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触电

Invisible:

第一次来lofter发文嘿嘿。
之前在贴吧发过了可是昨天牵手梗太甜忍不住改了一点点发过来。
宁妹第一人称,挺ooc的,半现实别当真。
文笔很差可是好希望有人喜欢吖😂
灵感来自可以当bgm的S.H.E《触电》


—————————————————————————————
【风走在我们前面,甩裙摆画着圆圈,
花美的兴高采烈,那香味有点阴险】


    他们说我们的故事从2010年开始。


    那年他是我的混双搭档。教练好几次把我们配成混双。那天下午训练,一个球影从男队那边飞到我训练的台子上,接着他就飞奔过来捡球,像是不经意间瞥到了我。
    “又要一起打混双了啊。”
    “是啊是啊。”我干脆地回了一句,突然觉得好像不太礼貌,赶紧又添了一句,“搭档好,嘿嘿。”
    他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乒乓球。再抬头的时候,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半边嘴角轻轻向上勾了勾。
    “搭档,有空多聊会哈。”
    我的心啪哒一声,像触电一样麻了两秒钟。
    很不情愿地承认,认识他这么多年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的我,那时候莫名其妙地觉得他笑得很好看。
    还是我喜欢的那种好看。


    后来和他说的一样,我们真的有空就在那瞎聊。我们那个幼稚的年纪,一口一个搭档叫得莫名很顺顺。不记得什么时候在哪里,他和师父练球,趁师父捡球的时候把双手搭在我的肩上送我走出球场。他的手掌很大,可以把我的肩膀都包裹在他手里。他手心里的暖意隔了两层衣服都能被我感觉到。
    我分明闻到了春天新草的味道。


    后来我们全锦赛同步夺冠,我更注意到他。
    张继科,我的混双搭档。


    我们国乒队也会偶尔三五个人聚在一起打打牌搓搓麻将什么的。我总赢,他总输,输了的人要被惩罚真心话大冒险。大家都闹完散了之后,我偷偷地把他拉到边上,压低了声音装成八卦的样子问他:
    “搭档,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呀?说不定我能帮你追!”
    “我不说。”
    他居然有些害羞,不停掩饰尴尬。
     “你不说?那就是有喜欢的人咯?”我吐了下舌头,“国乒队第一大帅哥的秘密要被我挖出来啦哈哈!快说是谁!”
    他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含着若隐若现的笑意:“你猜啊。”


    我有点慌,心跳骤疾。胡诌了小枣爱酱她们几个的名字,八卦地期待着他点头承认,奇怪的是还暗暗害怕真的被我说中。
    他叹了口气打断我的满口胡言,用本来就低沉又刻意压低,简直近乎次声波的那种声音说:“要往歪里想,明白?”
    我大吃一惊:“???难道是我龙哥?我师父?”
    他整个一脸蒙圈,无奈地撇着嘴,我忍着狂笑疯子一样弯着腰从他旁边溜走了。


    往歪里想……


    我想的当然不是我说的那样好不好……我只是想缓解下气氛嘛……


    那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脑海里什么东西戳了戳我说要理智。


    必须要找个机会不露声色地搞清楚!


    等等……
    他喜欢谁关我什么事?!我有说过我喜欢他吗?!


    尽管我不承认,故事确实猝不及防地开始了。


【你在我旁边的旁边但影子却肩碰肩,
偷看一眼你的唇边,
是不是也有笑意明显】


    微博是个好玩的东西。
    我可以装成陷在网瘾里无法自拔又不动声色地和我搭档瞎侃。反正没什么人认识,更没什么人关注,能肆无忌惮地回复他,还能问各种人打探他的情报。有搭档这个借口,谁都不会往歪里怀疑。正眯着眼睛闲逛,手机突然嗡地振动,私信掉出了一封新的消息。


    “搭档,明天晚上有空吗?请你吃好吃的。”


    我看到“好吃的”这几个字,猛得把眼睛睁得滚圆。
    “太好了!谢谢搭档哈哈哈😊”
    我特地找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发上去。


    第二天傍晚,他拉着我穿过人潮拥挤的大街,拐进一个有些安静的小路。小路上行人不多,或形单影只,或三三两两。两旁是约莫两层的楼房,窗户里零星地透出白光,弥补着渐渐收敛的阳光。水泥的路上印着我们的影子,重重叠叠的,看不清楚。
    我没和他并肩走,而是跟在他的身后,回头发现有一束特别亮的灯光,把我和他的影子描刻地十分清晰。我又稍微往他身后躲了躲。
    两个黑黢黢的影子,肩膀相碰。
    我忍不住暗笑了一会儿,哪知他猛地回头,拍了一下我的后脑勺:“傻笑什么呢搭档?”


