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徒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

清秋暖(三)

花开可期:

2013      秋     澈空
“啊呜……”胖嘟嘟的小女婴流着口水张着嘴乐。


“果儿乖,叫,宁宁阿姨,阿——姨——”


才刚刚满月的小朋友显然不是很给面子,就会吐着泡泡嘿嘿直笑。丁宁看着软绵绵的小娃娃喜欢到心里去,笑眯了一双眼:“小孩子,真可爱。”


“怎么,想当妈了?”果妈换了个手托住果儿的脑袋:“那就找个人嫁了,你身体比我好,肯定三年抱俩。”


丁宁乐的咯咯直笑:“我去哪儿找啊就三年抱俩。再说了……我还得打比赛呢。”笑声低了,丁宁把食指放进果儿半握的小拳头里。


“比赛打不完,年龄不等人呢。去哪儿找?远在天边的找不到,近在眼前的不是一大把?再不行,我给你找一个,长得帅,还靠谱。”


“嫂子你越说越不像话了哈哈!”丁宁避开了果妈的眼神,把手机掏出来充电:“我总得把宁姐给的北京队和火姐一起带出来再……今年全运会我们打得不算好,我得负大半的责任……”


果妈隐约听过一些风言风语,丁宁练急了又跟教练吼过,她在队里就更难了。看见丁宁低头扣手,果妈发现她手上茧子更多了。一些新茧子换了位置,心知这是技改换拍的结果,果妈心底一叹,空出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明明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呢:“你这样,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唉!”


“只有训练…没有头…”丁宁有些苦涩地笑笑。


“科子,快进来来!”客厅里传来果爸热情的声音:“来晚了啊,丁宁可早就到了!”


丁宁闻声立马抬头伸长了脖子朝卧室外边看,一丝了然笑意爬上果妈嘴角:“来,丁丁,你先抱着果儿出去给她干爸看看,我收拾一下。”


软软的绵绵的小娃娃,丁宁还不太会抱,胳膊有些僵硬地环着果儿,慢慢走到客厅。正逢着张继科脱了外套换好鞋子向她走过来,看见她小心的模样,目光一下子柔了。


“张继科你快来看,嘤嘤!”丁宁看着果儿打哈欠,被萌的晕头转向。张继科凑了上去,伸了食指轻轻放进果儿手中央,果儿握住了他的指头,另一只小手还没有松开丁宁的指头,两个小拳头攥住哈哈直乐,露了两排粉嘟嘟的小牙龈。


张继科丁宁心里一角软的不成样子,不约而同抬头看向对方,目光霎时胶着。


“呜呜呜……”被忽视许久的娃娃突然哭了起来,科宁二人分开了眼神手足无措地看向果儿。果妈笑呵呵地走出卧室:“小家伙饿了,你俩去看看她的儿童房好不好看。”


心知果妈要喂奶,张继科丁宁走进果儿的房间,一推开门,阳光撒了一室。墙上画满了小星星,地下散着毛绒玩具,丁宁拿起一个拨浪鼓在手里转着,童心大起。


“小孩子,真可爱。”张继科从后边环抱住丁宁,下巴抵在她肩上说:“什么时候我也能有个孩子?”


丁宁听出来话的意思,偏偏不像他脸皮厚,红着脸没接话。


张继科轻轻一笑,热气呼到她耳朵上,熏得耳廓也通红,他心里爱煞,禁不住亲了亲:“不说话,装没听见,嗯?”


“你……别碰我耳朵……”她痒的直躲,偏偏掰不开他的手,在怀里乱扑腾着。


张继科眼睛一眯:“乖一点,不然揍你了啊。”


丁宁撇撇嘴,乖乖的不敢动:“就会欺负我!”


张继科悄声笑了:“我哪儿舍得揍你,我还等你嫁给我然后给我生孩子呢!”


丁宁回头一笑:“呀!原来不揍我只是为了让我生孩子呀,哎呀,这样的男人怎么能要!哎呀哎呀!我原来就是个…是个袋鼠的育儿袋嘛!人权呢张继科人权呢!”


张继科被这话噎得又气又笑,知道她耍滑头又不能不顺着,打又舍不得,只得伸了手刮刮她鼻子:“天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啥破比喻!你咋没点情趣呢。”


丁宁趁着他手松开的时候一扭身跑出他怀里站到离他五六米远的窗边。张继科还保持着环抱状态的左手在空中抓了抓,有些挫败:“过来。”


“不…过去你就要欺负人了…”丁宁小声的嘟囔架不住他耳朵好,听的一清二楚。张继科不由挑了挑眉,笑的有些坏:“怎么欺负你?”


丁宁哼地一声朝他吐舌头,正要说话,果爸就推开房门站门口喊:“吃饭了你俩别玩…唉,你俩站那么老远干啥?赶紧来厨房给我帮忙端盘子!”


