点餐啊?”


“哦,我是想着上次您不是给了我顶帽子么~”


“可上上次,就电梯维修的那回,你没收钱就走了啊,你后来没要,我估摸着应该是替我垫上了吧?”


“没有。”


“那你们老板知道了没说啥?”


“没。”


“那个……你们老板……不会是女的吧?”


“男的。”


“欸?”


听着对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继科便知道她想歪了:“您误会了,老板喜欢女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


“那我给您放在电表箱里吧,您想着拿?”


“别别别,我这就回去,顶多五分钟!你等我一下?”


“哦。”


结果,张继科足足在楼道里转悠了半个小时。


开始他还以为又是那丫头的恶作剧,可周末的早上路况不知道有多好,再怎么龟速,五分钟的距离现在也差不多了。想到这儿,张继科心里止不住地打鼓,手机被死死地攥在掌心,拨通号码却只被反复告知“暂时无法接通”。


丁宁急冲冲地往家赶,刚出电梯便直接落入一个怀抱,虽然汗味、剃须水味和洗衣粉味混在一起,但却出乎意料的好闻:“你跑哪儿去了?”


“我……我其实特别早就到了……可在停车场碰见了一个小朋友,一看就是走丢了,所以我就把他带到派出所去了,再然后要录口供调监控,搞了一大圈才放我回来……我不是故意的真的……让你等久了吧?”


“嗯……饿不饿啊?”


“特别饿……”虽然肚子快要咕咕叫了,可丁宁仍旧死死地抱住张继科没想撒手。


“那就放手、开门、进去吃东西。”


“那你呢?”


“你吃着我看着。”


“你为什么不吃?”


“太甜。”


“那你干嘛不换份工作?”


“你怎么这么多为什么,跟好奇宝宝似的!”


“那你都以身相许了,我还不能调查一下户口?”


“那你又不饿了?”


“饿,可比起来你更重要啊~”


“那不如我让你全面检查一下?”


“大叔,人家还是个孩子!”


“你不就喜欢这口儿么?”


“没正经!”丁宁牵着张继科走进房间,“可我就是喜欢~!”


-·-·-·-·-·-·-·-·-·-·-·-·-·-·-·-·-·-·-·-·-·-·-·-·-·-·-·-·-·-·-·-·-·-·-·-·-·-·-·-·-·-·-·-·-·-·-·-·-·-·-·-·-·-·-·-·-·-·-·-·-·-


啥?你还想知道“然后”?


后来,丁姑娘发现,张大叔远没有表面上看着的那般忠厚老实,反而,腹黑“变态”恶趣味——尤其是在不可言说的那几处地方。可是能怎么办呢,人是自己惹上的、挑衅的、最后还大摇大摆领家去的,噘着嘴咬着牙也得原谅自己不是?!


不过还是有好处的,那就是,吃“满记”再也不用花钱啦!

评论

热度(55)

  1. 亡命徒茉小能个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