    “……我在想……有好吃的了,开心嘛!”


    他发出两声笑,伸手好像要揉我的头发,又在空中停顿下,改变方向拍了拍我的肩膀:“傻丫头,有吃的谁都能把你拐跑啊。”


    我走到饭店里头,抬头寻找空的座位,发现人很满,只有一个四人桌上只坐着一个等菜的人。
    “范瑛姐!”我又惊又喜,冲过去小声喊了一句,喊完了又回神忧心忡忡。
    “小宁啊!过来坐!真巧在这里遇到。”范瑛姐转头看到了他,“诶,这是张继科?”
    我嘿嘿地笑着:“是是是,我现在搭档呀,和我打赌打输了要请我吃饭的!”
    我努力地向他使眼色,他大概是看懂了,什么都没说。
    还好范瑛姐善解人意完全没起疑心,不然就解释不清了。


    埋头吃完还挺好吃的饭,他作势找服务员结账,范瑛姐幽幽地打断了他:“我已经付过啦,下次你再请小宁和我吃饭就行啦。”
    我嘿嘿笑笑,心想又可以蹭一顿饭了。


    封闭训练和世乒赛结束了,我很争气地拿到了我们第二个同步的冠军。他果然对之前过意不去,叫我和范瑛姐去吃饭,这回他倒买了单。范瑛姐有事,吃了一会先走了。桌子旁边只剩我们两个人。我从和他一面的座位转移到他对面,想着趁这个机会好好问他之前“往歪里想”是什么意思,可是坐定了又不敢开口。
    “搭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为了掩饰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拐了个弯套取情报。


    他很认真地想,半晌才缓缓地开了口。


    “笑起来好看的。”


    他的眼神里透露出和平常不一样的信号,是那种含着些许羞涩的深情目光。他低头,嘴角又勾起了我喜欢的弧度。


    我的心陡然一坠。
    我满脸雀斑,留着和男生一样的小平头,虽然这两年留长了点,可是用任何审美来看仍然不算好看。我不被任何人察觉地叹了口气。


    张继科你怎么那么肤浅!


    餐馆里的灯好像积了很久的灰尘。摇摇晃晃中我们的影子又有小小的部分重叠。我呆呆地看着。他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居然噙起了一丝笑意。


    一个小蛋糕跳似的被放上了桌子,边缘点缀着蓝莓,淋着彩色的果酱。
    “搭档给你的,你不是最喜欢吃甜品吗。庆祝我们第二个同步。”


    我狠狠地接过他给的小勺子,先把蓝莓挑出来一个一个吃,又大口把蛋糕飞快地吞了。


    他伸手把我嘴角的奶油擦掉。


    我大概是被灯晃地眼花了,居然幻觉他的目光里带着苏死人的宠溺。


【像一年四个季节都被你变成夏天,
我才会在你面前总是被晒红了脸】


    早在广州亚运会那次止步八强之后,我们早就不配混双了,可是莫名其妙的是,我还叫他搭档,他应了。更莫名其妙的是,他叫我搭档,我居然也应了。最最莫名其妙的是,我们的关系居然越来越近,在(除了打球的)很多方面也越来越默契。
    瞒了我两年的彦彦终于和我坦白了她和师父的关系。
    “怎么这么久才告诉我!?”
    我作势要打她,然后观察她脸上纠结害羞的小表情。
    “我这是对所有人保密的啊。反正你一门心思扑在打球上,一点都没有花季少女的心思嘛。”她用求饶的语气说这样的内容,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拍扁她。


    “话说你和你搭档什么情况吖~昕哥说他对你有问题哈哈。”
    我虎躯一震(划掉)脊背一凉。


    “什么?我搭档啊,他就把我当哥们儿呗,能有什么问题啊。”


    彦彦一脸不相信的表情,说丁宁啊你就是太迟钝。


    晚上他又发条短信,说带我去三里屯吃好吃的。我一脑袋问号心想撩妹怎么老用吃的,一点新意都没有。
    可是对我有效……
    要不是因为对象是我,他才约不到别的女生呢。


    找借口打发了缠着我逛街的彦彦,我偷偷摸摸地浪到站台等直达三里屯的公交。他已经等在那里了。


    “都过了两辆车了,怎么才来?”