张继科摇摇头,看着丁宁笑:“谁知道她站那么远干啥呢,跟有狗撵她一样。”


丁宁看果爸说完话要走,忙跟了果爸的背影一起,经过张继科的时候狠狠跺了他一脚小声骂:“没让狗撵!刚刚让狗给亲了!”


四荤五素两味汤,简单又丰盛的家常菜色。果妈
笑呵呵地把果儿交给丁宁,洗了手给大家盛饭:“我坐月子以来都是你们侯哥炖的汤,尝尝。”


“咳咳,现在男的不会做饭,都娶不着媳妇,你看我们科子,也会做饭!我偷摸看见他做过草莓酱呢还!”果爸把菜往张继科丁宁面前挪了挪,转头冲果妈比了个“正事儿”的口型,果妈忍不住暗笑。


“唉,要我说呀,科子你和小丁挺有缘哈,你看看你差点当年就去北京队了,论起来你俩也算师兄妹了啊哈哈哈……”


果妈从丁宁怀里接过果儿拍着背,张继科低头喝汤,只有丁宁害怕果爸尴尬冲他笑了笑。


果爸毫无知觉地继续殷勤地把丁宁面前的鱼往她跟前推:“来来来,尝尝这个鱼!我昨天亲自去超市挑的!”


丁宁却之不恭,极慢极慢地夹起一块小小的鱼,手抖着正要往自己盘子放,这边张继科把盘子伸了过来,丁宁心里一松,把鱼夹给张继科。


“哎呀,我们小丁真是关照科子,科子你还不赶紧给人家夹一块……”果爸的话在看到张继科若无其事的吃掉鱼块并伸手把丁宁面前的鱼和自己面前的拔丝地瓜互换了之后戛然而止,忍不住就踢了张继科一下:“你咋能这么贪吃!”咋能这么没眼力见啊傻兄弟!


张继科头都没抬继续吃饭,果爸瞪他一眼继续挽尊安利:“哎呀,你看,你们女生爱吃甜的,地瓜也好吃,丁宁你尝尝。”


果妈忍不住噗嗤一笑,踢了果爸一脚,换来果爸疑惑的眼神。


一顿饭果爸唠唠叨叨,果妈不住夹菜,他低头吃饭,果儿咿咿呀呀,一家人,丁宁突然有种久违的家才能给的温暖感。


《海阔天空》的歌曲铃音在房间里骤然响起,果妈抱着果儿晃的手一顿,看向张继科:“科子,你电话响?”


张继科拿起手机看了眼屏幕,点点头:“肖指导打的,又有啥事?……喂,肖指导,您这又有啥指示?”


“继科,我是陈彬,丁宁手机没电了?让丁宁,下午两点归队。”


“陈指导好!”张继科声音立马恭敬起来:“可是…丁宁,丁宁不跟我在一……”


“少来,按时归队!啪!嘟嘟嘟……”


电话里忙音阵阵,电话外张继科摸摸鼻子,看着丁宁吃的差不多了,开口说:“陈指,让你下午回去。”


“果儿,给科爸宁姨再见!”果儿妈眼看丁宁张继科接完电话后匆匆忙忙地穿上外套走到玄关穿着鞋就要走,拿起果儿的小巴掌向两人挥手。


果爸在后边长吁短叹:“别着急走啊,我正事儿还…哎呦你踩我干啥!”


果妈收回脚,笑眯眯地瞪他一眼:“丁丁科子,走吧,啥时候想来再过来,反正…这里跟宁宁家离得不远。”


丁宁张继科对视一眼,丁宁脸上一红,张继科回头看看他侯哥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意味深长地咳了一声,转头对丁宁说:“宝贝儿,别忘了拿手机。”


“嗯,知道了。”从陈彬打来电话后就心不在焉的丁宁顺口答应。


果爸直到张继科丁宁走出家门好久都没回神:“哎,刚刚你听见没,张继科喊丁宁啥?宝贝儿?!这么说,今天,我撮合成了?!”果爸突然自豪感爆棚。


果妈哄着果儿睡觉,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二愣子!你撮合?”


“那你又不撮合,丁宁可是好姑娘,今天说让你帮忙,你不张口就算了,你老踢我干啥?”


“呵呵,你以为科子自从13年以来老往咱家跑光冲着想给你闺女当干爸啊!你也不想想丁妞啥时候搬咱小区的你!”果妈头很疼,果妈心很累:“你光说科子傻,顾着自己吃不知道给丁宁夹,你也不看看丁丁动过一筷子鱼么?你忘了施指导逼丁宁吃鱼把人家逼得跑女厕所了?你听见科子手机铃音了没,那个歌声熟不?像丁宁唱的不?”


福尔摩果妈眼见果爸呆若木鸡,哼地一笑:“年初我不给你说我跟丁宁转街,你们鲁能的弟弟见了叫了嫂子?我当时裹得跟个球一样他能认出来我才见鬼!你猜猜叫的谁?”