    我看了看手表:“没迟到啊,是你来得太早了好吧。”


    公交车哐当哐当摇摇晃晃,那厮居然还在右耳上带着一只耳机。他看了看攥在手里的另一只小喇叭,又看看我:“要听吗?”
    我嘲笑他说你听的都是什么直男老歌啊我才不听。可是看他诚心诚意,我还是把耳朵往他那边凑了凑。
    他发出了一声咳嗽一样的轻笑:“别人都是伸手拿耳机,就你直接伸耳朵。”
    我尴尬地笑笑,两边脸颊从里到外地发烫,把头缩回来刚想伸手接耳机,就感觉到他的手把耳机塞进了我的左耳里。
    旋律很熟悉,居然是《if you》。
    “诶呦,搭档你怎么开始听韩流的歌了?”我泯着笑打趣,看来我每天坚持的安利很有效果嘛。
    “还不是听了你的推荐啊。”
    “会唱?”
    “听好了。”


    公交车太颠簸,我两只手都抓着扶手保持平衡,任由他凑近我没有戴耳机的右耳,跟着旋律浅唱低吟。本来想嘲笑他的韩文听着多少有些别扭,可是他认真地唱,我也忍不住认真地听。他很小声地唱第一小段的低音,公交车上很嘈杂,没有其他人听得见。
    好像这首歌是唱给我的。
    他的声音其实很好听,不过是轻哼的低音,就能千绕百转地戳到我的心跳。加速的心跳急切地把血液涌上头脑。脸颊又在发烫发烫,它大概是把持不住地变红了。
    低音炮就是好撩人。


    “只会一小段,会接着学的。怎么样啊搭档?”
    我抬起头,看见他好像很认真地看着我。他不会刚刚一直盯着我吧,想想都有点毛骨悚然。
    “可以啊搭档,有前途。”
    他摘走耳机,指尖碰到我的耳朵。


    终于到站了。我感受到三里屯的好吃的都在呼唤我了。
    终于有借口让注意力离开他一会儿,自己好好冷静一下了。


    他带我去了一个好像很厉害的甜品店。整个店的装修以黑色为主,花边的颜色用的是暗红,灯很小一个一个星星点点地嵌在天花板里,一排排间隔着慢慢闪白光,感觉像是女巫躲在森林里住的地方,一般小女孩不大会来这。可是我看着,很棒。两张长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蛋糕双皮奶布丁冰淇淋小饼干,设计精巧好看,香气清甜不腻。我根本不知道挑哪一个先下口。
    我看到布满西式甜点的桌上有一角摆着中式瓷碗,便凑过去看了一眼,是宁姐在香港给我吃过的杨枝甘露。它的香气不同于糖霜和奶油,是西柚的清苦酸涩混杂芒果的鲜甜香嫩。我捧了一碗放到挑好座位的他旁边,又被他推到对面的座位前。
    “坐我对面好了。搭档你喜欢杨枝甘露?”
    “嗯。”
    他拿把精致的铁勺从我碗里挖了一口,放进嘴里尝了尝。
    “那我也喜欢。”
    之后我在吃这碗杨枝甘露,果香充盈口腔鼻腔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他的唇齿间也氤氲着这样的清香。


    我摆了一桌子甜点正吃得不亦乐乎,他随意拿起手边的一块曲奇:“怎么样?”
    我用力的点点头表示赞赏。
    “那我以后多带你来。”
    “请我?”
    “当然。”


【像一百万个秋千在我心里面叛变,
被你指尖碰到指尖,
我瞬间就被荡到天边】


    不得不说跟着他混真有口福。不光是甜品店,中餐西餐韩餐日餐他总能带我到特别好吃的店。这到底是因为运气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我也不知道。
    彦彦早就察觉我三天两头的失踪,可是无论她怎么追问,我也不会说。
    谁让她自己瞒了我两年呢!
    不过我倒是忍不住问她,她和我师父是怎么在一起的,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又是什么感觉。
    “我和昕哥嘛,不就是一不小心看准了吗。虽然小时候就认识,但是他比我小两岁嘛,我就是一个姐姐。可是前两年偶然我看到他打中远台,突然觉得好浪好帅,根本感觉不到年龄是什么啊。他每一扣球都能扣到我的心上。有一次他约我散步,两个人肩并肩。他突然就勾到我的手,牵起来了。我当时心跳得好快,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做什么,下意识紧张得攥拳头,就把他的手抓紧了。这后来没多久我就和他在一起了。你知道吗,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就是每天都在触电。”彦彦又羞涩又幸福,用力一拍正在发愣的我,“宁宁你在想什么啊?你不会真的恋爱了吧?”
    我也想知道。


    他发信息给我,说又找到一家不错的奶茶店,问今天训练完了要不要一起去。我把头伸进衣柜挑了一条长到小腿的淡蓝色裙子,边在心里感谢宁姐让我当伴娘留了点头发,边回复他说好。


    那个奶茶店很近,只要散步过去一会儿就能到。我们肩并肩地走,靠得很近,好像我摇摇晃晃的裙摆随时会碰到他的手。我这样想着,肩膀彻底僵硬了。神经中枢代替这两天彻底迷乱的大脑控制我的脚步停下来。他没有防备,继续往前走了一步,我们从并肩变成他擦过我的肩走在我前面。他的指尖碰到了我,不是裙摆,是我的指尖。血液向上涌的感觉又来了。
    心跳加剧。
    我差点就失控去握他的手。


    我还站在原地。他回了回头,问我:“想什么呢?”
    我回过神来,努力调整了乱掉的心跳和飘荡的心情,下意识举起右手碰了碰被滚烫的血液充斥了的耳朵,假装淡定地说:“没什么,最近……晚上失眠,刚刚大脑打了个盹发了会呆,搭档你不要介意哈。”
    他伸手握住我的手腕,用很轻的力度把我扯到他旁边。


    “别跟丢了,带你去了那么多店,你不见了我都不知道去哪个店找你。”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他。我居然很喜欢被他牵着的感觉。


    他点了两杯原味奶茶,但是特别嘱咐了其中给我的一杯加了一种特殊的珍珠,是咬开会有红豆沙淌出来的那种。那家店的奶茶应该是很好喝的,可是我那天的心思全不在奶茶上。我眯着眼睛假装享受奶茶,偷偷地看他。看他咬着吸管喝奶茶,看他盯着我的眼睛跟我胡扯唠嗑,一脸骄傲地说着我们的同步。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很郑重的样子
    “宁宁。”
    “嗯?”他没有叫我搭档?
    “生日快乐。”
    “谢谢,张继科儿。”


    天色有点暗了。他看看窗外又看看桌上两个空了的杯子,揉了揉我的头发,又拍拍我的后脑勺,示意我要走了。
    “回去早点睡啊,别明天打球的时候还发愣。好好训练啊。”
    我笑出了声:“你教训我的口气怎么这么像我爸。”
    他戏谑看了我一眼:“那就当我是你爸,宝贝儿好好休息。”
    我被他弄的哭笑不得,随他刮了刮我的鼻子又捏了捏我的脸。


    “宝贝儿。”
    “嗯?”他刚刚叫我什么?他的语气和之前的调侃完全不一样。
    “今天怎么这么懵啊,是真困啊?笑一下呗,我想看你笑。”
    我一脸困惑:“为什么啊?”
    “因为你笑起来好看啊。不逗你了,走吧。”他一只手推着我的背催我离开奶茶店。


    这是在间接表白吗???
    他只是忘了他说过的话吧。


【还请你不要太快解开还沉默的情话,
先让我多着急一下再终于得到解答】


    我开了一个新浪微博的小号,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一短路顺手打了一个ID就带着那个爱笑,第一条微博就是转自他。
    微博真是个好玩的东西。


    秋天啦,银杏枫树叶子落了一地的绚丽。世界杯打完了,居然又一次同步冠军了。我看手机体育新闻里满满的奇怪标题:
          张继科一年夺双冠先谢丁宁


            张继科调侃夺冠归功丁宁
              笑言追赶好友动力十足


             男乒世界杯张继科登顶
            感谢丁宁称主要赢在心态


        张继科:王皓能力要高出于我
                 夺冠还要感谢丁宁


            张继科勇夺双冠感激丁宁
             包揽大满贯乃最终目标


           张继科夺冠后感谢女队友:
               想全力以赴追上丁宁


    我半脸神奇,半脸蒙圈。
    什么情况?
    我哪里帮到他了?
    我这成绩需要他追?
    就算真的帮到了,也不用说出来啊好不好……
    可是我又忍不住猜测,他是不是真的因为和我同步努力在拼。毕竟这是他一直念念叨叨的。
    可是仔细想想他的梦想怎么可能和我相关呢,不过是在调侃同步的巧合,被搞事的媒体放大了而已。
    可是我绝对清楚一件事。
    下一站奥运会,我还要和他同步。