“你……你是说……他俩早就……”


“才明白啊,人科子最后那声宝贝儿是故意叫给你听的!也不知道一孕傻三年的是谁!”果妈取得智商压倒性胜利,骄傲地一转身走了。果儿趴在妈妈肩头睁着一只眼打哈欠,顺便冲她爸吐了个舌头。


感觉被妻女同时鄙视了的果爸手直发抖,想了半天终于理顺了白费心的事实,突然在桌子上重重一拍:“个臭小子!”


个臭小子和个傻丫头正下车走进了总局大门。丁宁走到训练馆前最后一根路灯杆下的时候突然停住了脚步,张继科毫无意外地跟着停了——这是今年的常态了,每当走到这里,丁宁都会停下来看着球馆,给自己做好心里建设再进去。


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斑驳地落在地上,十分钟过去了,张继科按着往常一样想拉起丁宁的手继续进球馆,哪知今天她却突然往后退了几步。


“宝贝儿?”张继科看着丁宁:“再等一会吗?”


丁宁咬着下唇,突然向训练馆后跑去。张继科一慌,连忙追上。


金秋时节,训练馆后一株老桂花树开的正好,风一吹,满院的甜香。张继科就是在树下拉住的丁宁:“怎么宝贝儿?”


丁宁一转身扑进张继科怀里:“张继科!我们结婚吧,我不想打了!”果家太温暖,球场太残酷,她想家。


“丁宁?”张继科心重重一跳。


“嫂子说得对,我年龄不小了,打成这样可以了,没有时间给我了。张继科,你不是喜欢孩子吗?”丁宁越说越激动,眼神都有些发直:“我们生个孩子好不好?”


“你……是心甘情愿放下拍子嫁给我吗?是仅仅为了爱我才想跟我生儿育女吗?”张继科扶着她的肩直视她:“丁宁,你只是在逃避。你看着我。”


丁宁目光游移:“我…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赢。”


“谁说你会输!你是快要破茧重生的蝶啊,是你告诉我,只要走上球场,就是战士!你要当逃兵吗?”


“我只是…信任不了自己。我怕拿球拍,张继科,我真的很痛苦。”丁宁头靠着树干:“看着人家吃喝玩乐,父母都在身边,有时候我在想,我为什么要这么累?”


“因为你喜欢,你热爱,你说过乒乓球是你的命!生而为人,谁能不珍惜生命呢!丁宁,我能大不了陪你一起输,也能大不了陪你一起退!你今天只要真心实意一句嫁我,明天我就把咱俩报告交上去!问题是,你甘心么?”


“我不甘心……”下意识的答案,永远都是最真实的内心。


张继科看着丁宁失魂落魄的样子,心有不忍,又不得不继续:”你现在走进去,拿起拍,我就是你的陪练;你现在走出总局大门再不打球,我也跟着你一起。你不甘心,我就陪着你直到甘心。”


丁宁目光转回到他脸上,看着他眉头紧锁无比认真的模样,心思渐渐清明起来,伸出手指抚上他的眉:“我又让你操心了,我刚刚居然都不想管队里成绩了,我会让爸妈失望的,我真是……太不懂事了,对不对?”


“你是女孩子啊。”张继科轻轻抚开她额前的碎发:“女孩子,就应该哭哭笑笑闹一闹的,你是太懂事了。”


丁宁在他怀里突然哭出声来,所有的委屈压抑,都信任地宣泄给他。张继科怜惜地轻吻她带泪的脸颊,双眼,嘴唇,吻进心里,烙在血脉。


桂香四逸,熏人欲醉,都有些心思激荡后的轻松,渐渐地越吻越深,越缠越紧,张继科将丁宁抵在自己和树干中间,所有的反应无法隐藏。


双唇乍然分开,张继科丁宁同时喘着气向下看去,她的手握着他的手腕,他的手放在她的柔软之上。丁宁尤带泪痕,声若蚊呐:“还不是时候……”也不是地方。


张继科平复了一下,缓缓移开手重新抱住她:“我知道。”


丁宁看着他青筋暴起隐忍克制的模样,突然觉得十分对不起他,如果不是她还有责任,他不必这样为她着想:“继科儿……”


“嘘。”张继科轻轻地吻吻她的额头:“我等你。”


等你心甘情愿,等你再无顾虑,等你完成梦想,等你组建家庭,等你生儿育女。


等你,半生戎马不回头。


等你,一生一世共白首。







记:从零开始,以七为期。13年真的是又疼又甜的一年啊,也是我从他的事业粉转成他她cp粉的一年。那一年其实很纠结,内忧外患,所以无比喜欢那年的隐甜与等待,理解与信任,珍惜且感动,爱他们,一如少年。唠唠叨叨地写,磨磨唧唧地道,都只是那些年小儿女的心思,聚光灯背后的温柔。
一如既往地笔芯给小伙伴们,下一章见哦~

评论

热度(151)