    一年一度的春节!春节!终于来了!虽然还要训练比赛,但是看街上到处挂满红灯笼,小店里都是瓜子花生、鞭炮礼花,各种喜气洋洋各种张灯结彩,怎么样心情也好得特别。
    教练终于放我们回家过年了。我收拾好行李,和师父彦彦和他玩这农历年的最后一局斗地主。果不其然,他又输了。我调侃他:“我可有一趟火车的时间来想坑你的真心话了。”
    他笑了笑:“恭候搭档您的问题哈。”
    我感觉旁边的师父和彦彦面面相觑。


    事实上,我想了一趟火车都没有想好这么问他。不能太主动,也不能太矜持,还不能让他看到我的意图……
    真是太难了……
    还是直接点问他省事。


    编辑的微博私信写了改,改了删,最后还是只剩了一句话。
    “说你喜欢谁吧。”
    我狠了狠心按了发送键,显示对方已读之后我才开始后悔自己太直接太莽撞。这果然不是一般女孩子问得出口的问题……
    显示已读半分钟,他没回复。
    一分钟,没回复。
    在第一分半分钟,手机嗡地振动了一声,微博图标上显示我有一封新的私信。我觉得这一分半钟简直长得像一个世纪。
    他只回了我三个字,甚至没有标点。


    “你信吗”


    我又开始懵了,随手回复了一个:“信啊,快说!”
    那边愣了两秒,很快地又简短地回复了:“自己断句。”


    我又仔细地看了三遍,才琢磨出他的意思。


    这厮居然和我玩断句!


    我的心一下子跳开了。


    空气里满是甜品的香气。


    晚上他打电话给我,听起来声音有点紧张。他问我有没有明白他的意思,我说我还不至于笨成那样。


    那你呢,你喜欢谁?


    我的大脑正在缺氧,觉得他从电话里发出来的声音更像我大脑里对自己的问话。
    我喜欢谁?


    “张继科儿。”
    一个名字几乎脱口而出了。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丁宁啊,你自己和自己绕了多少弯子,你也该清楚了。


    “那你,愿不愿意当我女朋友?”
    他的声音带着试探和欣喜。


    我愣了。


    记忆开始闪回。
    我们认识好久了吧。
    我那时是小平头,有的只是乒乓球和朋友。
    你那时是桀骜不驯,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儿。
    我不记得你我说过什么话。
    我好像记得你当时会看我旁边的小枣。
    好像好长一段时间我对你的印象都来自小枣。那时我们不熟。


    我倒是记得你和小枣分手的时候,她很生气你很低落,我拉着彦彦略带抱歉地悄悄感慨“太美的承诺因为太年轻”。


    我记得一年以后小枣找了一个挺帅的男朋友,你也可以对她笑得一脸坦荡。


    然后我又想起你对我的笑。


    小时候天知道以后我会被你惹得窝心。


    张继科儿你知不知道,
    从你对我的笑有温度开始我就不想你对别的女生深情;
    从你叫我搭档开始我就不想让你和别的女生配混双叫另一个人搭档;
    从你搭我肩膀开始我就不想你和别的女生暧昧;
    从你带我去吃东西开始我就不想你给别的女生任何甜蜜。


    张继科儿你知不知道,
    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希望你真的会说出一个名字;
    我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的时候我担心你脱口而出的标准和我一点都不像;
    我问你你喜欢谁的时候我的心在一突一突地揪着跳,怕那个人不是我,怕你喜欢的那个人不是我我还要装着开心帮你追到她,然后一辈子和你当哥们。


    张继科儿你知不知道,
    你的对我的一言一行都让我无法招架。
    我见到你会想对你撒娇看你宠溺的笑,
    想牵你的手让你握得再紧一点,
    想一把抱住你永远永远都不放开。


    张继科你知不知道,
    我喜欢你并不一定比你迟,只是谁都不知道。


    张继科儿我喜欢你啊,我对自己都瞒了不知道多久。


    张继科儿张继科儿张继科儿,能和你在一起是最幸福的事情,我怎么会不愿意!


    但是我想到你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不是微笑不是甜品不是微博不是短信。
    是乒乓球啊。


    不知不觉这么多年,我们每次的一起都是拼搏啊。


    我我我,我必须抑制住被幸福感激发的冲动。我还要打奥运会!我舒了一口气稳住近乎嘶哑的声音,冷静地说:
    “奥运会之后再说吧。”


    “好。我可等着呢。”那边是一如既往地霸道。


【在被全世界发现以前先愉快装傻】


    霞姐最后一个反手斜线球打在桌上又落到地上,我知道我输了。
    我输得一点都不懵,甚至是前所未有的清醒。
    因为委屈比咖啡提神。可惜的是它会搅乱我的节奏和心态。


    “大不了陪你一起输。”
    我看着他发来的短信,心里一惊,赶紧回发了一条。
    “不行不行不行!要好好打啊听见没!不能对不起自己。”
    他不回我。


    我等了两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依然没有回复。
    彦彦、龙哥、师父……好多人都发短信来安慰我,可是手机每一声铃响我都只觉得是他。


    晚上十点半。
    忍不住,我还是播了一通电话给他。


    四声忙音,他终于还是接了。
    “张继科儿!张继科儿你怎么不回我短信!”


    他不说话。


    “张继科儿你不要赌气啊知不知道!我还想看着你拿大满贯呢!我明天去看你好不好?我为你骄傲一次好不好?”


    “好。”他终究还是心软了。


    在确信他一定不会任性之后,我终于放松地瘫在床上,睡到下午。
    强大的意志支持我在男单决赛之前醒过来。刚点了昨天没敢打开的微博,就看到他,大概在接我电话之前发的一条。


    “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我们尊敬,竟然能说出这种话,真是可笑。不看看你代表的队伍有多么的光荣,更何况是你的队友!竞技体育就是要经历很多,没关系!拿得起放得下才是大家心目中得D,今天不属于你,未来一定属于你!加油。”


    我揉了一下昨天忍着哭肿起来的眼睛,认认真真一字一句地看过去。
    忍不住又要哭了怎么办。
    未来真的属于我吗。我不知道。


    可是我只知道今天属于他。


    他果然赢了。争气,445天实现的大满贯。我看到他小跑着去弯腰亲吻讲台,脸上是王者的帅气。


    “奥运会结束了!”
    “单打。”我纠正他。
    “不许和我打太极。”他脖子上挂着金牌,一把揽过我的肩,“当不当我女朋友?”


    我咽了咽口水,终于还是说了不敢说的话:“我要配得上你还差四年呢。”


    “张继科会喜欢配不上他的人吗?”
    我看着他牵起我的手。


    “我可以看着我家宝贝儿成为大满贯啊。”
    他把他的十指与我的相扣。


    “你的时代总会来的,我知道。”
    他握紧了我的手。


    “最好的丁宁总会来的,我也知道。”
    手心紧紧地贴合。


    “之前那么久我无心在你旁边跑了那么久,现在超过你一厘米,就牵着你等你和我并肩。”


    你知道那种喜欢了很久还像初见一样砰然心动的感觉吗。


    彦彦见到我就一把把我抱住,说了一些安慰的鼓舞人心的话,然后又正经地开始不正经。
    “你和张继科什么时候公开啊?别装了我们都知道!队里传你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们真没事!‘队里传我们不是一天两天了’?啊?”我装傻,又暗自疑惑我难道不是昨天才知道自己是他女朋友吗?
    “反正,”彦彦正了正神色,“正常人都看出来了。你们的cp粉还有好多呢,港澳行之后肯定还有更多。他们可都是慧眼啊哈哈,都等着你俩公开呢。不公开也没关系,你幸福就好啦,我都懂。下次斗地主再约吖~”
    我傻笑着傻笑着手又举起来碰了碰发红的耳朵根:“我们真没什么。真的!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朋友,不是‘男’朋友!”
    彦彦一副你装得开心就好的表情,摆摆手随我了。


    有的事情瞒得过自己,但是根本瞒不过别人。
    毕竟他喜欢我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也是啊。


    不就是装傻四年嘛,我等。
    等到我成为和他一样的大满贯,等到我觉得我足够强大、真正能够和他般配的时候再漂漂亮亮地公开。
    想想都幸福死了。


—————————————————————————————


贴吧上有提醒我if you其实是15年的歌所以时间线乱了😂但是我又很不要脸地舍不得这个梗就没改😂对不起大家😂

评论

热度(91)

  1. 亡命徒Invisib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